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一生弘傳佛法 火化過後舌頭不灰(圖)


高僧一生弘傳佛法  火化過後舌頭不灰
鳩摩羅什高僧一生都在致力於弘傳佛法。(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續高僧洞察世上事 移師他國為國師

鳩摩羅什高僧一生都在致力於弘傳佛法,翻譯了大量的經書。他在臨終之際立誓,如自己所傳的佛教經義若有謬誤的話,自己的遺體在焚燒後舌頭將會化為灰燼。最後結果果如斯言。

自從佛法東漸以後,從漢明帝開始,歷經魏晉,流傳在中國的經書日漸增多,但這些經書都是用印度梵文寫成的,艱澀難懂。十六國時期的後秦皇帝姚興年輕時就推崇佛教經典,有志於收羅通曉經典之士對此進行講解。

姚興迎來國師鳩摩羅什既後,便請他在西明閣與逍遙園開始翻譯各種經書。鳩摩羅什過去大都熟讀過這些經書,深刻而全面地研究過其中的含義,後來又熟練地掌握了漢語,因此翻譯起來流暢輕便。

鳩摩羅什在翻譯中發現,原來的譯本文義有許多乖訛之處,都出自當時譯者在理解上存在的偏差,因此與梵文原著不相符合。姚興於是讓沙門學者僧契、僧遷、法欽、道流、道恆、道標、僧睿、僧肇等八百餘人,都來接受鳩摩羅什的指導。他們接受鳩摩羅什的見解,共同從事翻譯工作,就這樣使他們重新譯出了《大品》經。

當時鳩摩羅什手持梵文原著,姚興拿著舊譯的經書,互相對照校訂。新的譯文與舊譯不同之處,都比原譯文意義圓滿通達,眾人讀了無不稱心佩服、大為欣賞。

鳩摩羅什為人神情開朗,秉性坦率。對於佛理能夠應機領會,卓有見地,很少有人比得上他,他對人坦誠熱情,忠厚仁慈,心存博愛情懷。他虛懷若谷,循循善誘,終日不倦。

姚興常對鳩摩羅什說:「大師聰明超悟,天下第一。一旦百年之後,怎能使法種沒有後代?」便給他舞女十人,強令他接受。從那之後,鳩摩羅什不再住在僧舍,另外有了住宅,日常供給十分豐盈。每到講說教義的時候。常常以自身作譬喻,譬如臭泥中生蓮花,但採蓮花之高潔,勿取臭泥之污濁。

鳩摩羅什當初在龜茲時,跟從卑摩羅叉律師學習音律,卑摩後來也來到長安,羅什聽說後非常高興,對他極盡師敬之禮。卑摩不知道他被逼接受舞女的事,僅問他道:「你在漢地極有緣分,跟你受法的弟子能有多少人?」

鳩摩羅什答道:「漢地經律尚未完備,新譯的經書與許多論著多是從我所出的。三千徒弟,都跟我學習佛法。但我守戒奉佛的功業經常受到深重的障礙,所以得不到他們對師父的敬重。」

另外,當時僧人杯度住在彭城,他聽說鳩摩羅什在長安,便嘆道:「我曾跟這小子開過玩笑說過,要相別三百餘年,至今尚未到期,看來要到下一世才能見了。」

鳩摩羅什在臨終的前幾天感到身體不舒服,便口出三番神咒,讓外國弟子念誦,藉此救治自己。沒等咒語生效,自己已覺生命危殆,於是他勉為其難支撐著自己重病的身體。

到了臨終之際,他與眾僧告別道:「因緣佛法與諸位相遇,深感情念未盡,現在又要離去,悲痛傷感之懷難以表達。以我之愚昧不明,暫且充數於傳達於翻譯之任上。現在已經翻出的經論三百餘卷,只有《十誦》一部還未及刪訂。只要沒有離其本來旨意,必定沒有差失。

願我平生所宣講的教義,能夠流傳於世,與大家共同弘揚、研討佛法。今於眾位面前,我發誠實之誓:如果我所傳的經義沒有謬誤的話,那麼當我的屍體被焚燒後,一切都成灰燼,但唯有我的舌頭不會變成灰。」

弘始11年8月20日,鳩摩羅什逝世於長安。這一年是東晉義熙五年。鳩摩羅什逝世後就在逍遙園依照西域習俗被予以火化。當柴火熄滅後形體已成灰燼,但唯獨舌頭沒有變成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