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北京朝阳医院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编译】CNN记者于5月3日凌晨3点也就是陈光诚离开美国大使馆就医后的数小时,与陈光诚及其妻袁伟静透过电话进行访谈。

>

记者:你为何改变原先要留在中国的想法?
陈:我觉得是我做这样决定的时间了。

记者:为什么?
陈:为了安全。

记者:对你的生命或你家人的生命安全感到害怕?
陈:都有。

陈光诚告訴CNN记者,“我们在危险中”

记者:如果你留在中国,可能发生什么事?
陈: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记者:美国官员说你离开大使馆的时候看起来很乐观,(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陈:那时我没有很多信息。在大使馆里我不被允许打电话给朋友,我无法获得消息,因此无法知道正在发生的事。

记者:什么促使你改变心意?
陈:使馆不停地游说我离开,并承诺会有人与我留在医院。但今天下午,我到医院办理手续,我发现他们都不见了。

记者:美国让你失望吗?
陈:我对美国政府非常失望。

记者:为什么?
陈:我认为(美国官员)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保护人权。

记者:你想对美国总统奥巴玛说什么吗?
陈:我想对(奥巴马)说:请您做任何努力让我整个家庭都能离开。

记者:这是你最紧急的期望吗?
陈:是的。

记者:你的妻子在你逃离后,对你说过什么?
陈:(我妻子)被警察绑在椅子上两天,然后他们拿了很粗的棍子到我们家去,威胁说要打死她。现在他们已经住进我家了,用我们的餐桌吃饭,用我们的物品。我们家院子、屋顶都有看守。他们也在我家瑞安装了7个监视摄影机,并在院子里装上电篱笆。

记者:如果你不离开大使馆,官员对她说什么?
陈:他们说会把她送回去(东师古村),那里的人会打她。

记者:如果你留在中国,是不是没有未来?
陈:我认为是的。

记者:你离开大使馆后在医院才知道大部分的这些信息吗?
陈:是的,大部分。

记者:你的妻子和孩子们跟你在一起吗?
陈:是的。我刚把手机开机。有一阵子我没法接、打电话,现在我可以接电话,但没法拨出。我觉得我的权利已经受到侵犯了。

记者:大使馆没人接你电话,有这样的是吗?
陈:是的。我给两位大使馆的人打过无数次电话。

记者:你想对美国政府说什么?
陈:我想要他们透过具体行动来保护人权,我们处在危险中。如果你可以跟希拉里通话,我
希望她可以帮我一家人离开中国

记者:越快越好吗?
陈:是的,越快越好。

记者: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你,你对此有何感想?
陈:我很感激,我觉得他们的关心很真诚,不是为了作秀。

记者:你觉得被大使馆骗了吗?
陈:我觉得有一点。

记者:这样的考验给你什么启发吗?
陈:我觉得每个人都太专注于自身利益,而牺牲了自己的信誉。

记者:你们两位凌晨3点都还醒着,觉得焦虑吗?
陈:是的,我们非常焦虑。我告诉大使馆,我想跟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通话,可是他们不曾安排,我觉得有点困惑。

以下是与袁伟静的对话

记者:你们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袁:了解事实后,我们两个都想要与孩子一起尽快离开这里,对我们而言太危险了。

记者:陈光诚逃离后,(家中)情况更恶化吗?
袁:是的,更糟了。

记者:他逃离后,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母亲在哪里?
袁:她还在家里,其他人搬进去了。以前是当地雇来的便衣,现在都是警察。他们威胁要切断我们的电源,他们在我们的院子里挖什么东西,好像要安装什么东西。

记者:他逃离后,他们把你拘禁后发生了什么?
袁:他们想知道他到底怎么逃跑的。光诚是盲人,而且(他们说)我们请了那么多保安,怎么可能让他逃了,他到外面后到底会做什么?

记者:中国是你想将孩子养育成人的国家吗?
袁:光诚逃离后,政府说服我要留在这里,但他们也收紧他们对我的控制,我真的很担心,如果他们把我们弄回家了,他们会把我们囚禁起来。

记者:你想对国务卿希拉里说什么?
袁:我知道中美关系涵盖许多问题,他们必须考虑很多事情。但关于我家庭的事实是,我们的生命处于明显的危险中。如果我们留在这儿或被送回山东,我们的生命将受到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美国政府保护我们,基于保护人权的价值上帮助我们离开中国。

记者:如果不被允许回去,你准备好了吗?
袁: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因为我们的情况相当危险。他们做了很多承诺,但现在我们甚至不能自由的使用我们的电话,我甚至不能自由的走出医院,朋友不能拜访我们。

记者:有人在医院理监视你们吗?
袁:他们有保安。

记者:大使馆的人离开了吗?
袁:是的,他们答应留在这里陪光诚——那会给我们一种安全感,但进到医院病房后,我们就没看到任何一位。是我说服光诚要到医院寻求治疗,但我不知道大使馆(的人)游说他离开(大使馆)。

(点击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