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或無限期延長


【看中國2019年5月15日訊】隨著中國方面5月13日公布了對美國提高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的反制措施,再加上所有官媒開足馬力試圖點燃普通民眾的愛國情緒,已持續了近一年的美中貿易戰不僅再度升級,也加大了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的可能。

上星期,美中第十一輪貿易談判匆匆收場,沒有取得任何突破。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宣布將把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之後,雙方都對這次談判不抱任何希望,談判的唯一目的是避免談判徹底破裂。

導致美國總統川普提高中國商品關稅的直接導火索是美方指責中方突然大規模收回之前已經做出的承諾,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政府補貼等美方關注的核心議題。美方的要求是在最終協議文本中詳盡列出中國需要修改的法律法規清單。

這一要求讓北京難以接受,因為它被視為是有失尊嚴。主導中方談判的中國副總理劉鶴上週五(5月10日)在談判結束後首次明確表達了中方的三條核心原則,即全部取消加征關稅、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改善協議文本平衡性。他說,在這些原則底線問題上,中方決不會做出讓步。

中國知名美國問題學者、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表示,美方提出的談判條件過於嚴苛是雙方未能達成協議的主要原因。「這是要把中國當小二,要中國簽訂非常不平等的條約,」他說,「簽了協議美國還要保留很大部分關稅,當成一個非常嚴格、細緻的監督中國的槓桿,而且中國在談判過程中在原則上作出某些原則上的承諾,立即就被美國盯住,說是fixed(固定下來了),不能改,改了就是背信。」

與此同時,中國各大官媒已開足馬力,抨擊美國提高對中國商品關稅以及啟動新的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行動。中國央視在5月13日晚的《新聞聯播》節目中罕見的由播音員慷慨激昂地宣讀了一段社論。「經歷了5000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播音員說,「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沒什麼大不了,中國必將堅定信心、迎難而上,化危為機,鬥出一片新天地。」

《金融時報》的報導說,中國官方言論的升級是為了強化中國國內與美國長期鬥爭的支持。

在中國宣布了對美國的反制措施後,川普發推文威脅說,大批企業會因為關稅的原因搬出中國,而這就是為什麼中國非常希望與美國達成協議。他的推文寫道,「將沒有人在中國做生意。這對中國很糟糕,對美國很好!但是中國佔美國的便宜已經很多年了,他們已經遙遙領先(我們前總統們沒有盡責)。所以,中國不應該報復——這只會更糟糕!」

「中國是非常不願意打,」人民大學的時殷弘說,「但是中方為了結束美方這種打法的代價,在中國政府看來,太高、太高了!」

眼下,華盛頓和北京都給彼此留下了一個大約三個星期的窗口期,原因是雙方宣布的新的關稅措施都並未立即執行。北京把新關稅措施的起征時間定在了6月1日零時起。這是因為,美國宣布的從5月10日起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提升至25%,實際上是在北京時間5月10日12:01分之後從中國港口出發的貨輪上開始生效。這些貨輪穿越太平洋抵達美國口岸的時間恰好是三個星期。

儘管美中雙方都表示,談判並沒有破裂,但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表示,美中貿易談判現在處於停滯狀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導說,自上週五中國副總理劉鶴離開華盛頓返回北京後,談判基本沒有進展。

現在,兩國的談判人員似乎把重啟談判的希望寄託在6月份在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

「我認為,兩國元首會晤現在是讓雙方重返談判桌的唯一希望。」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對《美國之音》說。

但葛萊儀錶示,「川習會」能否推動兩國重啟談判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她說:「如果他們做不到的話,那麼很難想像美中兩國能夠在短期內重啟談判。」

在中國方面拋出所謂「三條核心原則」並表示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後,現在北京的考量是華盛頓在這些問題上做出妥協。

人民大學的美國問題專家時殷弘表示,如果美方不讓步,即使美中元首在G20峰會上舉行會談,最終協議恐怕仍然難以達成。他說:「如果川普沒有基本的立場變化的話,大體上還是讓習近平回到原先美國堅持的所有立場,那麼習近平很難接受。而且,劉鶴不過就是執行習主席的指示。因為你美國總統面子大,我可以做些讓步。但是要做那麼多讓步,我猜想,6月底如果美國的立場沒有很大的改變的話,我想(美中)達不成協議,仍然達不成協議。」

然而據紐約時報報導,川普最近在與中國貿易談判的立場上反而趨於強硬,雖然他此前幾個月一直希望能夠達成協議。他現在展現出一種更為強勢以及隨時退出談判的姿態,因為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逐漸臨近之際,這麼做可能會在政治上給他加分。

但星期二(5月14日)一大早,川普就美中貿易談判再發推文。他在推文中說,「當時機適合的時候,我們將和中國達成協議。我對習主席有著無限的尊重和友誼,但是正如我之前多次告訴他的一樣,對美國來說,這一定要是一項很棒的協議,否則一點道理都沒有。要允許我們收復一些自從世貿組織荒唐地一面倒地組建以來我們在貿易上丟給中國的巨大失地。它會發生的,時間比人們以為的要快得多。」這似乎暗示,他仍然期待能夠與中國達成協議。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葛萊儀錶示,對川普來說,最佳結果仍然是與中國達成一份非常好的貿易協議,如果那是可能的話。那麼,川普就可以炫耀他做到了前任總統沒有做到的事情。

葛萊儀說,「但那樣一份協議可能拿不到,這樣一來他的選擇就是一份糟糕的協議或者是乾脆沒有協議。如果是這兩個選項的話,那麼沒有任何協議更符合他個人的政治利益,因為他可以說中國沒有認真談判,他就可以回到他2016年選戰時的那些(對中國的)闡述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