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進退兩難施詭計 香港民衆有一個最好辦法(組圖)

2019-07-04 12:12 作者: 大獵甫

手機版 简体 4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616大遊行
香港616大遊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今年6月9日起,香港持續的「反送中」抗議,創下了世界和平抗議的記錄。本來香港人和平理性的表達訴求受到世界的關注和贊揚,然而7月1日當天,不明人士暴力衝擊立法會的行動,讓世界精神緊張。不出所料,港府立即將該行動定性為「暴力違法行為」,聲言要「追究到底」,並獲得了中共外交部的迅速肯定。

與此同時,在北京的介入下,事態稍顯複雜化,本文來分析討論一下中共的詭計,以及香港人應當採取什麽辦法應對當前的局勢。

暴力衝擊立法會行動疑點重重

此次暴力行動疑點重重,網友和媒體共同發現並列舉了此次事件的幾個「露餡」之處:

1、警方臉書公布的時間是7月1日晚10時21分,譴責晚間9時左右佔領立法會的民眾,但發言警官的手錶指針指向5點10分左右。

2、不明身份者衝擊立法會時,警方全程站立觀看,身體放鬆,沒有任何舉措。

3、在暴徒衝擊立法會時,一名議員挺身阻擋,人群中站立的一名人士突然走出,動作嫺熟的將該議員摔倒在地上,隨即冷漠離開。

4、民衆認出立法會外有幾十人,和撐警黑幫新記班尖東古惑仔是同一幫人。

5、警察放任示威者進入立法會,並與外面的人悄悄丟出催淚彈,配合協作。

網軍分門別類 各領任務

同時,大陸網軍出動,在網絡與社交媒體散佈三類言論:一是看見暴徒朝警察扔石頭,警察也是人;二是散布中共設局是陰謀論;三是煽動民衆暴力反抗。

對於第一類言論,「看見暴徒朝警察扔磚頭,警察也是人」,這一類操作頗為眼熟。經歷過六四事件,或者是對六四真相有所瞭解的人知道,當年中共抹黑學生殘酷殺害軍人的電視節目就在結尾處寫了「軍人也是人」,以此引發軍民對立,讓民間對「學生」暴行感到厭惡。

第二類言論是中共設局是陰謀論,這類言論比較沒有市場,因為從上述網友和媒體共同發現的可疑之處,以及陸港官方、媒體、網軍、部隊的銜接無縫配合已經可以看出端倪。

第三類言論是煽動民衆暴力反抗的,這類言論具有迷惑性。這類言論打著「正義」的幌子,鼓動民衆以暴制暴,然而卻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就是民衆手中根本沒有武器,民衆手中能有的磚頭、棍棒根本無法與「武裝到牙齒」的警察、軍隊對抗。如果民衆被煽動起來,那正好為中共「平暴」找到了最好的藉口。

使用暴力是和平抗爭的典型弱點

除去中共設局、攪局的因素,我們提出一個問題,就是真正的港人示威者,是否應該使用暴力呢?

其實,這也確實是相關研究者和活動家經常激烈討論的議題之一,即一個主要是非暴力的運動,如果使用一點點暴力,是有助於運動,還是有害於運動?

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科爾貝爾國際研究學院教授,美國和平研究所和智庫「亞特蘭大議會」的資深研究員埃里卡・切諾韋思和羅格斯大學的庫爾克・肖克教授,使用數據比較的方法研究了有限使用暴力的運動。

他們發現,有限使用暴力可能會取得一些短期效果,比如受到媒體關注,傳播暴力自衛概念等等。但是暴力通常會破壞長期目標,這些長期目標包括:維持一個不斷發展的、多種人參與的大規模運動,爭取第三方對運動的支持,促進安保人員的忠誠轉移等等。

證據顯示使用暴力會導致更少且更單一類型的人參與,會削弱非暴力抵抗的主要優勢,而且暴力容易招致當局的鎮壓。總體來說,使用暴力對非暴力運動絕不是好事。

從這一點我們也可以分析出,為什麽中共網軍極力煽動以暴制暴,因為他們早已獲知,使用暴力對和平抗爭有害無益。

非暴力運動成功率是暴力運動的2.5倍

不管你相信與否,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比暴力革命的成功率要高。埃里卡・切諾韋思在研究中與他的團隊意外發現,在推翻惡劣政權統治者或是爭取民族獨立方面,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暴力運動的2倍。

他們的研究數據顯示,1900~2015年,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51%,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27%。從2011年至今,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30%,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12%。從這組對比數據看出,兩種運動的成功率比例差距更大了。

7月1日,派發傳單的香港學生。
7月1日,派發傳單的香港學生。(攝影:明月/看中國)

非暴力運動的民眾參與率是暴力運動的11倍

埃里卡・切諾韋思表示,對於很多人而言,這個結論貌似天真,但是仔細研究相關資料的時候,他們發現,非暴力運動的成功是因為這種方法更有可能動員民眾參與。而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通常,非暴力運動的民眾參與率是暴力運動的11倍。

理性和平抗爭有什麽優勢?

那麽,理性和平抗爭的優勢在哪兒?理性和平抗爭能使大量的民眾參與,能夠團結社會上的不同群體和團體。非暴力運動還會使整個社會降低對當權者的支持。

與暴力運動相比,非暴力運動更容易促成軍隊、警察、富商、文職官員的倒戈。

理性和平抗爭的另一個優勢是其創造性和不可預測性。從這次香港抗爭我們看到,G20前,香港民眾發起了到各國領館遞交請願信的行動;以衆籌方式在各國主流媒體打廣告,讓世界關注香港;還有民衆自發到G20的舉辦地日本大阪抗議,這些方式確實很有創造性,也超出了當局的預測。這一點,也使當局非常害怕,感到事態發展的不可控性。

理性和平抗爭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沒人知道它什麽時候發生,以什麽理由發生,什麽事件將會促使抗爭者堅持下去。也沒有數據模型可以預測它。

香港要警惕「聰明鎮壓」

幾十年前,統治者可能會低估民衆和平抗爭的潛在力量,認為人民不可能通過和平抗爭威脅到他們的統治。而現在,統治者可能已會學習並適應了新形勢。

他們早將大規模的和平行動當做真正的威脅來對待。他們投入了更多的資源阻止運動的發展勢頭,比如禁止聚衆、集會,採用各種監控手段等等。

或者使用所謂的「聰明鎮壓」進行分化、瓦解,使和平運動無法進行下去。2014年佔中事件中,中共雇佣黑社會和特務裝扮佔中民眾,蓄意製造事端,以及這次的衝擊立法會事件,都是中共慣用的抹黑民眾、鎮壓民意的有效伎倆。

而目前又通過親中媒體的宣傳及社交網絡上大量網軍有計畫的留言、發帖行動,都是想達到分化「反送中」民衆的目的。

7月1日,香港七一「撤回惡法 林鄭下台」遊行。
7月1日,香港七一「撤回惡法 林鄭下台」遊行。(攝影:龐大偉/看中國)

中共在香港進行血腥鎮壓的可能性大嗎?

抹黑事件發生了,依中共歷次的手段,下一步該「平暴」了。中共在香港進行血腥鎮壓的可能性大嗎?筆者認為,中共不敢像它鎮壓六四、打壓法輪功、對付新疆、西藏那般硬來。

一是因為香港畢竟具有「世界性」的特質,其基礎與生命力在於其開放、自由、法制,也是世界的關注焦點。

二是此次「反送中」,香港700萬人口,300萬人上街,要鎮壓如此大規模的人群,確實需要權衡一番。

三是1997年以來,北京雖然急於對香港的政治與社會建立全面控制,但另一方面又希望國際社會繼續承認香港自治地位,繼續在出口、資金及移民管制上給予香港特殊待遇。如果美國正式取消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其他衆多國家也會相繼採取措施。這樣一來,對於本來就有坍塌之勢的中國經濟來説,就是雪上加霜。更重要的是,那些藏富於港的大陸富豪與官員,也不願意看到這一點。

四是目前國際上正義力量走強,迫使中共不敢輕舉妄動。

這樣一來,中共是進退兩難,進則平暴,風險太大,退則理屈詞窮,無法給事件降溫,抗爭如果持續進行,不知道會發展到什麽態勢。

拖下去,對哪一方更有利?

再一個問題,中共是進退兩難,可是拖下去,究竟對哪一方更有利呢?

筆者認為,如果港人能持續不斷的抗爭下去,即是對香港有利,對中共不利。如果抗爭停止了,就可謂功虧一簣,當然對中共有利,那樣的話,主要抗爭者和站出來的名人免不了被秋後算賬,更多的人可能會感到相當失望。

所以港人應該做的是持續的和平理性抗爭,以不變應萬變,這種抗爭方式相當有效,難的是需要堅持。和平理性需要的是真正的勇氣。和平理性不是妥協、被動、消極、怯懦,和平理性需要的是過人的勇氣、意志、智慧。

和平理性抗爭真的會成功嗎?

在成功之前,也許總有人會有疑問,和平理性的抗爭真的會成功嗎?

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它早已被衆多事實所證實。波蘭、捷克、蒙古、東德、阿爾巴尼亞等國家都為今天這個疑問做了很好的回答。

更重要的是,人生而平等,神允人自由,天日昭昭,天網恢恢,民衆期盼的光明就要到來,共產主義的末日也將來臨。

香港人,繼續前行!世界與你們同在!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