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一場「顏色革命」正席捲中國(圖)

2019-05-02 01:57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對聯橫批「顏色革命」,其上下聯為:「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對照中共官場極具現實意義。
對聯橫批「顏色革命」,其上下聯為:「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對照中共官場極具現實意義。(圖片來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今年初以來,中共當局突然又強調防政治風險,抵禦顏色革命,而大陸網路近年來一直流傳著一副對聯,似對應著中共政權實質的危機,其橫批也標明是「顏色革命」,上下聯作註解:「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外界稱:這幅對聯真切反映出目前中共官場怪狀,道出了這種或會讓中共自行倒臺的「顏色革命」的「中國特色」危機正席捲中國,令人拍案叫絕。

顏色革命

所謂「顏色革命」(ColorRevolution),是指二十世紀末開始的一系列發生在中亞、東歐、中東、北非的以顏色或花朵命名,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

進入2019年,中共真正處於多事之秋,各類敏感事件接踵而至,民間「逢九必亂」說法極有可能再現。今年初,中共公安部召開會議防範抵禦「顏色革命」,而隨後習近平提出中共面對「七大風險」。外界認為,在貿易戰衝擊下,中共政治安全面臨巨大挑戰,中共高層在民怨四起的反抗浪潮中,已經感到中共政權岌岌可危,隨時都可能垮臺,所以才不斷地喊出防範「顏色革命」、維護中共「政權」等。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中共高層防不勝防又無計可施的另一種「顏色革命」正流行於中共官場,可能導致中共不推自倒。毀掉千里之堤的「顏色革命」,是不是自身的蟻穴?

據前述的對聯橫批「顏色革命」,其上下聯為:「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對照中共官場極具現實意義。

滿朝文武藏綠卡

「藏綠卡」者即「裸官」。據考證,「裸官」一詞誕生於2008年,但在此以前「裸官」現象早已存在一些年月。從媒體曝光的情況看,1995年到2005年,中國就有118萬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已落馬和未落馬都有被披露,比如,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妻子有新加坡綠卡,兒子在美國、法國有別墅。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兒子定居國外開公司,利用其父的影響做生意。2012年震動中國官場的王立軍,在生命受到威脅的關鍵時刻,首先想到的是往美國成都總領事館跑。

據北京知情人士消息:中紀委的一份調查顯示:按照2011年2月的數據推算,目前政協代表76.77%有外國護照,人大代表57.47%有外國護照。中國人民可以說是被外國公民代表了!這也就是說,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基本上可以說是外國公民代表中國國民的兩會!

中紀委的這份秘密調查報告還顯示了另外一個方面的重要數據,這就是:「按照目前的數據來推算,84.35%的局級以上幹部,擁有外國護照」!這也就是說,中共政府的高層官員其實都擁有西方國家護照。這份來自內部數據的報告還顯示:在2010年,被立案調查的外逃貪官轉移到海外的資金總額為2378.2億人民幣,其中絕大部分難以追回。如果將那些未被立案調查的貪官污吏所貪污轉移的資金,數量更為驚人!

香港媒體援引美國政府的數據,稱中共部級以上官員(含已退位)的第二代有七成五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第三代擁有美國公民身份者更達到九成一以上。

有知情者稱,許多中共官員手上不止拿著一本護照,有些人私人護照不上交,有些人用假身份證再辦一個護照,還有很多貪官往往調查風聲一出,貪官便聞風而逃。大多數外逃貪官,首先把配偶、子女和金錢送往國外,然後自己擇機潛逃。這些官員的錢主要通過現金走私、地下錢莊、項目交易和企業投資等方式轉移出去。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在《大紀元》2016年12月30日刊發的專訪中披露說:「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央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六四’以後,可以說是共產黨在江澤民腐敗治國的影響下急劇地沉淪,腐敗墮落的官員數量之多、級別之高都令人瞠目結舌!」

與此呼應的是,香港《動向》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所作的統計,調查結果竟發現,九成中央委員親屬移民海外。

另據港媒《爭鳴》2017年4月號曾披露,據被列入中共防擴散的資料顯示: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205人(包括已被開除的)、中央候補委員171名(包括已被開除的),其中至少有115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有子女在外國持有居留權或持有外國國籍。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常委161名(包括已開除的),其中有40多名常委有子女在外國持有居留權或持有外國國籍。

據港媒《爭鳴動向》2017年10月號合刊披露,在中共十九大前,地方、部委、機關單位換屆已告一段落。被審查出的「裸官」比原評估30萬多近三倍。超過一百萬人。其中黨員幹部「裸官」四十八萬五千多。廣東、福建、江蘇、上海、北京都超十萬人。

2015年5月16日,時任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王燕文曾在中共黨媒撰文,公開承認現時中共官員「身在曹營心在漢」,家屬、錢財轉移到國外,隨時準備「跳船」。

半壁江山養紅顏

至於「半壁江山養紅顏」,則恰如其分地反映了現下官場已經成為中共黨文化之一的情婦文化,通姦文化。

自「通姦」一詞成為王岐山通報落馬官員的「首選」詞之後,中共官場被曝光的通姦官員就絡繹不絕。然而這些已曝光的齷齪與骯髒也僅是冰山一角。

色情腐敗和性賄賂已是中共官場公開的秘密,擁有多少情婦已被中共官員視為「值得炫耀」的事情。擁有「百雞王」封號的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就是「通姦」奇葩,盛傳他在北京就有六處「行宮」可淫樂,曾與400多女人上床,包養至少29名情婦,其中多非等閑之輩,有歌手、演員、大學生,更有央視主播。

中共前統戰部長令計畫的官方通報罪狀中,沒落俗套的有「與多名女性通姦,進行權色交易」。但更多被通報的則是搞權色交易、錢色交易。

最近在中共金融系統中,中國華融董事長賴小民被批「腐化墮落、道德敗壞、生活奢靡,與多名女性搞權色交易」。陸媒揭露他私生活糜爛,擁有過百名情婦,不但包括華融內部女職員,還有大牌女明星。他曾通過華融旗下子公司在珠海開發地產項目,並將一百個單位分給眾多情婦。

專欄作家蔡慎坤認為,熟諳中國官場的大概都承認:「凡是貪官都有情人」沒有錯,通報中不提,並不意味著貪官沒有情人。要麼是官方為其遮醜,要麼是官員隱藏得很深。

《時代》雜誌報導引述人民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2012年因腐敗被抓的中共高官中,95%都有婚外情。這些官員的落馬60%都與情婦有關。

香港《動向》雜誌曾報導,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在一次中紀委第五十六次常務委員會上,列出2013年、2014年黨政官員的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佔65%,其中在經濟領域腐敗案中,85%都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在組織部接獲舉報的公職人員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近70%。

王岐山談到中共黨政官員搞婚外情和嫖娼、權色交易問題的嚴重性、氾濫性、複雜性和危害性,在會上攤苦衷說:「怎麼辦、怎麼辦?這類狀況能容忍持續下去嗎?」

中共官員的淫亂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共產黨的祖師爺馬克思在娶了燕妮後,只要有機會就背著燕妮拉陪嫁丫鬟海倫上床,直到把海倫的肚子搞大。列寧青少年時就因濫交和嫖妓患上梅毒,終身未癒。毛澤東的淫亂是眾所周知的,在沒有與楊開慧離婚,就同賀子珍同居生子;在沒有同賀子珍離婚,就同江青搞上關係,更不用說那些毛身邊被毛糟蹋的女子。

中共官員的淫亂也是體制性的,從上而下的,江澤民色情治國,民間有順口溜說江澤民:「家裡養著貓頭鷹,出國帶著李瑞英,聽歌要聽宋祖英。」江澤民帶頭有多名高級情婦。中共那大大小小的官兒,更加有樣學樣,官場失德,世風日下。

有趣的是,「養紅顏」已成為中國腐敗官員的標配。前幾年落馬的山西兩個女官員,中紀委通報裡也有「通姦」的罪狀,說明紅顏不分性別,男女貪官通吃。後來被官方曝光的還有不少,如甘肅省武威市的市委書記火榮貴和女副市長姜保紅雙雙倒臺,與姜保紅有染的官員傳逾四十人。

中共官員的淫亂程度已不能用道德來衡量了。倫理道德在他們身上早已不存在,就連人性底線也沒有了。但問題是,這樣的烏合之眾組成的政權,還能撐多久時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