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死人疑雲 遇襲乘客披露實情(圖)



港警831在太子站毆打市民
「8.31晚港警的血腥襲擊」成為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恐怖、最慘烈的一幕。多少民眾傷亡成了香港、世界最關切的焦點。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來看親身經歷者怎麼說。(圖片來源:FB)

【看中國2019年9月11日訊】8月31日晚,大批港警闖入太子站,並無差別地向乘客揮舞警棍,噴射胡椒噴劑,再次引發國際震驚。9月9日,警方、港鐵與消防處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警方重申當日警員無打死人;港鐵只發截圖,稱基於私隱理由拒絕公布閉路電視片段;消防處不排除當時救護人員重複算受傷人數令數字有出入。香港市民更加憤怒,完全不能接受港府與港鐵的說辭。

8月31日晚,大批港警闖入太子站車廂內,有的乘客舉起雙手求饒,有的乘客身體顫抖地相互抱擁痛哭,驚恐地發出呼叫;在月台上,速龍瘋狂地追打年輕人,而周圍的乘客驚恐地不知所措,還不時傳來乘客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會!」

港警的奇襲過後,車廂、月台上散亂著衣物、背包、雨傘等大量物品,留下一片狼藉與讓人屏息的恐怖。(詳報導:香港防暴警察無差別毆打市民民主派:831元朗恐襲翻版香港最恐怖之夜)

香港連登消息披露,8月31日當晚,有6名示威者被警察從後方90度拗斷頸脖而死。並稱該消息是其街坊在太平間工作的朋友親口告知,警察和醫護人員都知道此事。(詳報導:驚傳「黑警」太子站打死多人 屍體密送停屍間被自殺?香港1日內6人墮樓8人死亡

「8.31晚」乘客經歷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一位名叫阿輝的男子是「8.31事件」的親歷者,他在9月2日舉行的反送中「三罷」集會上講述了那晚的部分情形。

「我就是那晚坐上『廝殺列車』的一名乘客。」阿輝說:「那幫暴徒(警察)衝進月臺、車廂見到穿黑衣服的,揮棒就打,幾人被打倒在地動不了了,我想向上去扶起他們,被他們大聲喝斥:『不要動!不要動!』,有人要拍照也同樣被他們大聲喝退,整個車廂裡一片尖叫和混亂。」

他說,後來列車宣布停運,被迫下車,但是不久速龍又衝進月臺,開始了第二輪對乘客的攻擊。阿輝還譴責港鐵跟港警配合得很好,關掉了自動扶梯,讓民眾無法走脫。

大約在晚上11點半,播音說欲關閉車站,沒有告訴我們理由,就叫我們上另一輛列車,把我們送到石硤尾,然後叫我們離開。

阿輝在「三罷」集會上譴責港警1日記者會對事件的說明。「警察的說法完全是顛倒黑白,大家看到的都是警察在暴力打人!」他說:「我要告訴所有的媒體,那晚發生的事,告訴他們真相,同時我們也不會屈服!」

「8.31晚」急救員經歷

另一名親歷「8.31太子站襲擊事件」的急救員阿謙講述了那晚的親身經歷,他說:「8.31的恐怖遠超7.21。」

阿謙是隨示威者行動坐港鐵,大約當晚10時45分,列車在太子站停了下來,車站廣播通知列車停開。

不久,港警衝進月臺,阿謙隨即走至第二、三車廂的相接處,看到港警對車廂裡不斷以粗言呼喝「曱甴(蟑螂)出來!」

車內的乘客,沒有穿黑衣的,有部分人戴口罩,他們以傘陣保護自己,港警繼續叫喊「曱甴出來」,命令乘客下車,但是乘客們十分驚慌不敢離開,港警隨後衝上來揭開傘,並用警棍攻擊乘客,還向乘客噴胡椒噴劑。

很快地有人被打破了頭,阿謙開始救護傷者,先後處理3名頭部受傷的20歲出頭的年輕人,「(傷者)止血時間比一般長,要15至20分鐘,都是傷在後腦位。」他說,3人傷口不是瘀腫,而是爆開,可看見真皮。

阿謙用盡了手上二、三十塊敷料,卻未能止住流血,不得不四處找來紙巾、毛巾和衛生巾等止血,當中一名傷者出現了休克。

後來,列車開至油麻地站,月臺職員要他們全部下車,3名傷者中,一人止住了流血,但是出現休克,須坐輪椅,另外兩人由流血轉為滲血,最終全送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