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編出新名詞 習欲終結西方時代?美國有預案(圖)



「中國之治」被認為是王滬寧為習近平掩蓋極左路線編出的名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剛剛結束的中共四中全會,最大的重點就是強調習近平的個人權威,更提出所謂「中國之治」的概念,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有何企圖?評論認為這是王滬寧為習近平掩蓋極左路線編出的名詞,就是要確保中共專政,同時中共欲以「中國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不過分析認為美國似乎早有預案。

中共四中全會閉幕官方造勢「中國之治」核心企圖引猜測

10月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閉幕併發表公報。在五千多字的四中全會公報中,「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及「堅持黨指揮槍」等,不斷重複「堅持」達55次。並強調其黨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當天,中共新華社刊文提出公報關鍵語為「中國之治」,官媒紛紛造勢宣傳這一用語。

這次全會期間中共提出「中國之治」的說法,其核心企圖是什麼?

在美國之音11月1日的對話節目中,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說就是北京模式,相對的是華盛頓模式。這是在習近平上臺之前北京的一些智庫已經在醞釀的。他們總結西方民主議會的種種弊端,比如效率低,英國脫歐等等,加強了中共回歸獨裁的自信。

北京獨立時評人士吳強說,「中國之治」的內涵首先是防禦性的。習近平上臺是危機執政的方式上臺的,警告黨內防止出現蘇聯式解體,現在主線上升為對黨內的整肅。在全球範圍內,對外他害怕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政論作家陳破空說,「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王滬寧編出的名詞,來掩蓋極左路線,實際就是要強化黨領導一切,主要內容就是整黨。」

王滬寧設計「中國之治」防三個陷阱 評論指四中公報吹響文革號角

王滬寧仕途發跡於上海,最初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1995年王滬寧被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王被調到北京的第一個職位是中共黨內智庫機構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後來多年一直做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王滬寧本身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王滬寧號稱「三代國師」,歷經中共紅朝江、胡、習三代黨魁,現為權勢熏天的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共意識形態和宣傳。

陳破空說,王滬寧和中宣部對「中國之治」做了很多含蓄解釋,防範三個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塔西拓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國家的中產階級崛起會有民主要求,王滬寧的主張就是決不能讓中國出現民主化運動或者要求。

陳破空說,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中國崛起會和傳統大國有衝突,會有戰爭來決勝負,王滬寧的主張就是要拖住美國,但不要和美國對決,一對決就滅亡。塔西拓陷阱就是一個政權喪失信譽之後,做好事和壞事都會得到差評,因此領導人不要去天災人禍現場,所以我們看到領導人從天災人禍現場消失。這就是王滬寧的設計。

《蘋果日報》林和立的評論說,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就是所有治國制度與政策都要由中共「集中統一領導」,就是要由「終身核心」習近平拍板。因為四中全會公報強調堅決維護習近平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假如改革制度的宗旨是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及堅持與核心「看齊」的話,這是毛澤東式的人治而不是現代化的制度治國。

針對中共四中全會公報大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表現上說是要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治理體系的制度化,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共產黨從來不遵守自己訂的制度和法治,所謂的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實是加強利用高科技、網際網路、人臉識別等高科技進行監控,是開歷史倒車。

北京文史學者張先生則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四中全會公報,歸根結底是中共享各種方法鞏固其統治權:「黨領導一切,這就是四中全會的唯一議題,也是最重要的一項議題。黨領導一切要進入以下幾個領域,首先是黨的自我治理,經濟、監獄、軍事等等,基本上是全面奏響了一個重新進入文革狀態的號角。」

張先生預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無論是香港還是內地,當局都會採用已經取得成功的「新疆模式」進行管控。

英媒BBC援引香港時評人劉銳紹指出,所謂治理能力現代化其實是用經濟、政治、監控等手段保證中共執政。

劉銳紹認為,四中公報整體上顯示中共未來一段時間內會致力「加強專政」。由於中美貿易戰和長年發展的積弊,中國經濟目前面臨巨大困難,所以經濟上會開放改革,但在政治上會進一步收緊,利用人臉識別和信用管理體系監控民眾。

中共打造習時代黨國治理模式欲終結西方時代?美國早有預案: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

中國學者鄧聿文在《習近平的黨國統治以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名號》一文指出,中共以國家治理現代化為名,要把建政以來尤其是習近平上臺以來7年形成的一整套制度體系發展完善成一個成熟的制度模式,「即中國特色的國家治理和發展模式,並向世界推廣,在這一過程中,中國的這套現代化的國家治理模式將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治理模式形成激烈競爭」。他認為,所謂中國特色的國家治理現代化,即是習近平的新黨國體系或模式,這種「類極權」可概括為黨在國上,黨大於國,黨國一體,黨即是國。體現在黨內關係上,就是全黨服從中央,中央服從習近平。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也對大紀元分析說,四中公報中「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這句話也反映了中共仍想把中共的治理模式面向世界,王滬寧將這種模式取名為「中國之治」,準備推廣到其它國家。

法廣報導認為,中共四中全會大談「中國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正式方案將不日推出。但美國似乎早有預案。

報導指出,巧合的是,美國副總統彭斯與蓬佩奧也在此前後發表對華演說,無形中對準的是所謂的「中國之治」的核心內容:敵視普世價值,挑戰美國,向世界推廣黨國治理模式。美方還第一次明確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令北京惱羞成怒。

法廣認為,現在在美國眼中,已不是「吃飽了沒事幹」的問題,美國直指中共敵視西方價值,敵視美國,敵視的根本理由,蓋因自由與專制終不可調和。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近期接二連三發表對華講話,

其中蓬佩奧的演講似乎走得更遠,指美國精英階層過去一直幻想通過自由貿易,深度接觸,使得中國一天比一天更加向世界開放,結果,美國發現的是一個越來越富有挑釁性的中國。蓬佩奧演講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很幸運,美國終於看清了中共!

蓬佩奧10月30日在紐約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表示,美國政府終於認識到,中共在多大程度上敵視美國及美國價值觀:「我們成全了中國的興起,期待他們會變得更加自由。作為回應,中國共產黨利用了我們的善意。現在,特朗普總統正面對著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我們的價值觀抱有敵意的現實,我們同中國接觸要基於其現狀,而不是我們所希望的狀況。」

蓬佩奧明確表示,中共除了侵害美國的利益之外,也在國際上與西方自由價值進行對抗,而美國被迫要與中國分庭抗禮。

蓬佩奧講話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相當清晰地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別開來,他說,美國一直非常珍視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今天的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並非一回事。結果,蓬佩奧此言激起北京當局憤怒,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蓬佩奧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是「惡毒攻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挑撥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關係」。

看來,美國政要的最新發聲很對王滬寧們的胃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