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能說的秘密 與毛一脈相承的鄧小平(圖)

2019-07-10 14:00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鄧二人猶如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但在政治上鄧與毛實則一脈相承。
毛鄧二人猶如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但在政治上鄧與毛實則一脈相承。(網絡圖片)

鄧小平早年就為毛澤東所看重,讚為人才難得,加以培植。後因跟隨劉少奇,毛怒,責其站錯隊,而予以打倒,隨毛喜怒鄧「三起三落」。毛死後,歷史的偶遇促成鄧上臺掌權。

毛澤東死後,華國峰掌權,鄧想復出寫信給華,假誠懇道:我們都老了,你還年輕,我們要輔佐你到二十一世紀。華國峰頂不住葉劍英等人的催促,對鄧也疏於防範,終於放虎歸山。於是中南海裡華、鄧之間,上演現代版《農夫與蛇》,《東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復出之初,鄧小平故做低調,其頭銜先後是副總理,副主席,仍由華國峰擔任黨政軍最高職務。但鄧某不甘人下,以退為進,竟拉幫結派,人事重組,巧奪軍權,會議突擊等手段,前後運作四年,竟將華推翻落臺。隨後,鄧以顧問委員會主任,軍委主席職操縱實權,垂廉聽政,黨政最高領導人,都由他密室任命,視做傀儡,有所不從,即驅逐下臺,毫不留情。

鄧晚年,連續幹掉三任「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分別是: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鄧小平曾批評毛澤東時代「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但他本人,也不過是「五十步笑一百步」。這從一個側面證明,鄧繼承了毛的專橫秉性。

文革後,中共內部出現不同意見,鑒於毛澤東是大躍進、大飢荒、文革的始作俑者,黨內否定聲音極大,鄧小平卻力排眾議,全力將毛保下,宣稱對毛要「三七開」,三分錯誤七分成績。原來鄧有機會在黨內崛起,全賴於毛的栽培。即便在文革中,鄧被毛打倒,毛依然對鄧網開一面,免其肉體摧殘。

文革後期,毛重新啟用鄧小平,鄧感恩涕零,毛臨死前再次將鄧打倒,但並未趕盡殺絕,有意留了一手,保留黨藉以觀後效。毛居於鄧恩大於仇,鄧倒毛採取手法是清君側,皇帝無辜臣有罪,鄧把毛的罪行悉數推到林彪四人幫頭上,以致於江青不服,在法庭上叫屈,我只是毛主席的一條狗,叫我咬誰就咬誰。

1980年,中共重評反右運動,因當年「反右運動」乃毛澤東策劃、鄧小平主持,此時,又一次的,鄧出於私心,堅持對「右派」不予平反,只予「改正」。聲稱當年「反右」是「必要的」,僅僅犯了「擴大化」的「錯誤」。於是鄧親自裁定,仍將包括章伯鈞、羅隆基、彭文應、儲安平、陳仁炳等在內的近百位名人、以及各地知識份子一萬多人,保留為「右派」,「不予改正」,留下尾巴。

毛澤東之罪惡,遠遠超過斯大林。赫魯曉夫勇敢否定批判斯大林,為蘇聯民主巨變預留前奏。鄧小平死保毛澤東,為中國專制延續和屠殺再起埋下伏筆。果然,鄧小平主導的中國「六四」大屠殺,與戈爾巴喬夫引領的蘇聯民主演變,幾乎發生在同一時期,形成倒退與進步、黑暗與光明的強烈反差。有人說鄧小平改變了中國,其實鄧小平改變的只是毛澤東文革路線。毛奉行以階級鬥爭為綱鎮壓民眾,迫害異己,連鄧本人都淪為受害者,一旦鄧大權在握,改變毛的極端路線就毫不令人感到意外。連毛認定的老實人華國鋒都改變毛路線。尤其平反被毛打倒的黨內高幹,為鄧徒增黨內聲望,收攬黨內人心,此招最靈。

這等宮廷權術在歷史上並不鮮見,前朝皇帝誅殺大臣,後朝皇帝平反昭雪,一殺一撫皇室反趨安穩。比如南宋時期,宋高宗枉殺岳飛,宋孝宗平反岳飛,宋孝宗為岳飛昭雪之日宋高宗還在世,並且是太上皇,可見父子倆的默契。客觀上而言,毛鄧二人猶如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前者把壞事做絕,後者把好話說盡;一個製造極端,一個扭轉極端。人心自然不難收拾。在政治上鄧與毛實則一脈相承,毛賞識鄧,稱之外圓內方,錦囊藏針。中共早期毛在江西濫殺紅軍,鄧就是毛路線的忠實代理人,以至於當毛受到來自於上海的黨中央查處時鄧就成了替罪羊,首當其衝的遭到關押和審查。

鄧同意平反絕大多數被毛打倒的老幹部,唯獨林彪例外,原來鄧林二人同屬中共開國元勛中年紀較輕的一位,林比鄧還小3歲。林在軍事上有奇才,鄧在政治上有作為,都被毛看中,而暗中列為接班人。林鄧二人於是成為政治上的競爭對手,嚴格的說是鄧視林為對手,為死對頭。建政初期,林因身體欠佳深居簡出,鄧則活躍舞臺,得毛重用紅極一時。文革時期鄧被毛打倒,林才紅極一時。暫時靠邊站的鄧對林記恨很深,當林墜機身亡鄧復出,形勢又翻轉過來。

毛死後,鄧掌權,按理文革巨禍毛是首惡,周恩來與林彪或主動或被動參與其事都是助紂為虐。林介入文革早期,周則介入文革全程,林周相比周罪責更大,但因周至死未倒,鄧自然不便拿周開刀維持文革後的中共局面。鄧的厚黑謀略是保毛抬周,把文革中的污水盡可能潑在林身上。楊尚昆、胡耀邦等人都曾提出為林彪翻案,楊曾親口對林立恆說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看到其父獲平反昭雪,但鄧不顧黨內呼聲,一手遮天,硬是將案子壓下,偏不為林翻案。這起中共黨內冤案一懸就是幾十年。

中共高層人物中有三個人素來沉默寡言,一是劉伯承,二是林彪,三是鄧小平,區別在於劉林沉默大抵出於天性,以及身為軍事家的冷靜,但鄧的沉默則是後天性的,因為見多了風雨感知人事險惡,出於自保認沉默是金為至理。劉伯承、林彪沉默寡言,也清心寡慾,鄧小平沉默寡言但卻內在騷動。

1959年中共高層召開廬山會議,內鬥激烈,結果為民請命的彭德懷慘遭清洗出局,一場內鬥廬山天昏地暗,中共高層人物中唯獨鄧小平沒有現身,原來在此之前鄧小平因打撞球摔斷了腿被迫留在病房,幸運的躲過了廬山風波。但隱身病房的鄧並不安分,竟與一女護士勾搭搞大後者的肚子,姦行敗露,該護士遭鄧霸妻卓琳趕走,並為強制墮胎。這次醜聞文革中曾有紅衛兵揭露,李志綏所著《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的英文版中也有記載,但出中文版時卻刪去不提,大概因為那時鄧還在世,李老受到中南海壓力,不敢在中文版中披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