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杜特尔特扫毒,我的丈夫才有救”(图)

──你眼中的狂人,他们眼中的“明君”

2016-12-01 03:26 作者: 徐乐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杜特尔特──你眼中的狂人,他们眼中的“明君”(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2月1日讯】今年9月3日菲律宾发生恐怖攻击时(注:菲律宾反政府游击队于当日在总统杜特尔特家乡引爆炸弹,14人死亡),我人正在人口第二多的宿雾念语言学校。脸书里传来台湾亲友的关心,加上菲国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之后积极扫毒,许多新闻报导这是“狂人总统”借着扫毒之名,行“铲除异己”、“血腥镇压”、甚至“屠杀”之实。看着这些主要来自台湾的新闻,让我一直害怕得不敢走出校门,深怕自己不小心就成了乱枪下的冤魂。

但是,在我所居住的地方,这位“狂人总统”当选后,并没有变得风声鹤唳,人民如往常搭吉普尼(注:菲律宾当地的公车,没有冷气,搭乘一次7披索,约台币5元)上班,路边市集仍传出热闹的叫卖声。

而今天和我的菲籍老师用Facebook聊天时她表示:“杜特尔特上任后治安变得更好,因为大家觉得他很严苛,警察开始认真打击毒贩与犯罪,毒瘾者开始自首接受勒戒、也承诺不会再使用非法药品,我觉得这里比以前更安全了。”

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当地,绝非只有骂名

甚至,我的菲籍老师Jean(化名)更笑我担心过头,“那些被枪杀的毒贩,都是政府调查许久的名单,你不在名单上,不会有事啦!”她说。

我这才发现,我们对菲律宾、与这位新总统杜特尔特的观感,和当地人有相当大的差异。

“但是,听说菲律宾整个进入‘无政府状态’,抢劫、暴力很严重耶,我一个人出去很可怕。”我跟老师哭诉。

“现在杜特尔特上任,警察管很严,抢匪少很多了!而且你把手机钱包收好就好,不然去其他国家还是有可能会被偷被抢阿。”Jean继续解释。

在菲律宾,民调机构SWS和Pulse Asia九月、十月份的最新民调,杜特尔特总统的施政满意度高达86%,调查更显示七成以上民众“极为满意”杜特尔特对国内毒品的“战争”。

我短时间内实在很难接受,台湾和国际媒体几乎一面倒地谴责杜特尔特,但当地人对他竟然是完全不同的态度,于是继续聊到“杜特尔特的铁血扫毒,引发严重人权争议”。

这时Jean说了:“但是我支持他,因为我的丈夫以前会吸毒,他真的是很好的人,只是染上了毒瘾,家里的食物、电脑、衣服......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会不见,被他卖掉去换毒品,可是知道现在总统管很严,他怕死了,就开始戒毒,他现在可以沟通了。我的丈夫有救了!”

“但是,很多人可能会被误杀阿!”我继续保持我的恐慌。

但Jean仍然情绪愤慨:“你不知道毒品在菲律宾有多么猖獗,明明是非法的,但以前的总统不在乎,警察也就不管,有黑钱收就好。在菲律宾,连一般的商店都买得到毒品!你觉得放任这问题几十年不处理,因而破碎的家庭、因毒品犯罪而死去的无辜人民又有多少?”

“我很怕他六年后卸任了怎么办?”

后来,换到另一堂一对一的课程时,老师Barbara(化名)也提出对现任总统的支持:“从来没有一个总统这么在乎人民,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危,这大概是菲律宾能不能改头换面的关键时刻了,我很害怕六年后他卸任了怎么办?”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办护照吗?因为菲律宾的政府机关都很贪污,明明证件都处理好了,办事员就是会把它藏起来,‘如果你给我100披索,就马上给你,不然就要明天再来排队。’他们会这样说。”

可是你知道“明天再来排队”这件事有多恐怖吗?他们行政效率超慢,你在台湾排队最久排多久?3小时吧!我们这边要早上四点就去门口等,还要等个十几小时,有时候等不到,就得隔天继续排。

杜特尔特说,如果政府官员贪污的问题没有在期限内解决,他就亲自去查,而且他还要求公务员:上班不能摆臭脸,他们的薪水是人民给的,所以要对人民微笑......Barbara就这样眉飞色舞地谈论了一小时。

在下课前她说:“如果过一阵子,排队跟贪污的问题改善了,我就考虑去办护照出国玩。”

你眼中的“狂人”,他们眼中的“明君”

其实,我个人对政治尚未深入研究,也没什么特定意识形态。只是因为在这里生活,接触当地人,并透过跟当地菲律宾人聊天之后发现,在外国媒体多数聚焦杜特尔特的种种“违反人权”、“狂言狂语”、“恶行恶状”报导之外,杜特尔特在当地超高的民调和施政满意度,即使真实成分想必仍然会有人质疑,但我可以确定,菲律宾的一般老百姓当中,有另一种非常不一样的声音。我想去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的生活,试图理解他们支持杜特尔特的原因。

他们并没有那么在乎杜特尔特用武力“铲除异己”的独裁行径。事实上,菲律宾大都市之外,至今仍有许多共党和不同组织派系的游击队,四处进行暗杀和恐怖攻击,不少民众反而支持政府大力扫荡。

他们也没有那么在乎杜特尔特之前“反美亲中”或“跟普丁交朋友”的“狂言狂语”。对他们来说,他们相信这都是总统的外交辞令,目的是替国家争取更多外国的资源,和不再唯美国之命是从的民族意志。

对于违反人权的“就地枪决”、“未审先判”,部分民众甚至也认为,这是外国政府、媒体刻意选择聚焦极端案例。他们支持杜特尔特“治乱世用重典”。认为这是让毒枭、深入社会各阶层的毒品问题,真正根绝的必要之恶;也是如今让深陷毒瘾无可自拔的亲友家人,因恐惧而寻求戒毒、停止贩毒的唯一手段。

或许在我们眼里,杜特尔特改善国家的手段实在过于激烈,令人无法接受。但我们可能没看到的是,当地许多人民并不觉得杜特尔特是“狂人”,甚至觉得他是难得一见的“明君”。并且将菲律宾远离贪腐、贫困、和毒品的期盼,深深地寄脱在他身上。

杜特尔特究竟是杀人狂魔,抑或铁腕改革者?该如何评价?

我无法定夺,毕竟他的政策、行为有令人肯定之处,也有需要检讨的地方。而在此情况下,谁是获益者,谁又是牺牲者?从不同的角度就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但我认为,事情越复杂,就更不能依据片面的报导妄下结论,随时抱持着怀疑的态度,收集资料,以期自己能以更客观的角度看待事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