台湾大劫难一书
 

【按语:

这是一本台湾人必读的好书,有谨严的解析,有浪漫的抒情,更有警世的讯息。                
                                                   ——郭正昭(哥伦比亚大学科学史博士)

"台湾大劫难"——
一个自由苦索者为台湾升起的烽火。
一位中国流亡作家为台湾敲响的一次暮鼓晨钟。
                            ——李敏勇(诗人、文化评论家,台湾国家文艺奖获得者)


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先生所著"台湾大劫难"(《台湾自由三部曲》第一部)自出版以来,现已销售七万余册;甫一推出,即雄踞诚品、金石堂、博客来等书店社科类书籍销售冠军。该书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第一次印刷,十一月二十四日即第二版印刷,十一月三十日第三版印刷。到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已是第五版印刷。在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即售出两万余册。创下同类书籍在台湾岛内的新纪录。热销程度可用“洛阳纸贵”、“一书难求”形容。其英文版与日文版亦全球发行。
 

"台湾大劫难"不仅全面揭密中共2012年之前全面控制台湾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战略和策略准备,中共对国民党和台湾各阶层的大规模统战渗透活动,而且揭示出中共同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正在进行的国家利益交换,同时也揭示了中共国安和美国相互配合,收集提供陈水扁家族在海外洗钱证据,等一系列敏感问题的内幕。这些内容读起令人惊心动魄。
 

"台湾大劫难"既是大揭密之书,也是大警醒之书。该书不仅语言生动、华美,更充满深刻的政治哲理。作者把中共专制对台湾自由的威胁,放在人类精神大危机的背景下来审视,并提出保卫台湾自由免受中共专制暴政摧残的“大智能之策”和“大英勇之策”。这使得"台湾大劫难"一书具备了深沉的历史感和人类大视野,同时也显示出发人深省的政治智能。
 

现全文连载,以飨读者。】

 

前言:台湾大劫难  迫在眉睫──人类的危机与台湾的大劫难

 

“活着,还是死去?”——这个哈姆雷特之问,对于个人,是终极之问。

“中共极权是世界经济的救星,还是人类的政治大劫难?”——这个时代之问,对于人类,乃是终极之问。因为,世界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将决定下一个历史时期人类的命运。

任何重大的人类危机,本质上都是生命哲学的危机。现在,人类又一次处于大危机之中。从虚拟数字经济迸裂的伤口间涌出的金融危机,具有比经济本身更深刻的哲学原因。这次经济危机的根,深植于当代自由民主国家的人们普遍遵循的基本生活态度——自由状态之下,理想主义的凋落和对物欲的无节制追求。

只有以人类的名义,对生命的意义,以及实现生命意义的方式作出哲学的反思,才有可能找到走出危机的思想之路。否则,即使透过技术层面的操作,使危机缓解,经济暂时复苏,也只能是为危机下一次更猛烈的爆发积蓄能量。因为,危机之源在于自由世界人们对生活的基本态度,在于人的心灵对物质享乐的贪欲。

进行人类基本生活方式的哲学反思,需要出类拔萃的智者和伟大的政治家群体。然而,当代能够找到这种有能力直接同真理对话的智者和政治家群体吗?

正值自由世界的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刻,中共极权体制的经济却在奇迹般地崛起。这种经济奇迹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战略指挥中心深藏于北京西山的洞穴内,这座豪华的地下宫殿般的指挥中心,向西南方可通过千里隧道直达太行山区的战略导弹部队的司令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邓小平、王震等人便是在此洞穴内指挥镇压北京学生。从那之后,中共党的最机密的会议,也都在此召开。

二○○八年二月,中共又在这个战略指挥部中,召开了一次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委员共同参加的联席会议。刚刚全面接掌党、政、军大权的胡锦涛为会议作报告。报告的题目为《下一个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大战略》。报告是由胡锦涛的亲信、中办主任令狐计划领导的一个秘密写作小组拟稿。在这个被列为绝密级的报告中,胡锦涛讲的下列几段话,特别值得注意。

“这次资本主义世界的金融危机刚刚开始,还要继续发展。它将重创资本主义的理论和精神价值体系。… … 这次危机证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导致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论断完全正确,证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的论断完全正确,证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终将占胜资本主义的论断完全正确。… … 苏联东欧巨变之后,有人以为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了。这种观点是欧洲中心主义的产物。他们忘了还有中国共产党的存在。只要我们党还掌握着政权,社会主义就不会崩溃。… … 邓小平同志曾提出我们要“韬光养晦”。为应对八九年六.四政治风波之后险恶的国际环境,邓小平同志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现在,十九年过去了,我们已经摆脱六·四事件,特别是苏联东欧巨变的不利影响,开始进入战略发展期。…… 我们要进一步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充分运用经济、文化和社会的交流,扩大、加强对世界各国的影响。历史上,西方列强曾经用炮舰和鸦片把中国变成他们的殖民地。现在历史反过来了,我们要通过对外开放政策,抓住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有利历史机遇,采取有效措施,逐步把它们变成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文化的殖民地。当年他们对我们的殖民地化,性质是帝国主义的侵略;现在,我们对他们的殖民地化,是共产主义理想战胜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一定要肩负起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最终用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伟大历史使命。这个使命就是中国共产党下一个历史时期的政治大战略的核心。…… 解决台湾问题,是我们实现政治大战略必须迈出的第一步。台湾问题过去是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反动派之间矛盾的焦点,现在是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同虚假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之间矛盾的焦点。不解决台湾问题,国内外敌对势力图谋颠覆我们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活动就会越来越猖獗;不解决台湾问题,我们就难以消除后顾之忧,放开手脚在世界范围实现政治大战略。所以,尽早解决台湾问题,关系到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在中国的生死存亡,关系到党的根本利益…… 。”

胡锦涛的这个报告与中共所有的政治文件一样,充斥着党文化的套话。如果用最简明的方式来解读,上述引用的内容可以归结为两句话:中共将利用世界金融危机,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渗透,加速实行共产主义的全球扩张;为实现其政治大战略,将尽快控制,进而消灭台湾的自由民主制度。

胡锦涛所表述的,才是隐藏在中国经济奇迹深处的中共政治意志。经济危机虽然给人们带来生活的艰难,但却并不可怕。在自由民主制度之下,人们终究会找到解决经济危机的办法,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可怕的是,中共正在利用自由世界的经济危机,在全球推行共产极权政治的文化意识,从而在思想意识的领域,为共产极权主义的全球政治扩张作准备。而更可怕之处在于,国际社会对此却似乎一无所知——不知危机的临近,比危机本身更加危险。

中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诡诈的政治动物。中共通过被它全面控制的中国媒体和它以国家之名豢养的百万御用文人,制造出遮天蔽日的谎言,掩盖其经济崛起后面的政治意志,并企图让世界相信,中共正在“和平崛起”,中共的经济发展将成全球复苏的发动机,从而为人类利益作出不可取代的贡献等一系列伪理论。世界各国的所谓“汉学家”,特别是华裔的“中国问题专家”,则以中共及其御用文人制造的政治和学术谎言为根据,撰文著书,为中共实现欺骗世界的阴谋作注释。据中共国家国家安全部前部长许永跃的秘书透露,在二○○五年召开的一次有外交部、统战部、中联部和国安部派员参加的海外统战工作会议上,以“世界最丑外交部长”闻名于世的李肇星,曾粗俗地说:“收买『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比收买贪吃的狗还容易,只要扔一块小骨头就够了。”就是这个比狗还容易收买的族群,为中共隐藏真正的政治意志欺骗世界,立下汗马之劳。

中共的经济奇迹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一是对数亿“农民工”奴工般的劳动价值的冷血剥夺,一是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毁灭性开发。前者深刻地伤害了人性与良知,后者正对人类的生存环境造成致命的威胁。这种泯灭人性与良知,严重危害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的经济崛起,本身就是一个对人类命运的恶毒诅咒,理应受到人类的谴责与抵制;一个对这样的经济崛起顶礼膜拜的时代,是堕落的时代,并定然将因为自己的堕落而受到历史的惩罚。然而,整个世界正在物欲的诱惑之下,随中共暴政的谎言的节律起舞。世界各国俗不可耐的实用主义政客,其中包括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竭尽全力让他们的国民相信,中共的经济崛起乃是世界经济的拯救者。

人类又一次面临重大的危机。我不是指金融或者经济危机。真正的危机在于,一个仇恨自由、民主、人权、正义理念的铁血强权,正趁世界性经济衰退之机,迅速崛起,并试图主宰人类的命运。

上个世纪,英法等国的政客引导世界相信纳粹德国的和平谎言,最终使人类在几乎毫无警觉的状态下,突然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血雨腥风。现在,情况更加危机,因为,中共暴政拥有比纳粹德国更强大的人口资源和国土资源的能量,而且中共制造的和平谎言比戈培尔更精致,也更有欺骗性。

这是一个缺乏智者的时代,这是一个没有伟大政治家的时代。人类政治大危机已经如太平洋上的飓风升起在历史的长空,可世界各国对此却视而不见。命运选择台湾作这次人类政治大危机的第一个牺牲。这是台湾无法回避的大劫难。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大劫难的内涵,那就是:中共暴政要使台湾人民,从自由人变为一个铁血强权的政治奴隶。然而,台湾人选出的总统马英九却告诉台湾人,他已和中共暴政“建立了互信”。这真是令人欲哭无泪的悲剧。在国共两党刻意营造的“两岸关系和谐”的假象之下,中共的经济、文化、政治、社会的全面统战活动,正如钱塘江大潮,滚滚涌入台湾。台湾的自由命运已处于现实的危险中。

我相信,自由是人类的共同事业。基于这个信念,我决意撰写《台湾大劫难》一书。我不是书写预言或者推断,我书写的全部内容都以中共高层的良知人士冒着重大风险传达出来的资料为根据。这些资料所表述的是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实。只不过在中共极权铁幕和谎言的遮蔽下,这些事实很难为外界知晓。

铁血强权与自由即将以台湾为焦点,作生死决战。对于台湾,决战失败,意味着沦为强权的政治奴隶——还有什么比丧失自由更大的劫难;决战胜利,则意味着从此能够以自由人的姿态,在人类历史之巅昂视阔步,赢得不朽的荣耀——有什么比自由的荣耀更值得骄傲。

我撰写此书的全部目的只在于为台湾敲响一次暮鼓晨钟;为铁血强权与自由的决战已悄悄拉开序幕,向人类报警。无论自由将光荣的凯旋,还是悲壮的失败,我都将同台湾的自由在一起,欢歌或者悲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