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人之間嚴重缺乏信任感?(圖)


信任 互害社會 中共
(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6月11日訊】在過去,我們相信報紙上說的,相信廣播裡說的,相信書本上寫的。可現在,我們卻什麼都不敢相信了。

潘石屹在最近走訪一些城市後在微博上發表感嘆:「未來的社會最重要的是信任。信任你周圍的人,信任陌生人。去坐陌生人的車就有了Uber,滴滴。去住陌生人的家就有了Airbnb。有了信任才會有共享經濟。」很多人表示支持,但又覺得無能為力。的確,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城市人流中,遇著的大多是不曾相識的人。對著一個陌生人,你能信任他嗎?

有一位朋友第一次來武漢。他從漢口火車站下車後出站,走到發展大道路口想問問到球場路怎麼走,但連問4人,他們都手指電線桿上掛著的一塊牌子,不說話。原來牌子上寫著:請不要搭理陌生人問話,謹防上當受騙。

再說一件更詭異的事,據2013年武漢晚報報導,學生池某在武漢東湖溺水身亡,其同學給他福建老家的父親及親屬打了56個報信電話,可是對方就是不信,其父還堅信對方是騙子。同學勸其家人「不管是不是騙子,去武漢看一看」。池某堂姐趕到武漢後,告訴池某父親消息,電話另一端開始嚎啕大哭。56個電話打不來死者家屬的殘酷現實,讓很多人看到了當下社會的信任危機。

其實我能理解這位「56個電話仍不信」的父親,因為大多數中國人對陌生人心存警惕,即便面對善意舉動時也是如此。更何況,從小我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與陌生人說話」,那個時候,陌生人可能是騙子,是罪犯等等,陌生人的醜陋陰影已經深深埋在我的心底。後來長大了,聽到了太多陌生人犯罪的新聞,讓我更加對陌生人膽戰心驚,敬而遠之;再後來,還聽說過一些熟人坑熟人的信息,就更加對陌生人感到懼怕了。就算是熟人、親人,現實中有時為了短暫的利益,朋友欺騙朋友,叔叔欺騙侄子。父子、夫妻、朋友同事、熟人鄰里都需要設防,陌生人之間更是人人自危。當有陌生人對你說他的錢包丟了,沒錢回家,希望你給他一點錢,你不會心生憐憫,因為你知道,他是個職業騙子;當你遇到困難,有陌生人前來幫助時,你也不會心存感激,而是小心謹慎,或者拒人於千里之外,因為你害怕他另有所圖。不信、不信、還是不信——「不相信」的情緒正在越來越多人的生活中蔓延。

不要相信陌生人,竟然成為了這個時代所竭力宣揚的東西。身處繁雜的火車站,擴音器的喇叭不停地喊,不要相信陌生人給你買票,謹防被騙。坐在明亮的茶館裡喝茶,牆上的標語說:不要將手機借給陌生人,謹防被騙。下面竟然還有英文,看來是要告訴那些單純的國際友人,在這個神奇古老的東方國度裡,借手機給陌生人用,就意味著被騙。此外,還有去銀行的ATM取錢,又有一串所謂的警方提示,不要相信陌生人提供的賬號等等……

在過去,我們相信報紙上說的,相信廣播裡說的,相信書本上寫的。可現在,我們卻什麼都不敢相信了。看到電視上一個名人說某某藥品好,很可能這藥是假藥;你收到一條簡訊,說你中獎了,其結果是你的錢被「發獎」的拿走了;網路上一條消息說兼職一天賺上千元,你去試吧,被套在裡面,一分得不到。為什麼會如此?難道我們真的已經生活在一個充滿謊言和騙子的社會?還是人心都已變壞,都已經變得不可相信?中國社科院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約70%的中國人不信任陌生人。今天,這種「不相信」的情緒,已然滲透進多數中國人的生活:吃飯不相信食品的安全性,出行不相信鐵路行業解決買票難的能力和誠意,上醫院不相信醫生沒有給自己多開藥……

其實對陌生人的不信任只是當前「不信任文化」最末端的表現。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在《不信任砌成中國牆》一文中說,中國沒有「柏林牆」,但由高強度的「不信任」砌成的「牆」卻存在於社會各個群體和各個角色之間,在政府和人民之間,在窮人和富人之間……不一而足。正是對這種情形的高度不確定性,社會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演變成為一個「人人自衛」的社會。誰也不信任誰,人們互相欺詐,社會的交易成本在急速提高。

但信任的重要性,對於社會生活,就像空氣對於生命一樣。如果我們看到食品,就會想到中毒;看到微笑,就會想到陷阱;踏上大橋,就會想到坍塌;走進醫院,就會想到誤診;我們生活能正常嗎?一個所有人都只信任自己的社會還能叫做社會嗎?手持竹簡的810名「孔子弟子」,齊聲吟誦「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一幕幕溫馨場景恍若昨日。而現在,我們把自己關在籠子裡,裝保險門,裝防盜柵,我們把家武裝得像監獄。我們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是好人。所以,我們把自己關在保險門和防盜柵的後面,而外面的都是「壞人」。每個人能做的就只剩兩件事了:一個是只信自己,另一個是絕不信別人。

事實上,在一個充滿信任的社會中,你會生活得更為安全、更為輕鬆,並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和更大的發展信心,而這一切全賴法治所賜。

在法治的環境中,你在大街上不必擔心警察的無故打擾,但有人侵害你時,保護你的警車會及時呼嘯而至,於是你信任未曾認識的警察;

你的財產不會受外力包括公權力的襲擾,而當有人侵害財產時,公權力機關會及時出面救濟,於是你信任向你徵稅的政府;

你進行交易時不必採取過度的安全措施,但對方若是違約,公正的強制執行會通過判決如期而至,於是你信任平時不打交道的法院。

一個社會要想快捷地重建信任,首先要以制度促進人們追求長期利益而不是短期利益。因為當人追求長期效益的時候,就要注意自己的聲譽,不會騙人了。比如在現在這個陌生人的社會中,實行記錄制度,就像檔案一樣一直跟著你,如果你哪一個階段不誠實,都有記錄,都能查到。有記錄,人們就會在乎自己的名譽。一旦互信社會建立,下一次如果迷路了,我們可以大膽地向別人問路。因為與其像無頭蒼蠅一樣胡亂尋覓,不如大膽地依著別人指給你的方向行進。最壞的結果,是你依然迷路。大家都不信任他人,都不肯付出信任,其結果就是大家都得不到信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