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2016年12月31日讯】(接前文)

在现代经济中,美国制造业的衰退是兴衰周期的典型代表。美国制造业以20世纪中后期为分水岭从兴旺转入衰败,整个过程大致可以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制造业是现代经济的中心点。19世纪后期到1970年代初,美国作为现代经济的主导国家,用制造业发展推动整体经济发展。

实体经济是整体经济的基础,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要支柱。在经济发展初期,制造业发展带动实体经济发展,进而支持整体经济和各行业繁荣,人们态度积极,社会氛围乐观。

19世纪后期开始,美国经济在制造业的带动下飞跃式发展。工业流水线的大工业生产逐渐应用和普及,推动美国工业革命。美国钢铁公司和爱迪生电气公司(后来的通用电气)成为工业代表,在摩根资本的支持下成长为大型工业企业。洛克菲勒通过建立托拉斯,实现石油的加工运输和销售垄断,创造另一种大规模工业模式。在这些规模化工业的推动下,社会生产和需求急剧扩张,城市出现越来越多的摩天大楼,铁路建设如火如荼。19世纪末,美国经济超越英国成世界第一,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贸易顺差国。

20世纪上半叶,美国制造业称霸世界。20世纪初,福特发明汽车流水线,高效生产低成本汽车,也给美国装上飞速发展的轮子。通用汽车实施大规模现代管理模式,在汽车行业后来居上。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为美国航空工业奠定基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和德国工业基本被摧毁,英法工业遭受重创,美国制造业空前繁荣。美国的钢铁、汽车、飞机、轮船等工业品生产,远超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总和。在各大制造业的鼎力支持下,美国经济进入帝国主义全胜时代。 

关于这个时期的一个截面,推荐一本美国1970年代出版的启示录式小说《Ragtime》,作者E·L·Doctorrow。这本小说曾经创造销售记录,后来成为美国大学文学课程必读书目之一,中国大陆1980年代出版过中文译本《雷格泰姆音乐》。小说再现了20世纪初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美国社会全景,那是一个革新进步的时代,是T型福特汽车、装配线、活动电影等新事物不断涌现的时代,社会就像当时十分流行的Ragtime一样,明快欢乐,生气蓬勃,充满希望和机会。

在此期间的1913年,美联储成立,带来美国经济小转折点。此前美国经济主要由私人掌控,摩根曾以一己之力调动整个金融体系,帮助美国政府解除经济危机,随后政府通过建立公私合营的美联储,接管金融系统。美联储成立后,持续信贷扩张,吹大经济泡沫,造成过度经济繁荣。1929年,经济泡沫爆破,股市暴跌,形成永载史册的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

1933年,罗斯福上台,实质废除金本位,确立虚拟经济地位。为了贯彻凯恩斯的印钞经济学,罗斯福把纸币与黄金价值脱钩,收缴私人手中的黄金,确保纸币被民众使用(其手段与同时期中国中央苏区的中共实行的金融政策非常类似)。在纸币贬值的大规模经济刺激后, 1937年美国再度陷入死气沉沉的萧条。紧接着,二战全面爆发,日军侵华和欧洲战争给罗斯福经济注入强心剂,罗斯福大发战争财,把货币超发后的经济从烂泥潭里拉了出来。

最重要的是,二战中罗斯福消灭了两个主要工业对手,美国工业独霸世界,凯恩斯印钞经济也随之流行。日军侵华初期,美国对中国禁运,将大量工业物资卖给日本,获得巨额利益。后来德国横扫欧洲,把欧洲变成德国的工业机器,于是罗斯福改变策略,开始对日本设限,并且支持英国和德国开战,从全世界搜集黄金。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德国作为日本盟友对美国宣战。美国趁机出兵,把德国和日本炸成一片废墟,从此美国工业占据世界工业生产的绝对份额。

接着,财大气粗的美国在全世界撒钱,又支持日欧制造业发展。美国除了免除日德的战争赔款外,也免除了欧洲的战争贷款,并且耗费巨资实施马歇尔计划。美国在朝鲜和越南的战争耗费巨资,将大量生意包给日本企业,支持了日本经济的早期发展和积累。日本和欧洲在获得美国资金后,积极恢复工业生产,迅速抢占美国制造业的市场。其中日本经济增长后,又带动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经济,进一步蚕食美国制造业的份额。

1970年起,美国出现贸易逆差。随后美国长期陷入贸易赤字,再也没有顺差过。而且尽管每年逆差数字有波动,但总体趋势是持续扩大。在贸易逆差中,一部分是石油等大宗能源和原材料,另一部分是制造业产品进口增大,考虑到美国在知识技术等无形产品方面长期保持顺差,制造业产品进口量显然更大,这反映出美国制造业的衰退。制造业在二战后初期占美国经济的份额一度超过50%,2008年减少到10%左右。

这期间还有一个重要事件发生,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是国际金本位转向美元本位的关键点。二战后,美国主持西方经济,确立世界范围内金本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但是美国国内是印钞经济,同时还过量印钞向全世界抛撒,以致于美元在全世界泛滥。法国看到危机暗涌,率先大规模用美元提取黄金,美国的黄金储备急剧减少,美国于是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在国际经济中实施美元本位制,美联储配合美国政府的需要随意印钞。布雷顿森林体系完全崩溃。

第二阶段,1970年代到2008年次贷危机。随着制造业的衰退,美联储持续增加印钞,美国经济不断虚拟化,虚拟经济逐步替代实体经济,制造业越来越衰。

虚拟经济主要指金融行业、教育文化、传媒娱乐、非生产性高技术等脱离实体的服务类领域,其中金融行业主要指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三大部分。

制造业不景气时,美联储积极印钞支持经济运转。人们在金融指挥棒的引导下,更积极开发虚拟经济和其他实体服务业,找新出路。虚拟经济自身并不创造价值,必须依附于实体经济,尤其是依附制造业。随着制造业比例降低,虚拟经济膨胀,虚拟经济持续盘剥制造业,导致制造业利润加速下滑,实体经济加速衰落,整体经济加速衰退。

美国东北部的“钢铁生锈地带”(Rust Belt),是美国制造业衰退的典型。在美国工业发展时期,东北部是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最为集中的地区,被称为工厂带(Factory Belt)。1960年代开始,随着日欧经济复苏,尤其是日本工业重建和欧洲煤钢共同体(后来的欧盟)的发展,通过关税和非关税壁抵御美国钢铁销售,并向美国倾销钢铁。1970年开始,美国钢铁厂陆续倒闭,这是“钢铁生锈带”一词的起源。在1970年代的经济危机中,钢铁危机最严重,对美国东北部、英格兰和德国鲁尔的钢铁工业造成沉重甚至致命打击。 随后,东北部的其他相关重工业也纷纷减产和关门,大量工人失业。数据显示,1969-1996年不到30年期间,东北部制造业的雇员减少33%,单从这个数字就可以看出,其遭受的打击远远超过1929年大萧条。

1990年代起,虚拟经济成美国经济的主要发动机,直到引发2008年次贷危机。克林顿签署NAFTA,又促使中国加入WTO,导致制造业加速外迁。各大跨国公司以中国和墨西哥为生产基地,以美国为销售市场,获得高额利润。也是从克林顿开始,以法律的方式实施低收入群体的住房支持计划。在美联储不断印钞和跨国公司利润积累的基础上,银行资金越来越充裕,积极把大量资金贷给低收入群体买房。在充足资金推动下,金融、保险和房地产等领域成为经济的新增长点。另外,资金还支持互联网,形成互联网热。金融和互联网的扩张,又带动农业、矿业和建筑业的发展。

虚拟经济的扩张,严重挤压制造业的发展和生存空间,实体经济受到显著影响。根据Execu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2012的数据,实体经济占 GDP 的比重从  1980 年 的 30. 2% 下降至 2008 年危机爆发时的 19% ,而虚拟经济的GDP比重则连年提高,2008年升至 68% 。虚拟经济表现在房地产市场上是房产销售价升量增,人们积极购买更大更多更好的房子,然后把房子的升值部分再抵押贷款,既支持房地产,也扩大融资贷款规模。

在利润上,虚拟经济进一步压榨制造业。虚拟经济占据社会中的主要份额后,必须从实体经济上获取利润才能维持自身运转,而实体经济又依赖制造业运转,所以经济负担最终大部分都转嫁到制造业上。同时制造业因为国际竞争的压力,难以通过提高售价而转嫁成本,只能无奈承受被压榨。所以在各行业的利润表现上,制造业利润下滑尤其严重,1980年代制造业的利润稳定在全部行业利润的 30% 以上, 2008年下降到 不足9% 。虚拟经济在美国 GDP 中的比重 过大,获得利润过高,严重损害了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

进入21世纪后,钢铁生锈带更加绝望。随着制造业加速流失,各大城市的人口持续外流。2000-2012年,在美国人口整体上持续增加的背景下,底特律人口减少27%,克里夫兰减少19%,布法罗和辛辛那提减少11%,俄亥俄州的托莱多减少10%,圣路易斯和匹斯堡减少8%,芝加哥减少6%。外流人口中的绝大部分年富力强或者有较高技能,他们的流失令当地制造业雪上加霜。 

加州作为虚拟经济最集中的州,经济表现却极其靓丽。在加州,第三产业占到全州生产总值约70%,其中房地产及租赁业、科技研究、新闻出版业、医疗和社会服务业、零售业、金融和保险业、批发业、交通和仓储业这八大产业分别占全州生产总值的15.4%、9.4%、7.2%、6.5%、6.2%、5.7%、5.6%和2.5%。另外,加州拥有发展高新技术和高端服务业的三大关键因素,人才、资本和地理位置,加州不仅高校林立,美国和亚洲的资本汇集,还是盎格鲁-萨克逊人、西裔和亚裔汇集中区,天时地利人和支持各类虚拟经济的发展。 


美联储印钞与美国制造业的衰败息息相关(网络图片)

第三阶段,2008次贷危机至今。次贷危机后,美国直升机撒钱实施大规模经济刺激,加速制造业的全面溃败。

虚拟经济膨胀的起点是债务膨胀,也就是借债消费。从1990年代开始,美国消费者持续增加贷款,借债消费。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借债消费。两者借债消费冲突,导致美元下跌,通胀急剧上涨。美联储持续加息后,借债经济无法维持。伯南克拒绝救助雷曼兄弟,引爆2008年的次贷危机,把爆破留在小布什任期内。 

2008年后,美联储连续推动三轮QE,大规模印钞救市。2008年前,美联储一次次降息和印钞,支持美国的股市泡沫、外贸逆差、互联网泡沫、房地产泡沫和政府负债骤增。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美联储不仅没有受到严厉惩处,反而权力更大。美联储开动印钞机,把免费资金源源不断送给华尔街、房地产业和政府。美国政府继续大肆消费,搞所谓的经济刺激。

茶党运动兴起,反对印钞和负债消费。茶党主要以基督教保守派为主,反对美联储和大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茶党反对印钞,因为印钞损害美元货币内在价值,掠夺勤俭节约的储蓄者,补贴超前消费的借贷者,还腐蚀整个社会风气;茶党反对政府负债,给子孙留下无法解决的负担;茶党反对政府的过大开支和严重浪费,以及对整体经济的严重扭曲;茶党反对刺激,因为刺激之后必然意味着各种高税收。彭斯作为茶党的重要领袖,在国会中一直极力反对印钞。

然而大部分民众是羊群,支持印钞救市。美国民众的好日子过得太久,在进步主义/自由主义的洗脑下,心理上仍然生活在辉煌中,难以接受衰退的现实。人们为了眼前利益,积极支持政府救市,无论美联储印钞多么疯狂,政府救市效率多么低下,人们都认为救市是必需的,是唯一的选择。

虚拟经济进一步主导美国经济。美联储先后三次超大规模QE,加上其他国家印钞配合,美元再次在全世界泛滥。美国政府负债急剧增加,奥巴马在任8年,美国国债从10万亿增加到20万亿,增加规模达到过去200多年的总和。天量资金支持美国房价重新再次上涨,股市屡创新高,非生产性服务业迅速膨胀。金融、娱乐性互联网、好莱坞、体育、休闲娱乐旅游等产业爆发性增长,收入和利润空前,经济表面极度繁荣。

加州在虚拟经济中受益最多。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加州2014年为第八大经济体,2015年经济增长强劲,州内生产总值为2.46万亿美元,增幅4.1%,远超全美2.4%的平均增长率,加州经济总量在2015年超过法国,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加州2015年表现异常出色,”加州财政部总经济师阿斯姆德森说。2016年,加州房价继续大幅上涨,GDP继续增加。

与此同时,美国制造业持续萎缩。虚拟经济为主导,实体经济遭到排斥,制造业存活更加艰难。美国大企业的生产加速外流,起初把生产线和配套供应链转移到中国和墨西哥,中国经济环境恶化后,又转移到东南亚和东欧等地。大型制造业全面转移搬迁后,中小制造业企业必须跟着搬走,要么就关门。例如,中国加入WTO后,通用汽车在中国扩大生产,福特汽车也积极进入中国,两大公司不断增加中国产业链配套,2009年后,中国生产的零部件不仅供应中国福特,也供应北美福特产业链。又如,联合技术公司宣布,其运营商和电子控制工厂将转移到墨西哥,这将造成印第安纳州2100多名工人失业。

最糟糕的是,美国的基础和重要行业,例如食品、纸、铝等,在钢铁行业被摧毁后也面临溃败。美国的铝制造商举步维艰,奥美特集团关闭俄亥俄州冶炼厂,诺兰达和宣威宣告破产,美国铝业和世纪(Century) 关闭多家冶炼厂。从肯塔基州到华盛顿州,铝业工人本来拥有较高工资,但后来都陆续失业,好时和纳贝斯克等食品生产商则将生产外迁。大量中国造假冒伪劣零件进入美国军方的武器装备,既对美军的安全操作造成严重威胁,也反映出美国制造业的溃不成军。

制造业的惨淡还反映在外贸数字上。2007年,美国贸易赤字达到6197亿美元的高峰,随后引发2008年的次贷危机。2015年,美国制造业贸易赤字达到6810亿美元,比2007年增加10%,创历史新高,而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也同样创历史新高,达到3657亿美元。

正是基于美国制造业的全面溃退,当川普(特朗普)喊出促使制造业回流的口号,才引起那么多蓝领工人的共鸣,在制造业严重衰败的白人区,川普的支持率尤其高。川普要重塑美国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铲除特权阶层,归根结底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对决。在这场艰难的战争中,川普阵营的态度无比坚决,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待续,2016年9月24日)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