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系女博士后自曝与马列专家衣俊卿性丑闻(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9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近日落马的天津高官黄兴国,其党校学历被外界和民间特别关注。有博主更盘点案例,质疑中央党校出贪官色官的原因,并提及有中央党校教授因此吁取消马列教育。《看中国》也曾报导过中共党校成“养虎场”。有分析认为,中共洗脑形成的党性,本身是制造败坏的根源。

9月10日深夜,中共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被通报落马。

美国之音9月11日的报导特别关注了黄兴国的学历。报导说,官方资料显示他之前只有浙江省党校的两年马列基础理论干部专修科和一年中央党校干训班的非正规学历。他在职读研究生,又弄了个管理学博士学位。

博主“有话好好说”9月13日在博客发文称,黄兴国又是党校毕业生,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马列主义的学生,党校的毕业生,个个专横跋扈,心术不正,男盗女娼,纷纷堕落成人民的败类?

盘点党校多坏官 有党校教授曾吁取消马列教育

博主“有话好好说”文章随后盘点了部分中共党校毕业生的贪官案例,质疑中央党校到底出了多少贪官。

文章称,中共中央党校发言人罗宗毅曾介绍,2000年以来(截止2012年),中央党校培训县委书记2500余人,所谓“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培训县委书记1000余人。而那些被处理的中共贪官许多在中央党校学习过,中央党校培养不出雷锋式焦裕禄式的干部,似乎成为贪官贪腐的集中营。

据盘点,有的党校学员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就收受赂贿。湖南省湘潭市原副市长朱少中,2006年9月中央党校学习两次收受人民币9万元;山东省东营市原副市长陈兴銮,2003年和2007年两次在中央党校学习,敞开口袋收人钱财;辽源原常务副市长王洪启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在中央党校茶馆接受贿赂;安徽省滁州市委宣传部长张传权中央党校接受行贿30余次。

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已经落马。有网友微博上爆料称,郭有明贪污近14亿,包养情妇多名。而他曾六进党校培训。有香港媒体发表评论说,六次学习造样犯罪,党校究竟都学习些什么?

还有原重庆市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是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毕业,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他于2012年11月因网上曝出不雅视频被免职并立案调查。2013年6月28日,一审被判刑13年。

党校研究生都研究些什么?党校研究生的导师又做了什么? 文章举例,2012年12月12日,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十二万字长文,声称自己与衣俊卿有婚外情,举证详细叙述两人情史,包括已婚的常艳为进入编译局工作拿到北京户口,曾多次向衣行贿数万元,甚至以身相许,两人先后在多间酒店开房十七次,以及获一百万元人民币掩口费等。衣俊卿为此丢掉了官职。

文章说,衣俊卿,中央编译局局长,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有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等众多头衔,这个只差一步晋升副部级职位的高官,满脑满肚子却是男盗女娼的“坏水”。

还有,党校校长与女研究生课外还切磋些什么?2014年1月15日,一组涉及陕西省委党校副校长秦国刚的“不雅照”在网络曝光后引发关注。一位自称陕西党校在职研究生的女子,某日深夜在网络上自曝与副校长的“性丑闻”,并指遭其殴打受伤。

此外,江西省南昌航空大学党委原书记王国炎,他长期从事中国哲学与文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学研究,掌握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他被揭大搞钱权交易、权色交易。2013年8月22日以受贿罪被判刑15年。据悉,王国炎先后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为寻求刺激,王国炎不仅利用出差机会在珠海等地多次嫖娼,甚至还多次召集情妇、妓女搞淫乱活动。

文章称,无论是马列主义的所谓“理论泰斗”也好,党校校长也罢;博导也好,研究生也罢,尽管个个满腹“经纶”,外表西装革履,口头上马列主义一套一套的,但是在现实中他们依旧以权谋私,大玩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这不得不让人们联想:马列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中央党校究竟在培养什么样的人?为什么3.2万人被开除出党?其中大部分贪官都在中央各级党校学习过。

文章质疑,马列主义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理论基础,因此,中央各级党校培训自己的党员和干部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理论,但是中共党的干部学成毕业之后,反而思想龌龊,作风糜烂,道德败坏,成为“阶下囚”。这是为什么?

文章提及,2013年,中央党校教授、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公开要求“学校取消马列教育”,曾引发轰动。

刘云山为首 中共党校成“养虎场”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党校系统主要分为中央党校、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党校、市(地)委党校三级。中共中央党校只有一家,是“培养”中共高中级官员和理论干部的所谓最高“学府”。

对于中共官员混上的党校学历,网友嘲讽不断。有网友说:“官员没读点书,混一个什么党校、在职研究生等等学历很普遍,然后做人道德素质没有,做官整人倾轧很有一套。”

据《看中国》此前报导,除了前述博文盘点的中共高官,近年的落马官员多在中共党校浸淫“培养”,甚至最高学历就是党校学历,中共的党校成为名符其实的“养虎场”。

如原南京市长季建业17岁时就进入江苏省苏州地委党校中青年干部班学员学习,党校成了他的第一学历。

原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1982年毕业后,进入中央党校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专业学习。

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是重庆市委党校研究生。

曾任湖南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的阳宝华学历很低,1968年毕业于衡阳市衡东一中高67班,其后就只参加了中央党校第一期中青班学习。

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1987年09月一1988年07月在中央党校培训部学习。

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原山西省委常委聂春玉、原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童名谦、原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都是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现在主管党校的中共常委刘云山,本来就只有中专学历(内蒙古集宁师范学校毕业),后来按升官程序混了个中央党校本科(函授)毕业。

而刘云山众所周知不但是大贪,也是淫邪之人。据海外媒体披露,根据被抓的央视主持人芮成钢等人的招供,央视不但是周永康令计划等人的后宫,更是刘云山等宣传口高官淫乐享受的淫窟。知情人指,芮成钢介绍女主持人给中共宣传部及其他高官提供性服务,然后从中收取好处。芮成钢也已供出,刘云山曾在北京高级会所参加富商宴会时当众吃美女的人奶。

党性是让人变坏的密码?

《看中国》署名唐阵的评论文章指出,事实上,中共的官员被查前个个都会是焦裕禄式的清官,但是一查就个个是雷政富。中共官员贪腐的发生,除了党给了腐败的条件和体制之外,其贪腐的根源却正是来自于党性。

作者认为,中共党官的败坏与正常社会的官员贪腐大不相同,这个西来的幽灵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邪恶基因,如同注定让人败坏的密码芯片,在主动或被动追随其党的人的体内被植入,然后在人群中生成党文化,不断“传承”。经过其党不断的宣传洗脑,党性越强,人性越少。只有特别清醒的人才能经常显露出人性,有些人则已完全沦为党的奴隶了,甚至是党性猖狂。

比如据《北京日报》报导,因出入商人赵晋涉黄会所被偷拍而落马的好色贪官、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特别爱看红色影片,“常常独自坐在客厅一遍一遍地看,甚至激动难抑、泪流满面。”

文章认为,党文化尤如一种剧毒的“精神雾霾”,让人防不胜防,在大陆官场久了,难以自持,不败坏才怪。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6/09/13/618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