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事件未了 北京再出招「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組圖)


近日,北京官方發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計劃和發展綱要。外界發現,該計劃欲完成「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建立,但實質上這系統已淪為北京維穩的政治工具。
近日,北京官方發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計劃和發展綱要。外界發現,該計劃欲完成「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建立,但實質上這系統已淪為北京維穩的政治工具。(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CC0)

【看中國2019年7月9日訊】近日,北京官方發佈了有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計劃和發展綱要。外界意外發現,該計劃欲在2020年前完成包括香港、澳門在內的「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建立。眾所周知,儘管北京官方聲稱構建這個體系是為了經濟發展與社會安定,但實質上這個系統已淪為其維穩的政治工具,其目的是全面監控公民的一舉一動,乃至控制國民的言論與思想。

粵港澳大灣區將構建「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廣東省政府7月5日對外頒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3年行動計劃》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此兩個文件公佈的內容顯示,在2018年至2020年這3年中,在包括港、澳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全面性建構起所謂的「社會信用評分」制度與體系,並把這項規劃定性為「重大國家戰略」,稱其為「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

該文件的第42項載明,除了將研究制定該省的社會信用條例,以建立包括信用資訊的蒐集跟共享機制、「紅黑名單」和信用聯合獎懲制度以外,也將推動跟港澳之間的信用資訊共享、信用評價標準之接軌、信用服務機構資質互認、信用產品互認等合作,並探索對區域內企業聯動實施失信懲戒和信用獎勵等措施。

學者:港人恐更不信任北京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今日表示,如果傳聞真的有這樣的計畫,將進一步限縮香港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和自由,使得香港的治理越來越來向中國一般城市靠攏,就是被整合到「一國一制」當中。如果反送中運動沒能有效阻擋《逃犯條例》,恐怕會使香港人面對更嚴重後果。

林宗弘還說,大陸其它城市沒有香港的特殊性,香港還有司法獨立,而且它的金融市場跟房地產市場的法治都很公開,所有房地產交易、金融交易透明度非常高,針對上市公司的資訊也都有充分揭露。「你(中國)自己的金融市場,外界是缺乏信心的。」

「任何來自外界包括美國的壓力,都會是對香港目前抗爭群眾的一個幫助。」林宗弘說,200萬人上街了,港人的態度也很明顯,希望這些國際壓力,能協助港人確保人權與權益不會被北京政府所侵蝕。

林宗弘亦提及,目前香港的行動是居於防衛性,比較不是擴散的,如今的訴求也沒打算擴散到更大範圍。若北京當局沒有看清楚這態勢,不做任何退讓,使抗議繼續延燒,可能會有更多大陸民眾接受到相關訊息,反而會對北京當局造成不利影響,所以北京當局應慎重考慮。

林鄭月娥在大灣區宣講會上發言
林鄭月娥在大灣區宣講會上發言。(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大陸「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已淪政治監控工具

近年來,北京當局大力推行「社會信用評分系統」,24小時監控14億中國人。在這套系統中被打低分的民眾,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和限制。

根據《新紀元》2018年12月5日所出版的第611期中的相關報導,北京的強制性社會信用系統2014年首次宣布之後,計劃在2020年推出完整的「系統」,政府可以透過這套系統來監控中國民眾的網絡言論和一舉一動並給予評分,藉此強化對民眾的監控力度。

據美國《福克斯新聞》在2018年9月18日的一篇報導披露,北京當局已對幾百萬人進行了試點。每個人都被分配一個分數,滿分800分;依據分數,每個人將獲得獎勵或者懲罰。當局計劃在2020年讓該體系完全運轉,到時中國14億公民都將被強迫帶入這種有控制意味的社會信用體系裡面。

在社會信用制度下,公民的評分依據之一是來自數量多達2億的監控攝像頭,而且數量還將持續增加。另一項依據是個人的政府紀錄(包括醫療與教育記錄),及財務和網絡瀏覽歷史,甚至包含跟誰打交道,整體分數可根據個人的行為實時變化。

除了個人行為被評分,該系統更採取連坐罰的方式。澳洲廣播公司報導稱,「如果你最好的朋友或父親說了一些關於政府的負面言論,你也會丟分的。」「你和誰約會並最終成為伴侶也會影響社會信用。」

NSBO的分析師吉列姆‧科林斯沃思‧漢密爾頓於《金融時報》上撰文說,這套社會信用體系可以通過重新調校,產生出「愛國」分數,也就是評價一個人的觀點在多大的程度上與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保持一致。

漢密爾頓還說:這就是北京政府推行這項社會信用體系的核心——「不僅僅是使用大數據來衡量信用得分,還要量化全體中國公民的政治傾向。」

目前,有些中國城市已啟動試點計劃以及製作黑名單,而且這些城市通過面部識別軟件或鼓勵民眾舉報等方式,收集違規者的資訊。

「個人信用」評分等級過低的下場

該報導表示,中國民眾一旦因「個人信用」評分等級過低被政府有關機構列入「信用黑名單」,其個人的各種生活權益就面臨了隨時被剝奪的危險,如:無法買機票、不能搭火車(或者高鐵);上網速度被限制、被限制購買房產、保險及禁止投資其他金融商品;禁止當事人或者其孩子就讀最好的學校;甚至包含被限制出境。

據英國《獨立報》報導,至2018年5月,北京政府已禁止1114萬中國人乘坐飛機,和425萬人乘坐高速列車,因為這些人已被當局列入信用黑名單。

據《亞洲新聞臺》報導,北京政府開始限制「沒有信用者」享受高檔交通工具,已經有300萬人被禁止購買商務艙火車票。

還有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是:中國「格鬥狂人」徐曉冬,今年5月傳出被評為「D級」,他除了被限制不得購買大眾運輸工具票券之外,也不能進入酒店和高爾夫球場,還不准新建、裝修、擴建房屋,甚至連旅遊渡假也被禁止。

另一典型的例子是中國記者劉虎,他因為曝光官員的腐敗而被逮捕、監禁、罰款,也因此被這套社會信用評分系統打了低分。他曾告訴澳洲廣播公司,他現在被禁止坐飛機與高鐵,他的社交媒體帳號被吊銷,也難以找到工作,因為「政府認為我是一個敵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