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少年用500美元顛覆了美國航空業(圖)


3DR公司首席執行官Chris Anderson分享從顛覆中吸取的經驗教訓,還有從矽谷學到的東西。其中包括他當年給一位墨西哥少年500美元,竟然就顛覆了美國航空業!
3DR公司首席執行官Chris Anderson分享從顛覆中吸取的經驗教訓,還有從矽谷學到的東西。其中包括他當年給一位墨西哥少年500美元,竟然就顛覆了美國航空業!(圖片來源:Joebeone/Wikimedia/CC BY-SA 3.0)

【看中國2019年5月15日訊】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3DR公司首席執行官、《連線》雜誌前主編Chris Anderson,從一個企業家和技術觀察者的角度,說說他從顛覆中吸取的經驗教訓,還有從矽谷學到的東西。其中包括他當年給一位墨西哥少年500美元,竟然就顛覆了美國航空業

從餐桌上起飛的無人機

但凡跟飛機有關的產品很貴,可能高達好幾百萬美元。在飛機的製造業中,壓根就沒有便宜的低端產品。航太業也做過量化生產的嘗試,但沒有成功,所能做到的僅僅是稍微下調價格,因為根源在於其生產成本高昂,而且效率低下。

不過我住在矽谷,那裡的產品價格常常可以低到忽略不計。於是,我就開始琢磨,如果以零價格來顛覆航空航太業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這一切要從十年前無心插柳說起。我有五個孩子,我總是努力激發他們對於科學技術的興趣。有一天,我說:「咱們做點有趣的,做個飛行機器人吧。」他們問:「什麼是飛行機器人?」

我們上網搜了一下,發現飛行機器人便是無人機。他們接著又問:「那什麼是無人機?」我們又搜了一下,結果顯示就是帶有自動駕駛儀的飛機。

問題又來了:「什麼是自動駕駛儀?」答案就是:感測器加電腦加軟體,能知道位置,能辨別上下,還知道如何飛行。

因此,我們用樂高積木做了一個自動駕駛儀,並將它放在一架玩具飛機上,也算是飛起來了。

它很不專業,就是我和孩子們隨便玩玩而做出來的東西罷了。但還真有人想要。因為它們賣得太快,以至於我家小孩不願意再做。我只得找個更好的工廠來繼續生產。

於是乎,我建立了一個交流群,以便跟大家討論如何去做更多類似的東西。現在,這個交流群已是世界上最大的機器人學交流群之一。

出五百美元就顛覆了航空業

我是在網上認識喬迪.穆尼奧茲的,我當時心裏也沒底,但是他看起來挺聰明,還會用Wii遊戲機的手柄來操控直升機。

我說:「喬迪,咱倆也不認識,但你看起來會做電子設備。我家小孩反正是不願意做了。你來幫我做好不好?」

他說:「當然可以。反正我也有時間。」

我說:「你需要我給你提供什麼嗎?」

他說:「我需要五百美元買零件。」

於是我給他匯了五百美元。他發了一張照片給我,我當時覺得還挺好的,認為該做的都做完了。後來他又給我發了另外一張照片,說他找了些朋友來一起製造無人機。

過不久,他又給我發了一張照片,說他找了更多的朋友。他還說他在墨西哥的蒂華納開工廠,正在擴張。直到那個時候,我都還沒見到他本人,他就只是一個網友,而我一共也就給了他五百美元。

到了2013年,我們每星期生產的無人機數量比全部美國航空航太公司生產的總和還多。

大家突然意識到,拍照這點活兒其實不需要用大型直升機,用小型無人機便可。於是乎,市場上對無人機的需求達至數百萬臺,但對直升機的需求只不過幾千架,導致其均價大幅下降。

我們基本上是一不小心毀滅整個直升機行業,一不小心創建一家21世紀的航空公司。而這家顛覆一個行業的公司,竟然是靠五百美元與一個蒂華納少年發展起來的。要知道,當地可是以販毒集團和廉價酒出名的。

這便是我們的成果,我們開放原始程式碼、分享操作軟體、公開設計過程、建立交流群,大膽創新,邊做邊學,最終取得了現在的成果。

打破常識的創新模式

我們還發現,此顛覆性世界的運行模式與以往完全不同。傳統的行業成本高,風險低,受到各種管控,所以發展速度很慢,願意為其高價產品買單的客戶也不多,新的行業則剛好相反。

在處理相同一件事上,顛覆型創新者都會有與傳統行業不一樣的做法。我們當時的成本很低,將成果對外開放,也知道如何在監管體系外進行創新。我們發展速度很快,有幾百萬位客戶。

所以,如果你在創辦公司時,沒有遵循傳統公司那套標準,也沒有圍著政府需求或少數客戶的需求轉,那麼也許就能憑藉一些簡單的經濟學原理改變一個已有的行業。

我認為有關顛覆性創新的重要關鍵字就是開放、共用,讓一切更加平民化意味著增加普遍可用性,使人人都能使用到強大的工具。「業餘」這個詞的意思是就算未經專業訓練,你也能參與其中,而且可能還會獲得非凡的成果。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