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索命很特殊 惡報實錄 這是神助(圖)

2019-05-14 05:37 作者: 羅善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孩子用吃齋飯的方法找到害他的人。
孩子用吃齋飯的方法找到害他的人。(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小兒索命很特殊,這是神助!

高安村有個小孩子,在田間勞作,被人所殺,凶手沒有捉到。到了第二年他死的那天,家裡人為他設齋。

這一天,有個同村的孩子,見一個孩子對他說:「我是某家死了的孩子,今日家中為我設齋,我與你一起去,好吧?」同村的孩子,便隨著到他家,一起坐到靈座上,齋飯供上,他們就一起吃,家裡的人都看不見他們。

過了好久,死孩子的舅舅,最後才到,望著靈座就哭。死孩子逕直指著他舅舅說:「他就是殺死我的人,我討厭見到他。」便離座而去。

死孩子離開以後,家裡的人,就看見同村的孩子,坐在靈座上,都異常吃驚,問他:「你坐在這兒是什麼緣故?」這孩子把過程全都講了,並且說;「是他舅舅,殺死的他。」

於是,人們把他舅舅,捉到宣府,經過審詢,他舅舅交代了罪行,便被處決了。

那位高安村小兒,索命的方法,很特殊。小孩只能這樣。這是神的巧安排。

二、舉箸未起,突然死去

袁州錄事參軍(官職名)王某,曾起訴一個強盜,獄案已成,而遇上了大赦令。王某認為這強盜的罪,不可寬恕,就先殺了他,然後才宣讀大赦令。

王某罷官後,回到新喻地方,縣裡有個姓馮的客人,準備了酒席請王某,約定明日前往赴宴。但是,他這天晚上,住在佛寺的僧院中,見到那強盜的鬼魂,來說:「我的罪確實該死。但已經在大赦令之內了!你為何隱匿王命,而殺死我?我現在已經得到冥司的批准:允許索命!你明天還想去馮家吃飯麼?我看不去也罷!」說完就消失了。院裡的和尚們,只見他和人說話,但見不到和他說話的人。

第二天,王某剛剛開始喝酒,舉箸未起(筷子還沒舉起來),就突然死去了。

三、宮中使者為何縊死褚仁規

軍將劉璠,生性耿直勇敢,因犯法被遷徙到海陵。郡守褚仁規,討厭他,誣陷他圖謀叛亂,得旨,殺其於海陵之市。劉瑤將死,對監刑的人說:「替我告訴我的幾個兒子,在我的棺材裡,多放些紙筆,我一定要控訴褚仁規!」

過了幾年,褚仁規入朝時,泊舟於濟灘江口。到了半夜,只聽岸上連聲呼叫:「褚仁規,你知道自己要死了麼?」船上的人都被驚起,看岸上,一個人也沒有。褚仁規對左右的人說:「你們知道這是誰的聲音麼?是劉瑤呀!」立刻命人準備酒食,祭禱謝罪。

褚仁規抵達都城後,因為殘酷暴虐,而下獄。獄吏夜裡夢見一人,身材高大,面目暗黑,帶著二十多人,來到獄中,抓住褚仁規而去。

獄吏從夢中醒來以後,對褚仁規的親信說起,那人撫胸嘆道:「我的主子,必然要死了。那人就是劉瑤。」

這一天,宮中派出的使者來了,使者帶來約二十人,在獄中縊死了褚仁規。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宮中使者為何要類縊死褚仁規?這大概就是上蒼安排,鬼使神差!

四、吳景主動交代,認命還命

浙西的軍校吳景,丁酉年間,在石頭城的僧院中設齋。這天晚上,既已陳設完畢.忽然聽到一個婦女,很悲哀的哭聲,由遠至近,一會兒就在齋宴間了。吳景便告訴院裡的和尚說:「我過去隨從軍隊,攻克豫章,俘獲了一個婦人,生得挺漂亮。沒有多久,她丈夫請求贖回。將軍的軍令很嚴,不允許私自留下俘虜,我為了滅口,便殺死了她。後來很是後悔,今天設齋,正是為了此事。」便與和尚一同前往,見婦人果然在那裡。和尚替吳景乞求,婦人說:「我只知道向吳景討命,不知道其他。」猝然向前追拿吳景,吳景跑上佛殿,大呼:「我還你命!」便一跤栽倒,死了。

五、霍某借「馬」,「馬」到成功

五代時,劉存擔任舒州刺史,聘請儒生霍某,為團練判官,很是信任。但是後來,他聽信了左右人的讒言,便構成其罪,下到牢獄之中,稟報吳主,請求處死霍某。吳主知道霍某冤枉,便命令劉存,把他送到揚州去工作。而劉存竟然在獄中,把霍某勒死了。

不久,劉存改官為鄂州節度使。霍某的一個朋友在舒州,夢見霍某一身白衣,從司命的廟中走出,拍掌大笑道:「我已經可以報仇雪恨了!」

俄而,劉存率軍征討湖南,霍某的表兄馬鄴,為黃州刺史,他知道霍某被劉存冤殺之事。有人在夜裡扣著齊安城門,道:「舒州霍判官,將往軍前,馬病了,請稟報馬鄴使君,他來借馬。」守城的前來報告,馬鄴嘆道:「劉存屈殺霍生,現在霍生要去了,劉存能沒有禍事麼?」

於是,馬鄴在紙上,畫了幾匹馬,到水邊上祭祀,然後燒掉,算是給霍某送去幾匹馬,以助他馬到成功。果然,數日之後,劉存兵敗而死。

(以上均出自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