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樓市限制流動性的行為最終都是浮雲(視頻)


日前,杭州官方發布了年度「十大熱詞」。他們的大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最能反映杭州人民呼聲的十大熱詞,是:跑改、地鐵、環保、教育、自行車、電費、食藥、擁堵、降費、垃圾。
日前,杭州官方發布了年度「十大熱詞」。(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8年6月15日訊】日前,杭州官方發布了年度「十大熱詞」。他們的大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最能反映杭州人民呼聲的十大熱詞,是:跑改、地鐵、環保、教育、自行車、電費、食藥、擁堵、降費、垃圾。

去年這個時候,杭州十大熱詞是:辦事、減負、霧霾、健康、郵遞、物價、食品、擁堵、降費、垃圾。

在杭州房價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兩年裡,杭州人民關心列表裡,沒有「房子」。杭州十大熱詞出爐的那天,核心商業區的一塊地被恆隆以107億價格拍下,樓面價每平米5.5萬。上海中心新天地的地起拍樓面價也僅有3.5萬。

2018年快過去一半,主管部門三令五申,也阻止不了中國人的買房熱情。從二線四小龍再到三四線城市,龐大資金席捲了一個又一個城市,看不到盡頭。

在丹東,炒房客把這座邊陲小城炒出了限購;在成都,幾萬人搶一千套房,排隊綿延幾公里。

在西安,316套房子搖號,出現了幾十個公職人員關係戶;在鄭州,融創壹號院和金茂府把房價拉到十萬一平米,有銷售甚至喊出「二十萬不是夢」。

這些城市氣溫都沒杭州高。

有人排隊排到暈倒;有人排隊排到打架;98歲老奶奶輪椅上陣,終於買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順利的話,老人家能在百歲生日的那天拿到新房鑰匙。

算了一下,老人家出生的那年,魯迅剛在北京買了自己第一套房子。

上萬杭州人還「攻陷」了杭州西北郊區幾家銀行。他們在銀行門口排出一眼望不到頭的隊伍——有的人從凌晨五點就開始排隊。

杭州兩大紅盤華夏四季和融信瀾天要求,必須到指定銀行辦理驗資手續、凍結資金。

最終,融信瀾天搖號名額定格在11,927戶,華夏四季搖號名額定格在6,687戶。杭州有300多萬戶家庭,接近兩萬戶參與了兩個樓盤的搖號驗資。

過去10年,杭州人民循環做著兩件事:砸售樓處、愛售樓處、砸售樓處、愛售樓處……

2008年,萬科杭州四個樓盤7.5折降價。第二天萬科的售樓處和辦公區就被砸成稀爛。

2012年,房產調控冰封杭州,假跳樓、拉橫幅、擺花圈、扔雞蛋、砸沙盤又開始出現了……

在噁心地產商這件事上,杭州人民把想像力發揮到了極致。

2014年中國新年剛過,天鴻香榭裡項目狂降6,000元。原本1.8萬元入手的業主,一夜間至少損失了50萬元。

幾天後,70名穿著「還我血汗錢,我要退房」T恤衫的老業主,把香榭裡售樓處砸了,在門口拉起橫幅,把樓盤模型掀翻。二十個警察和三十個保安都攔不住。

2013年杭州賣了1,326億的土地,創了金融危機以來的記錄,第二年杭州新房庫存超過了十幾萬套,到了歷史巔峰。

金融危機後的五年,杭州GDP增幅也一路下滑,下滑到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的最後一位。

那一年,同樣看空樓市的還有郁亮。那年6月他在官媒上撰文說:樓市已步入下半場,黃金十年之後將是增速放緩的白銀時代。

郁亮開始做平、甚至小額做空自己所處的地產業。萬科降槓桿,放緩拿地節奏,回歸一線城市,並轉型尋找新增長點。

他們不會想到,還有那麼多人會來買房子。

這一輪中國樓市火爆的最重要特點是:房產開始股票化。2014年以後,杭州全是利好。

在宋衛平和孫宏斌開始較勁的時候,杭州發生了一件標誌性事件:阿里巴巴上市。以阿里巴巴為引領,杭州開始進行工業經濟向信息經濟的轉型。信息經濟是新經濟核心——這以後,杭州勢頭開始上揚。

杭州不用搶人。杭州擁有全國超過三分之一的電商網站,除了阿里、網易等網際網路巨頭的總部外,還有大量創業公司。

2015年以後,杭州人口每年都飆漲十幾萬。2017年,杭州增長了28萬人,在全國15個重點城市中,杭州人才淨流入率排名第一。

杭州城更大的歷史轉折點在2016年9月,舉辦了G20。

G20讓杭州迅速有了新一線城市概念。敏銳的炒房者馬上意識到,杭州將接過深圳、北京、上海和二線四小龍的接力棒,成為房產投資的又一個資金窪地,房價上漲無可避免。

全中國的炒房者紛至沓來。那年的9月18日,杭州一天成交了5105套,創下這個城市的歷史記錄。

當上海人還在為「上海為啥沒有阿里巴巴」世紀之問糾結的時候,杭州人民提出了一個新世界性難題:到底杭州是上海的後花園,還是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杭州準備用一屆亞運會,把自己推向更重要的位置。杭州開始了又一輪大規模的城市更新建設。2016年下半年,杭州定了一個計畫——拆遷10萬戶。為了亞運會順利召開,一切不容有失,拆遷力度遠超計畫。去年杭州拆了5萬多戶,今年杭州還要拆4萬戶。

新增人口需要住房,拆遷戶也需要住房,他們撐起了杭州樓市的半邊天。整個2017年,杭州賣掉了17萬套房子。很多人都是一次性付款——他們中的很多人,是拿了千萬級別補償款的拆遷戶。

另一半邊天則是投資者。他們露出了饕餮本性,再多、再貴的新房推出,總是一吞而空,人們似乎對數字失去了感覺。

四年後,當初被砸盤的天鴻香榭裡,如今二手房均價已經超過3.5萬元,與當年最高售價比,價格也翻番了。杭州人的憤怒還在。只是他們不再是抱怨房價下跌,憤怒在於——買不到房子。

融信瀾天400套房子搖號,萬人驗資參與,中籤率僅4%;華夏四季160多套房子搖號,六千多人驗資參與,中籤率僅2.3%。

哪怕是1992年百萬人排隊搶購股票認購證,中籤率也有10%呢。

排隊驗資這件事,最開心的應該是驗資的銀行了。融信瀾天驗資要求是無房無貸記錄客戶,凍結存款50萬;擁有一套住房或有貸款記錄的凍結100萬;一次性付款客戶凍結150萬;華夏四季的要求分別是:60萬、120萬、200萬。

就按最低凍結存款額算,這兩個樓盤銀行凍結存款超過百億。

這些錢如果放餘額寳,每天利息就有100萬;用火車拉,至少要用兩節車廂;如果買上市公司,可以買三家保千里;如果再添點錢,都能辦一屆東京奧運會了。

那幾天,兩家銀行支行的負責人做夢都在笑,但杭州地產商卻都一副苦瓜臉——他們被限價限得太狠了。

融信瀾天限價1.8萬,旁邊萬科未來城二手房3萬一平米。華夏四季旁邊的歐美金融城,二手房單價超過了3.5萬,華夏四季限價2.6萬。

嚴重倒掛的新房與二手房價格,讓很多人動動腳指頭都能算清楚一筆賬——就像參加一次「輪盤賭」一樣,中獎者能白掙一兩百萬,概率還比大樂透要高得多。

這不是在搶房,這是在搶錢。

未來一個月,杭州還有24個樓盤要搖號上市,他們都是被限價的樓盤。限價之下,越來越少的人會關心品質了。當年在城西,綠城和南都比建築質量,細節苛求到了極致。到了今天,房齡18年的南都德迦小區外立面依然不落後,面磚依然很新。這種故事今後的杭州再也不會有了。

投資市場裡有句真理:一切限制流動性的行為,最後都會增加波動性。

這句話回味無窮,可以用來解釋2016年股市熔斷,或者可以用來預測今後的杭州、成都和西安的樓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