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尋真】老父親學脈記(組圖)

60多歲的父親竟然幾個月學會把脈了

2019-06-10 12:00 作者: 肖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學會中醫把脈,可以照顧自己的健康。
學會中醫把脈,可以照顧自己的健康。(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的父母今年都六十多歲了,住在農村。父親種了幾十年的地,平時農閒的時候還幹一些泥瓦匠的活。父母年歲大了,身體都不太好,尤其母親腰痛、腿疼、胃口不好,好多的病。我出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母的身體。現在的大陸農村,好醫生難找,生了病都不知道找誰看。後來我想了想,對父親說,「你也學點脈診吧,可以給自己和我媽開藥了。」因為我上學學的是中醫,又去外面培訓班學習了幾次脈診,然後自己買了幾十種藥物,用打粉機打成藥粉,平時免費給親戚朋友把脈看病。

父親開始沒有信心,「把脈那麼高深,現在的中醫有很多都不會把脈,我當了幾十年農民,我能學會嗎?」我說:「你一定要學會,我以後離你們遠了,不能照顧你們的身體。以後就要自己照顧自己了。把脈呢,有很多流派,有的很難很複雜,我去學習的這個並不難,我去參加學習班的時候,有三分之二的學生不是學醫出身的,幹什麼的都有,有當老師的,有大老闆,有賣東西的。有好多人學的比我這個專業幹醫生的還要好。你也沒有問題的。」父親最終同意學習把脈,我把我學習的筆記資料都給了父親,手把手的教了他一遍。還把我買的幾千塊錢的中藥飲片和打粉機、電子秤都留給了父親。

父親學的很用心,聽母親說,父親每天都拿著筆記看,沒事就給自己把脈練習,水平也在不斷的提高,有些小病自己也開藥,有時候也效果不錯。我後來辭職來到了美國,開始了我新的人生,可是我始終惦記著我的父母。前幾天,父親很急切的打來電話找我,說他昨天晚上洗澡後靠著牆暈倒了,人事不醒,後來被我母親發現,把他叫醒,今天早上發現大便都是黑的,還有鮮血,頭暈,渾身沒有力氣。我一聽很著急,考慮是消化道出血,我說趕緊讓我表弟拉著去醫院看看。我表弟住在同村,自己有汽車。就在父親打完電話等他來的時候,我說,「你摸摸自己的脈,是什麼脈象?」父親摸了一會,告訴我,他的整體脈不虛,脈急動,剛才量血壓時顯示脈率100多次;左尺脈很弱,左寸脈有點低,右寸脈及右關脈很大。我趕緊給他開了一個方子:肉桂0.2g熟地1g桂枝0.1g白芍0.9g枳殼0.3g,開的是中藥生粉的量,現在先吃一付,然後,每兩個小時再吃一付。父親趕緊吃了一付,怕去醫院檢查回不來,還帶了兩付藥。我告訴父親隨時給自己把脈,有什麼變化及時告訴我。

去了縣醫院,找的是我表弟的朋友,內科的主任。他說讓驗個便常規,因為解不出來所以沒有驗成。他讓明天再來,空腹抽血,然後檢查一個胃鏡,給了父親一個便盒,讓他明天解大便的時候取一點樣品帶回來檢驗。然後,說給父親開一點西藥,父親沒有拿。那天我基本上兩個小時給父親打一個電話,隨時關注他的變化。中藥吃了三付,父親說感覺身上有勁了,頭也不暈了,脈象左寸脈基本平了,左尺和右寸關脈還是不正常,脈急動。我說原方不變,接著吃。

因為我這裡和大陸有時差,所以我只能等到父親那裡的早晨又給他打了電話。父親好多了,身上也有勁了,大便裡也沒有血了,就是還不太想吃東西。我說不想吃就先別吃,就是想吃也要先吃點容易消化的。後來去醫院檢查,便常規是陰性的,就是沒有血了,醫生說那胃鏡你願意查就查,不查也無所謂,父親沒查就回來了。我給父親變了藥方接著吃:肉桂0.1g熟地0.6g桂枝0.1g白芍0.9g枳殼0.2g,吃了幾天感覺什麼症狀都好了,但是脈還是沒有平。一個病好沒好,不是以有無症狀來判斷,脈沒有平就可能還會反覆。所以我囑咐他自己摸脈自己調藥。

又過了幾天,我給父親打電話,他說身體都好了,脈也基本平了,自己又跑去幹建築活了,我囑咐他要多休息,那樣的重活就不要幹了,他說現在很有勁,吃飯也挺好的,沒事。短短幾天,那麼嚴重的病就這樣輕鬆的治好了,後來父親還把我媽幾十年的腰腿疼痛也給治好了。

學點中醫是對自己的關愛,也是對親人朋友的關愛。
學點中醫是對自己的關愛,也是對親人朋友的關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我們當今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學點中醫真的是對自己的關愛,也是對親人朋友的關愛。正如張仲景在《傷寒論原序》中所說:「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

作者簡介:肖川為天津中醫藥大學針灸學碩士畢業,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治醫師,有十幾年中醫臨床經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