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這些人在朱德被滅口之後離奇暴斃(圖)


1956年6月,朱德和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在中南海懷仁堂。
1956年6月,朱德和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在中南海懷仁堂。(網絡圖片)

朱德死因外界流傳有「意外感冒和「投毒滅口」等不同的版本。朱德唯一兒子朱琦的夫人曾於2012年口述歷史,證實朱德「意外」感冒情節,並表示隨後的醫療組治療時,「打這個針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壞」,但醫療組拒絕換藥。朱德在「意外感冒十餘天後不治身亡。隨著朱德的「意外」死亡,還有一些人也突然暴斃。

中共高層也被監聽

據趙力平口述,1969年10月,以「加強戰備、疏散人口」為由,80多歲的朱德離開北京,他被指派到廣東從化,康克清隨行,所有消息被封鎖,不得離開住所。這樣的狀況直到1970年7月才結束,朱德和康克清回到了北京,住在北京萬壽路的「新六所」,再也沒有回中南海的住處。朱德身邊的秘書全部被趕走或打倒,重新安排了工作人員。

趙力平和朱琦第一次到「新六所」看望他們,帶上了幾張大字報給他們看,剛張口說:「你們在廣東的時候,聽說……」話還沒說完,康克清連忙用手示意不要講下去,指指桌子底下,附在趙力平耳邊說:「別說了,說多了不好。」趙才明白她擔心家裡安了竊聽器。

意外」感冒 病歷神秘調走 醫生暴斃

1976年6月21日,這天的日程安排朱德會見澳大利亞聯邦總理馬爾科姆・弗雷澤。朱德按時來到人民大會堂。時間到了,但外賓還沒到,外交部也沒來消息,他只好在休息室等候。工作人員急得四處打聽,最後才被告知,會見時間推遲了,但之前竟沒人通知。朱德一直等到外賓來,堅持到會見結束才回家。他獨自在冷氣開放的大會堂待了近1個小時。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體不適。

當時中共中央專門為朱德成立了醫療組,組長是中央軍委副秘書長蘇振華,副組長是李素文。成員有姚連蔚、吳桂賢、劉湘屏等。劉湘屏是當時的衛生部部長、謝富治的老婆,同江青關係密切。她在三樓住,每天都要來看朱德一次。康克清對趙說:「她的態度和神情,都使我感到她對朱老總缺少真誠的關心。有一次,我聽見她問負責朱老總醫療的主管醫生:『還能拖多久?』大夫說反正現在正在搶救,情況不太好。」劉湘屏和江青去看望朱德。江青說:「總司令好!」朱德沒吭氣也沒抬手,沒反應。

趙力平的女兒是醫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來,說朱德打這個針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壞。康克清就跟醫生說這個藥是不是換換,他們不聽,說是專家組織的意見。1976年7月6日,朱德去世,終年90歲。

趙力平表示,其實,朱德平時身體很好,不吸菸也不喝酒,喜歡運動,每天還做自編的體操,自己吹著口哨掌握節奏。誰也沒有料到,會因為這次接見外賓的「意外」引起感冒而去世。

據學者陳破空在《中南海厚黑學》一書中披露,會見外賓當晚,朱德突發重病,緊急送醫就診。按照慣例,當班醫生需從中央保健局調到朱德病歷,然而,情形如此緊迫,卻竟然調不到病歷。原來,兩天前,朱德的病歷已經被人神秘調走。朱德病情日重一日,十餘天後不治身亡。事後,朱家覺得事有蹊蹺,要求查證,卻得知那位給朱德治病的當班醫生,已經突然死亡。

朱德遭「投毒滅口」?皮定鈞違反規定撞機身亡

有港媒報導了另一個驚悚而廣為流傳的版本是「投毒滅口」之說:據說在朱德追悼會上有一個規定,任何人不得揭開蓋屍體的黨旗。當時所有人包括朱德的親友都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唯獨福州軍區司令員、中將皮定鈞違反了規定。結果,露出來的朱德屍體,面容焦黑,連裸露的雙手也是焦黑焦黑的,呈現出經典的中毒徵兆。

次日,皮定鈞急乘專機返閩,飛機到達福州上空時飛機撞山,機上7人都被燒成了焦炭。登機人中有2人是毛的衛戍軍8341部隊的人員,由於查出其中6人的手槍有開火的痕跡,所以不少人推測,飛機上可能發生了滅口與反滅口槍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