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詞人柳永的傳奇人生(圖)

2019-07-11 06:00 作者: 清風明月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武夷山柳永紀念館內的銅質塑像。
武夷山柳永紀念館內的銅質塑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公元978年,南唐後主李煜死了。這位「生不逢時」的詞帝,帶著「人生長恨水長東」的家仇國難,命赴黃泉。六年後,柳宜的第三子出生,取名柳永。正是這位柳永,接過李煜的大旗,開創了屬於自己的不朽傳奇。

一闕《望海潮》 少年柳七名滿天下

柳永,原名柳三變,在家族排行第七,江湖人稱「柳七」,柳七是天才,一個不世出的天才,十歲能文,十三歲能詩,十七歲能詞,輕輕鬆鬆甩同齡孩子幾十條街。

他名「三變」是《論語》中君子行為的標準:遠望莊嚴可畏,接近時溫和可親,說話時嚴厲不苟。按這標準,柳七是謙謙君子的楷模,他長相俊美,風姿飄逸,言談舉止彬彬有禮。

此時的柳七並不知,所有的命運饋贈,早已暗中標好了價碼。公元1002年,宋咸平五年,福建崇安。柳七18歲,背起行囊從老家出發,前往京師汴梁(今河南開封)。他相信在那裡,自己可以實現治國平天下的人生理想。

柳七出錢塘,經蘇州,覽杭州,游揚州,飽覽山河秀美。在杭州,如詩如畫的美景深深打動了少年柳七: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帘翠幕,參差十萬人家。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一闕《望海潮》詞,迅速讓少年柳七名滿天下。相傳一百多年後,金主完顏亮讀到「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頓時驚掉了下巴。他不相信世上會有如此美的地方,即使有,也應該由他獨享。於是完顏亮率領六十萬大軍,悍然投鞭渡江、揮師南下。

因為一首詞引發的戰爭,不僅前無古人,而且後無來者。蘇杭揚三地,豐饒富庶,商賈雲集,青樓酒肆林立,是聞名天下的銷金窟。

因詞填得好,翩翩少年柳七成為曲坊青樓歌妓競相結交的對象。而他的詞作,也因美人們傳唱,紅遍大街小巷。就這樣,柳七偎紅倚翠,醉倒在煙雨江南的溫柔鄉,一醉就是六年。這六年,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官運不佳 科舉考試名落孫山

公元1008年,24歲的柳七結束流浪,到達帝都汴梁。進到帝都後,他發現自己的詞作已在京城廣為傳唱。因聲名遠揚,再加上精心備考,柳七相信自己定能「魁甲登高第」,然而,在1009年的黃金榜上,柳七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憤懣的他寫下《鶴衝天》: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雖滿腹牢騷,出離憤怒,但柳七並沒有放棄,他堅信自己會有蟾宮折桂的那一天。公元1024年,天聖二年,第四次參加科考,柳七終於中榜,名單很快呈送給了皇帝宋仁宗趙禎。

仁宗皇帝,與唐太宗和康熙大帝,被後人稱為華夏最好的三位帝王。仁宗皇帝看到柳七名字後,想到後宮都在偷偷哼唱這貨的淫詞艷曲,不禁大為惱火。他重重地把「柳三變」從榜單上劃去,然後奮力批下十個大字: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

至此,柳七的仕途間接被判無期,無奈,40歲的他只好絕望地修改了個性簽名:奉旨填詞柳三變。然後,他慘然大笑,轉身走進煙花巷陌。他不知道,轉身的剎那,他已經開啟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傳奇時代。

懷才不遇 在青樓酒肆浴火重生

官場放逐了柳七,柳七也放逐了官場。他徹底心灰意冷,將自己置身於燈紅酒綠的青樓歌肆。在大宋,狎妓冶遊,是整個社會極為流行的風尚。當時藝妓產業極其發達,曲坊青樓歌妓能歌善舞,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落魄文人,無不流連花叢,樂此不疲。

儘管如此,青樓女子的地位卻十分卑微低下。她們就像開在路邊的野花,默默承受世俗的無情踩踏。

只有柳七,做到了與眾不同,石破天驚。他傾盡真心,成為那些青樓女子的貼心知己,他甘願拿起筆,為她們寫下讚美話語,他用心去愛,平等去愛,寫出直擊她們內心最深處的詞。這些絕美傾情的文字,經她們傳唱,散落在大宋的每一個角落。

懷才不遇的柳七,在青樓酒肆,終於涅槃浴火重生,他創造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奇蹟。在大宋,他成為了最受歡迎的王牌填詞天皇巨匠。

凡有井水處,皆能歌柳詞。只是,他寫的雖是煙花寂寞,又何嘗不是在寫苦苦掙扎的自己。

晚年得官 恪盡職守

距仕途之路漸行漸遠,柳七決定離開汴京這個傷心都市。臨別之際,青樓知己蟲娘前來相送,兩人依依不舍,淚灑長亭,蕭瑟秋風中,柳七淚眼朦朧地寫下: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秋風,秋雨,愁煞離別之人。此去一別,山高水長,與卿何日還能相見?一闋悱惻纏綿的《雨霖鈴》,劃破長空,傳唱千年,經久不衰。出汴京後,柳七順水路南下,以填詞為生,足跡遍及大江南北。漂泊太久,兩鬢微霜、身心疲憊,他開始追憶「卻返瑤京,重買千金笑」。歲月蹉跎,人生蒼老,他感嘆「芳年壯歲,離多歡少」。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故鄉,是再也到達不了的遠方;往事,只能在內心最深處珍藏。一闋傳誦千古的《八聲甘州》,道盡天下遊子羈旅天涯的無限哀愁。

命運往往會不經意間開些玩笑,公元1034年,50歲的柳七終於換來了他想要的「浮名」。只是,昔日的鮮衣怒馬少年,如今已是兩鬢斑白的滄桑老者。但骨子裡,他仍是那個初心未改的追夢人。

雖擔任芝麻大小官職,可他為官清廉,恪盡職守,全心全意為民辦事。在每個職位上,他都做出了很好的政績,故一直被稱為「名宦」。

然而,無論如何努力,他最終只做到了小小的屯田員外郎。公元1053年,柳七於悄然無息中離世,傳奇就此謝幕。

柳七去世後,青樓女子謝玉英以妻子的身份作主喪,昔日紅顏知己以陳師師為主,集資錢財,為他舉行隆重葬禮。柳七出殯那天,滿城歌妓無人不到,遍地縞素,哀聲震天。參加送葬的官僚自覺慚愧,掩面而返。

柳永的墓地設在樂游原,墓碑刻云:奉聖旨填詞柳三變之墓。從此,每到清明,眾歌妓都來柳墳憑弔,如此竟然形成一個約定俗成的習慣,名曰「吊柳會」。

一直持續到宋高宗南渡之後「吊柳會」才宣告結束。對於這種千年不遇的情景,後人有詩云:

樂游原上妓如雲,盡上風流柳七墳。

可笑紛紛縉紳輩,憐才不及眾紅裙。

人這一生,應當如何度過?當然是按照自己所喜愛的方式,度過一生。縱觀柳永的一生:

他才華橫溢,卻遭遇種種不公;

他放浪形骸,卻始終善良真誠;

他離經叛道,為主流社會所不容;

他是白衣卿相,是百姓心中的無冕之王……

他悄無聲息地來過,轟轟烈烈地奮鬥過,在那個薄情的世界裡,他活出了最純真的自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