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指,习的目标是十九大上军委全部换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2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新年前夕,新一波中共“军改”启动,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外界不少评论认为力提少壮、清除郭伯雄徐才厚时期余党,是习近平掌军重要一步。习的目标是在十九大军委全部换人。据信习近平将在新军委布局防架空。

2017年军中大换血力提少壮

据法广2月16日引述对中共军改的多家分析评论认为,2017年中共军委计划军队高层大换血。

据不完全统计,近期一大批获破格提升的少壮派将领,包括: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助理马宜明升任副参谋长;中部战区副政委侯贺华调任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甘肃省军区司令员刘万龙晋升新疆军区司令员;四川省军区政委刘家国少将升任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政委朱生岭改任武警部队政委;南海舰队司令沈金龙中将任海军司令;北海舰队司令袁誉柏出任南部战区司令;东部战区陆军副政委孟中康少将出任第12集团军首长;中部战区副政委兼战区陆军政委吴社洲中将跨战区升任西部战区政委;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张书国升任南部战区政委;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郑和升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原南部战区空军政委安兆庆升任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政委;中共第31集团军原军长黎火辉少将升任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西部战区陆军第13集团军政委郑璇少将,升任中部战区副政委兼政治工作部主任。等等。

其中香港《东方日报》的评论就原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接替原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认为沈金龙是中共十八大之后发展迅猛的军人,他两年之前才从南海舰队副司令员晋升为司令员,去年七月从海军少将晋级为中将,也就是说在不到三年时间实现了职务三连跳。而且沈金龙从没有在海军总部任过职,直接从舰队司令晋升为海军司令,打破了过往的纪录。沈金龙进步如此神速,背后与习近平清除郭伯雄、徐才厚遗毒,大力简拔少壮派息息相关。

另据博闻社1月12日曾披露,在今年中共中央军委一号通报中显示,共有47名中共中将以上的高级将领已去职,其中包括现役的18名上将和29名中将。其中包括江泽民大秘贾廷安和国防大学政委、太子党刘亚洲。

据军方消息人士披露,这次还有40多位中将同被去职,除了部分是年龄到线退役,大部分可能与习近平在军队中“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有关。

另外,除了徐才厚器重提拔的西部战区政委朱福熙上将,早前传已经被军纪委拘查,2月14日,原中共军科院院长蔡英挺也传出被查消息。

《东方日报》评论认为,传被免的47名将官包括 总部机关首长、大战区司令政委、军事院校校长政委等位高权重之人。当中有些年届退休,有些是提早离岗。显然,习近平利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人事安排,将那些郭徐余党边缘化。而接替这些人职务的则是当年郭徐时代遭排挤之少壮派。

《世界日报》的评论则指:海外流传的2017年中共军委计划军队高层大换血,去职的47名中将以上现役将领,包括曾任江泽民秘书的中央军委政工部副主任贾廷安和前总政秘书长、现任西部战区政委朱福熙等,都在情理之中。但军中太子党刘亚洲被免的消息尚难证实。不过,“北京高层一贯‘出口转内销’,今年中共19大前,习近平军改,上述传闻可能是风向标。”

分析指习近平新军委将防架空

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的评论称,新一波大调整中,可以看出习近平的点将之道是偏爱少将。“这种破格晋升,反映出习近平信不过2012年以前的中将以上将领,因为他们都是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栽培提拔的,在肃清郭徐军中余毒的背景下,大幅提拔少壮派军官是应有之意。”

评论并透露,有消息指未来的新中央军委,军委副主席要么不设,要么设多于4位,不入政治局,稀释其权力,以防架空军委主席。

在《美国之音》2月3日“焦点对话”栏目中,政经学者程晓农也表示,习近平通过这次军队的结构性改革,排除了可能架空军委主席的军队旧体制,以军令和军政两大系统互相制衡的制度架构来保障他的军权。习对军委层级的结构改革已经完成,但新的军政、军令系统如何换思维、换人马、换知识、换经验,还需要很长时间,这次军队系统大换班,是习近平初步完成军委和战区一级军改后,替换超龄将领的通盘安排。

时评家陈破空则认为,中共海军和南部战区的将领调换,表面上指向外敌,但实际上,更指向内敌。事关高层权力斗争和十九大军政人事布局、权力重组。频繁更换军队和武警高层,表面上是年龄因素,实际上有政治清洗成分,进一步消除徐才厚、郭伯雄和周永康在军中或武警中遍查的亲信和死党。习近平显然期望,在十九大召开之前,自己完全掌控党政军大局,能完全主导权力重组。

习近平目标是要将军委成员全换

中共军队在胡锦涛时代长期被江泽民心腹郭伯雄和徐才厚所掌控。江泽民在退位时,故意将徐才厚和郭伯雄安插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职位,两人在掌握军内实权后,执行江泽民垂帘听政的命令。

香港《太阳报》评论文章认为,中共现今军委领导层实际是郭伯雄、徐才厚在十八大前组建的,习近平为接班被迫接受这种格局。

在此前习近平推动的中共军改中,一批习的亲信将领多数出任军方核心要职。但一些原有江派色彩的军头在军改后还意外残余军中,这被外界视为习近平的临时性“过渡”动作。

美国之音曾援引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林长盛说,尽管习近平军内反腐力度空前,但20多年在军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利益集团,使他反腐遭遇巨大阻力。习近平的最终目标是在十九大将现有军委人马全部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