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劉鶴最終能否成功不在談判桌(视频)


李笑快評203
李笑快評203(攝影:天琴)

【看中国2019年10月1日讯】劉鶴將再次以習近平特使率隊赴美談判。雖然談判氣氛已經轉暖,但最終結果會如何演化?談判成敗關鍵在哪裡?這些都在未定之天。

這次劉鶴二度以習特使出征,使雙方簽署某種形式的貿易文件的可能性增加了。如果一切按現在的趨勢推演,10月劉鶴的談判有可能為川習11月在智利APEC的最後談判簽約鋪平道路。

這是因為:1、劉鶴領隊本身意味著5月份被美方看好的、劉鶴談成的草案協議重居主導地位,有待習近平拍板後簽字;2、習近平有達成協議的緊迫感和強烈需求。貿易戰及其談判就是川習糾正江澤民長期違規造成的惡果。糾正過程對中國的震盪更大:中國經濟滑坡、出口產業鏈大規模移出、失業、豬肉、大豆等引起的民生壓力,以及美國進一步高關稅乃至技術戰和金融戰等現官衝突接踵而來,對習壓力越來越大;3、習的對手江派正虎視眈眈利用貿易戰和香港抗爭逼習下臺,可能等不到川普2020大選江派就可能發難。對習近平而言,最現實、最真實的危險來自江派的反攻倒算,習最近大談鬥爭就是針對江派威脅的輿論反擊。習指示林鄭撤回送中條例和以對抗習為主要罪行查辦原雲南中共江派書記秦光榮,是重回打江路線的跡象。川普洞悉習近平的處境,所以多次重申中方希望達成協議。

美中雙方有達成協議的意願,但對達成什麽樣的協議是有分歧的。中方想通過購買美國農產品達成局部性協議,然後再說;但川普已基本否定了局部協議,川普要的是「完整的協議」,這必須包括:對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移、國家補貼、不公平市場準入等方面的結構性改革,以及保障結構性改革的執行機制。川普認為,靠至今的各項成就足以贏得大選,並不需要在大選前達成協議,當然有了更好。這就決定了10月會談成敗變數並存。

這裏順便談一下,為何美方阻止了中方副部級代表團訪問美國農業州問題。美方承認中方購買農產品的善意舉動,但不願釋出一個錯誤信息:即,美方鼓勵用單項的農產品協議代替整體性協議。姆努欽認為,讓中方代表團訪問美國農業州有可能產生和加劇這個混亂信息。姆努欽實際是在表達:10月高級會談的核心就是結構性改革和執行機制,而不是購買農產品的局部問題。

那麽,這也就是說,劉鶴如果單單尋求達成購買美國農產品的協議,川普對此是沒有興趣的;但如果討論的是一個整體協議的草本,能導向中國結構性改革和執行機制的整體協議,劉鶴能在談判桌上決定哪些內容進入簽約文本,但未經習近平批准,劉鶴是沒有最後簽約的許可權的。能否通過習這一關,最後還取決於兩個指標:

一、習近平成功壓制、打擊和清除了江派。像5月的流產協議一樣,江派韓正王滬寧等會在常委討論時發難搗亂,用各種藉口阻擾通過,比方說喪權辱國等,除非習能真的一言九鼎。

二、習近平能夠壓制江派,關鍵在於習能認清他的權力來源,放棄保黨情結。習受黨文化和江派的宣傳蠱惑,只要認為他的權力來自中共,江派就會威脅他:川普要求的結構性改革會動搖中共統治基礎,習會失去權力。習的權力是出自於中共體制。中共犯下彌天大罪,早已被人民唾棄,中共垮臺隨時會發生,習的權力也隨之消亡。但這恰恰是習轉換權力基礎的機會。習可以利用目前的權力高位順應民意天意,改制變局,把權力轉換到民意基礎上。川普與習談判,稱習為朋友,就是不斷把習從中共中拉出來,讓他參與到解體中共的歷史潮流中來。

江派之所以要牢牢把習與中共捆綁在一起,因為江派的利益和命運是與中共聯繫在一起的,江派迫害民眾、尤其是20年來迫害法輪功的嚴重罪行是依賴中共的體制、資源、國家機器、組織原則、意識形態得以實施的。一旦習從最高層解體中共,江派必然遭到清算。江派在貿易戰和香港問題上的所有搗亂都是出自於這種恐懼。

所以劉鶴能不能最終幫助習近平達成與川普簽約,不僅取決於談判桌上的成功,更取決於習近平能否成功壓制、打擊和清除江派,以及放棄自身的保黨情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