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養生之道的人 都要懂得的厲害真理(圖)

2019-06-11 13:26 作者: 鄭楚雄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昏旦變氣候,山水含清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大家都知道身在俗世中要超脫榮辱很困難,但這又偏偏是屬於真正的養生之道。其實,謝靈運在詩中就已經與各位分享過這項厲害的養生真理了,一起來看看吧!

謝靈運《石壁精舍還湖中作》

昏旦變氣候,山水含清暉。

清暉能娛人,遊子憺忘歸。

出谷日尚早,入舟陽已微。

林壑斂暝色,雲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

披拂趨南徑,愉悅偃東扉。

慮澹物自輕,意愜理無違。

寄言攝生客,試用此道推。

簡說

謝靈運(385-433),浙江會稽(今紹興)人,為陳郡謝氏士族。東晉名將謝玄之孫,小名「客」,人稱謝客。又以襲封康樂公,稱謝康公、謝康樂。著名山水詩人,主要創作活動在劉宋時代,是中國文學史上山水詩派的開創者。

西元423年(宋景平元年)秋天,謝靈運託病辭去永嘉(治所在今浙江溫州)太守職務,回到故鄉會稽始寧(今浙江上虞)的莊園裡。莊園規模宏大,包括南北二山,石壁精舍就是他在北山營立的一處書齋。

此詩乃謝靈運山水詩中的名篇,較為典型地體現了宋初詩風嬗變的某些特點。此詩在講究駢偶、刻意煉句,寫景盡態極妍,文辭追求新奇等方面,具有極為顯著的特色。

起首二句即對偶精工而又極為凝煉,從大處和虛處勾勒山光水色之秀美。山間從清晨的林霧籠罩,到日出之後霧散雲開,再到黃昏時暝色聚合,一天之內氣候冷暖多變。峰巒林泉、青山綠水在艷麗的紅日照耀下,五彩繽紛,絢爛多姿,使人目不暇接,賞心悅目。

「清暉」二句,用頂真手法承接,是詩人在特定情境中興會淋漓的真實感受。「娛人」,使人快樂;「憺」,安然貌。不說詩人留戀山水,樂而忘返,反說山水娛人,彷彿山水清暉也解人意,主動挽留詩人。「出谷」二句承上啟下:走出山谷時天色還早,及至進入船上,日光已經昏暗了。

以上六句為第一層,總寫一天遊石壁的觀感,是虛寫、略寫。「林壑」以下六句,則實寫、詳寫湖中晚景:傍晚,林巒山壑之中,夜幕漸漸收攏聚合,天空中飛雲流霞的餘氛,正迅速向天邊凝聚。湖水中,那田田荷葉,重重疊疊,碧綠的葉子抹上了一層夕陽的餘輝,又投下森森的陰影,明暗交錯,相互照映。那叢叢菖蒲,株株稗草,在船槳剪開的波光中搖曳蕩漾。這四句從林巒溝壑寫到天邊雲霞,從滿湖的芰荷寫到船邊的蒲稗,描繪出一幅天光湖色輝映的湖上晚歸圖,進一步渲染出清暉娛人、遊子憺然的意興。

「披拂」二句,寫其捨舟陸行,到家後輕鬆愉快地偃息東軒,而內心的愉悅和激動仍未平靜。

末尾四句總上兩層,寫遊後悟出的玄理。詩人領悟出:一個人只要思慮淡泊,那麼對於名利得失,窮達榮辱這類身外之物自然就看得輕了;只要自己心裡常常感到愜意滿足,就覺得心性不會違背宇宙萬物的至理常道,一切皆可順情適性,隨遇而安。詩人興奮之餘,把這番領悟得到的人生真諦,贈予那些講究養生(攝生)之道的人們,讓他們不妨試用這種道理去作推求探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