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順遂?易經九卦助你走出困境(組圖)



王安石寫的《九卦論》,便是根據《易經》中卦意,指出了一套步出困境的方法。(圖片來源:Fotolia)

人的一生,不可能總是順順利利的,困頓、坎坷誰都人可能碰到,所以說「人之順者十之三四,逆者十之六七。」人在遭受挫折時,沮喪消沉只會更加困頓,不如奮進突破,自會柳暗花明。王安石寫的《九卦論》,便是根據《易經》中卦意,指出了一套步出困境的方法。

九卦

「九卦」出於《易經・系辭》。王安石的《九卦論》,意思簡明實用,即使是不懂《易經》的人也能看明白。「九卦」是指《易經》中的《履》、《謙》、《復》、《恒》、《損》、《益》、《困》、《井》、《巽》九個卦象,他們的排列次序非常重要,是由孔子從眾多的卦象中提出,排列起來的。

先說《履》卦。系辭中解釋說:「《履》以和行。」甚麼是「和」?《中庸》裡有解:「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喜怒哀樂是本能,有了喜怒哀樂之事不發出來,不憋得慌?說實話是可以做到的。不發,就是讓它在心中消化掉。但中庸辯義必須有深厚的修養才能做到。消化不了,就發出來吧。發出來,表現得有節制,不過分,這就是「和」了。「中和」是我國儒家所奉行的一種奇妙的境界,以中正平和之心,對待大家的生活境遇,這就是「以和行」的含義。「中而正、平而和」的心境就是一種應裕自如、不遲不疾的狀態,不僅是處於逆境,就是處於順境者,也是必要的。「九卦」以《履》為先,就是給出了大家應對人生的一個大的原則。

「《謙》以制禮。」「禮」有《禮記》一書。我在閱讀古時侯典籍時,碰到最麻煩的就是「禮」這個問題。我覺得儒家之「腐」,就腐在了禮上面。繁文縟節,讓現代之我目不忍睹。可是「禮」果真不重要?黃庭堅問他的老師蘇軾,學習寫作要讀甚麼書?蘇軾說:「讀《禮記》。」黃庭堅後來寫信給他的學生王觀復,說道:自從蘇軾告訴他讀《禮記》,「既而取《檀弓》讀數百過。」黃庭堅是宋代詩人,詩歌理論大家,他能在《禮記・檀弓》上得中庸辯義益,也是讓人警醒的。孔子對「禮」被人理解為「禮節」是不滿足的。他說:「禮乎!禮乎!」王安石解釋說:「仁義為之內,和之以禮,則行之成也。」由此言可知,王安石把「禮」與「和」看成同一個東西。「和」是內在的修養,「禮」則是和的外在表現,也就是大家行動的準則。

對卦名「謙」字,還有話說。謙,就是謙遜,被稱為人的美德之一。這樣理解還少了點東西。《易經》中還有一句:「謙謙君子,卑以自牧。」「牧」者,「養」也,用謙卑來自養非常對。大家有這種體會,放低做人的姿態,是很舒服的。而一旦以為自己重要、是個人物,這人的快樂大概也就很少見了。有人說:「做一個名人真難啊。」其實並不搞笑,事實如此。心高氣盛的人,一旦受挫,內傷必重,很難復振。而謙卑自養的人,外學內蓄,時間長了,便出外柔內剛的性格,另有一番氣象。因此,《謙》卦排在第二位,是說出了「自養」的重要性和有效方法。

其下為《復辯義》,「《復》以自知」。以禮行,怕的就是繁文縟節,糾纏於細枝末葉,因此要回過頭來反觀自己的心志。王安石說,「君子之行大。」於是大家曉得了檢視自己的心志,就要看是不是君子之志,是大志還是小志。倘若不是君子之志,追求的目標小而卑瑣,「困」住他,不僅合天意也合民心。因此《易經》所談的解困之路,和這些人就沒有甚麼關係了。

反觀內心,心志高遠,接下來的事情當然是持之以恆。「恒有一德」。保持自己的操守不變,這是流行於市面上所有勵志書籍共有的主題之一。其實誰都曉得持之以恆的道理,但做起來談何容易?孔子師徒之間有一段精妙又發人深省的問答。有一天,孔子忽然問子貢:「端木賜,你以為我是博學多識的人嗎?」子貢回答說:「是呀,豈非不是嗎?」孔子說:「非也,吾一以貫之。」

「一以貫之」大概是一個人能否做成事情最關鍵的問題了。我國理論界、思想中庸辯義界和文學界,苦於無大師,已經近百年了。自從上個世紀初,國人學者以至於作家,都在不斷地學習國外的東西。世界之大,思潮之多,窮畢生精力也難以學完,此等情景何言「大師」?在東方作家中,只有川端康成最早發現了這個問題。他在《日本文學之美》中寫道:「我覺得許多人在學習和引進西方文學方面,耗費了青春和精力,大半生都忙於啟蒙工作,卻沒有立足於東方和日本傳統,使自己的創作達到成熟的地步,他們是時代的犧牲者。」


「一以貫之」大概是一個人能否做成事情最關鍵的問題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損、益

川端本人的創作堅持走《源氏物語》的道路,盡管失之荏弱也在所不惜,終成日本文學的泰斗。這是文學的例子,以喻人生,完全相同。我沒看見一個變來變去的人能完善自己的人格,但人格和心志並不是不動的,它應該是一種進步的姿態。進步從何而來,從相隨著的兩卦而來。

這兩卦就是《損》和《益》,損是減少,益是增加。系辭中庸辯義曰:「《損》以遠害,《益》以興利」。有害的要減少它,有利的增加它,這是容易理解的,那麼,根據甚麼來判定有利或有害?根據時代和形勢,沒有人會不在意時代特徵而固守自己的生存觀念。損益不僅是應該的,而且是必須的。丹納有句話:「時代和形勢逼著藝術家改弦易轍。」換句話說,就是藝術家要想成就事業,就必須順應他所在的時代。

即便如此,人生之路也並非走起來就那麼順當。有時候,人必須直面困境,這沒有甚麼可怕的。逃避行不通,凡是經過苦難困頓的人都曉得,假如困境可以被逃避,那就不是真正的困境。那麼,一旦陷入困境怎麼辦?

接下來《困》卦的系辭為:「以寡怨」。這句話真簡單,讀來讓人愉快。被「困」住的君子,不要自怨自艾,不要怒氣沖沖,不要做傻事。寡怨靜守,當屬君子的行為。當然啦,「靜守」並不是「待斃。」後面還有兩卦呢!

井、巽

這兩卦就是《井》和《巽》。「《井》以中庸辯義,《巽》以行權。」「辯義」就是精深地研究自己所處的時代與形勢的特徵;「行權」就是根據這些特徵調整自己的思想和行為中不適應的東西,行使「權變」以求得「自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