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誰 把香港警察放到市民的對立面?(圖)

2019-08-12 07:32 作者: 陳小柏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8月11日,香港尖沙嘴,警察毆打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12日訊】都說林鄭政府玩死警隊。

如此理虧,還要警察天天開記者招待會,結果呢?

有沒有用過期催淚彈?沒有回答。

為什麼街坊在公園散步會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沒有回答。

用證物作雷射「槍」示範是否妨礙司法公正?沒有回答。

為什麼元朗被捕人士只是被控非法集結,是否雙重標準?沒有回答。

為什麼北角有白衣人手持鐵通甚至利刀打人,警察三小時後才到場?沒有回答。

其實街坊就住在當區,究竟警察想驅散他們到那裡?沒有回答。

⋯⋯

江永祥等人,挨了十多二十年,位至警司、高級警司,平時在自己環頭好歹都是個小頭目,下屬前呼後擁的。這兩個多月來警隊中有人做了多少不能見光的勾當,又有幾多前線已經做到情緒失控、對普通市民使用過分武力,局內人自當心照不宣。無論口才有多好,也無法把黑說成白。沒有回答也是一種回答喔!現在日日開直播記者招待會被記者審返轉頭然後敗走,被家人、朋友、舊同學看到,真是情何以堪。江Sir每日開完記者招待會應該都幾乎崩潰,然後想起明天、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還有無間地獄一樣的記者招待會,心裏頭應該很想罷工。

這樣的決策,難道真是沒有問題?

前兩天網上流傳一篇自稱是警司寫的文章,申訴警察這兩個月來有多辛苦,工作時間長、沒有時間吃飯、沒有時間上洗手間、休息時間睡在地上、因為集體睡覺、集體吃飯、衛生環境惡劣,警總爆發手足口病。這麼僕心僕命,撰文的警司說不明白為何全世界還要圍攻他們。

警察的苦況,是不必要的。

假如612當日政府不是企圖要清場,要立法會不理市民反對強行通過逃犯條例,讓警隊不惜使用過分武力,發射催淚彈險釀人踩人意外、發射橡膠子彈把教師射得半盲,何來鋪天蓋地的民怨?假如當時政府就答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事情在六月已經可以告一段落,何來一波接一波的示威?假如沒有發生721元朗無差別恐怖襲擊,警黑勾結昭然若揭,何來本來「深藍」的市民(和肥媽)都開始懷疑自己、而穿拖鞋短褲的街坊吃著宵夜,都可以秒速進入狀態變成逆權公民?

警察部今年的開支超過二百億元,人手編製三萬,武器精良,單是槍械種類就叫人目不暇給,倉庫裡更加有用之不竭的過期和未過期催淚彈,以土豪揮霍style一天放1000個都面不改容。

當由清潔工到香港的最大商會都同你講五大訴求,然後林鄭走去探訪街市以證明自己勵精圖治,你就明白這位特首有多荒謬。當政府把市民都看成敵人,政治問題要警察當成治安問題解決,然後引火自焚,牽涉到本地、甚至內地的社團來群眾鬥群眾,除了警隊清譽盡喪,體力、情緒崩潰,香港治安惡化,還可能有什麼結局?

筆者好幾年前曾經因為天雨路滑在高速公路遇上輕微交通意外,涉事的兩架車就停在快線上,身旁車輛不斷高速駛過,好不驚險,直至交通警到達,把我們帶到安全地點,心才定下來。近來不斷看到愈演愈烈的警民衝突,我常常想起這件已經遺忘的小事,很掛念當年很有禮貌,讓我很安心的警察先生。

究竟是誰,把你們放到市民的對立面?

原文鏈接:林鄭送給警察的無間地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