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中國為何近30年沒有出現富翁?(組圖)

2019-08-04 06:10 作者: 泰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都對人們發生著影響,從而會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們對八字算命常懷著一個疑問,八字相同之人的命運一定都一樣嗎?在不同國家,例如中國大陸和日本,會不會一樣呢?

以下先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人的實例,來檢證一下其命運的結果到底同不同、似不似。再來對比西元1949~1978年中國大陸與日本的「富翁」命運。

第一個是清代機智才子、從一品官紀曉嵐舉的例子:

無錫鄒小山先生的夫人,同安州陳密山先生的夫人,時辰八字全然相同。小山先生做禮部侍郎,密山先生做貴州布政使,都是二品官。論起爵位,布政使不如侍郎尊貴;論起俸祿,則侍郎不如布政使豐厚,互相補償了。二位夫人都是高壽,陳夫人早年守寡,但晚年康強安樂。鄒夫人白頭夫妻相親相愛,但是晚年失明,家底也薄,又互相補償了。

紀曉嵐反覆深思,八字中的貴賤貧富,只能算到大概如此,這中間的消長伸縮,是稍有異同。這個或者是地域有南北,時辰有前半、後半之分吧!

紀曉嵐貴為翰林院侍讀學士、協辦大學士,是經常在皇帝的身邊出入的人,這是他以見聞當中最確鑿的事例進行的驗證。

在《清稗類鈔》的一個實例:

禮部尚書汪廷珍,與盛京(瀋陽)成書就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汪廷珍中進士,成書僅考中舉人。汪廷珍官屆六品,成書官居五品;汪官居五品,成書則是四品。成書任侍郎,汪廷珍則官居三品。現在汪廷珍任尚書,而成書是侍郎。二人的爵位相差不遠,前前後後都是差了一品等。還有更奇怪的事,他們兩人的面貌亦非常相似,二人丁內、外艱(子遭父喪或承重孫遭祖父喪,稱「丁外艱」,子遭母喪或承重孫遭祖母喪,稱「丁內艱」)之年歲亦略相同。這兩人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而命運不似之處,命相家認為是所生地點不同的緣故。

先天不足後天「補命」的命例:

淸代狀元王以銜(1761~1823年),字署冰,浙江歸安(今湖州市)菱湖鎮人。他剛出生時,有命相家推算他八字中缺水,就對他太夫人說:「一定要讓這個小嬰兒在漁舟上哺乳養育一百日來補他先天的不足啊!」

於是王家人找到一漁婦,供給她錢米,將小兒寄養在她漁舟上一百日。長大後的王以銜在乾隆六十年(1795年)的科考中狀元,授官翰林院修撰,一生清高,官至二品禮部右侍郎。

此例命中缺水,出生後在水上來乳養他,得以補命中水之不足。假如有同一相同的八字,沒有如此做,命中缺水的因素不能相補,其後來的福氣就會不足。從這個命例看到,後天環境因素--地利在八字中發揮的作用,也是造成八字相同的人後天經歷不同的原因之一。

對八字相同之人的命運表現,總的說來,「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發生著影響,從而會造成一些結果的差異。再說細一點,同樣八字,同一出生時辰的跨度是二個小時,所以細看還有出生時分不同的因素,這是八字算命五行生剋運算中沒有區別的細部;出生地有南北,也有反應的差異。然而從兩個人一生的生命發展曲線去看,看得到很大的相似性,從具體的事實去考察,也能發現同八字的人生經歷有著異曲共鳴之處。

下面這個例子要說的是「人和」的影響。影響大不大,大家從「1978年前30年中國無一個百萬富翁」的結果,可以深入思考思考。


人的命運的確是一出生時就定好的,大部分是可以根據人出生時的八字就推算出來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和」影響群體的命運-上世紀的中國大陸和日本的明顯對比

以群體來作考察,在上世紀的中國大陸和日本有個明顯對比現象,就是產生的富翁人數差異很大。有長達近三十年時間,近十億大陸中國人中從來都沒有產生過一個百萬富翁,而在同時代的日本,則產生了許多億萬富翁。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在1949年之後,中國大陸所有的有錢人、城裡的資本家和農村的地主、富農的錢、財產,全被執政的共產黨搶光,一直到1978年,長達近三十年時間,近十億大陸中國人中從來都沒有產生過一個百萬富翁。那時期地位最高的是工人,每月工資「做是36,不做也是36」,就是說在工廠裡,不管你做工也好,不做工也好,每月工資都是固定36元人民幣。

由此觀之,難道在這三十年當中,十億人口就沒有幾個是百萬富翁的命嗎?非也,而是在當時大陸那種環境氣候下,即使有人是百萬富翁的命,但在那裡完全是不允許你將其發揮出來。例如當時大陸的農村非常貧窮,有人偷偷養了幾隻雞,生了雞蛋,偷偷拿出去賣,結果被發現了,不但雞被沒收,人還要被拖出來批鬥,說是要復辟資本主義私有制。生在這種環境和恐怖氣氛下,即使是美國超級富豪比爾・蓋茨生在這裡,也只能徒嘆奈何。

而在一水之隔的日本,那時正是處於戰後重建期,又在美國的扶助下,實行自由經濟,使那裡的億萬富豪如雨後春筍般產生出來。例如,日本跨國公司「松下電器」的創始人,松下幸之助,1989年逝世時,留下了15億多美元的遺產。日本實業家,西武集團創始人堤康次郎,1964年去世時,他已經是日本最大富翁之一。許多日本億萬富翁都是那個時代產生的。

從中日的差異可見後天環境--「人和」對生命發展的影響之大,這也是造成八字相同的人,後天的經歷和結局不完全相同的原因了。晏子有一句話:「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相似,其味不同,就是用來表示環境因素對生命發展的影響。(雖然後來也有人說,其實枳和橘並不是同一種東西,只不過兩種植物的樹很像罷了。)

用事後結果考察的反證法可以求得,人的命運的確是一出生時就定好的,大部分是可以根據人出生時的八字就推算出來的,其中天時、地利、人和也發生一些影響作用,而像中共搞的殘暴統治所造成的人禍之害,壓抑了好命運的發揮,影響是相當大的。

(資料來源:《閱微草堂筆記》、《清稗類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