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兰有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转世故事。(网络图片)

在芬兰有这样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转世故事。1976年5月27日,一个叫Taru的女孩出生在赫尔辛基,她的父母叫Heikki和Iris,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Taru一岁时就开始说话,一岁半时她开始拒绝别人叫她Taru,并告诉大家,应该叫她Jaska,这是Iris前夫Jaakko的暱称,他在1973年死于一场车祸。

Iris和Jaakko很早就相识,Jaakko比Iris大六岁。Jaakko十八岁时对Iris说:“有一天我一定要娶你。”后来他们彼此失去了联系,Iris长大后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并生育了三个女儿。而此时Jaakko则在服完兵役后,成为了一名五金商店的老板。1970年左右,他与Iris重逢,并再度坠入爱河。那一年,Iris三十五岁。Iris选择了与丈夫离婚,并嫁给了Jaakko,开始了快乐的生活

Jaakko养了几只狗。他喜欢大自然和花草,喜欢打猎和捕鱼。此外,他还很喜欢开车和打冰球,并在闲暇时照顾残疾人。有意思的是,他还很喜欢玩玩具、补衣服、织毛衣等女人更乐意做的事情。他有时还给Iris买衣服。由于Jaakko在婚前长期依赖酒精,婚后Iris尽力让他少喝酒。他们希望有自己的孩子,但一直未能如愿。

1973年9月13日,Jaakko乘坐长途公共汽车回家,下车时,不知什么原因,被公车轧死,警方初步判定是他自己的失误造成的。不过当时并没有做酒精检测。他死时只有四十四岁。

Iris印象中的Jaakko又高又瘦,他身高1.88米,但体重只有86公斤。他行动缓慢而且笨拙。

在Jaakko去世后一年多,Iris嫁给了第三任丈夫Heikki。婚后一年,Iris去了Jaakko的坟墓,在那儿,她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说,他将在5月27日重回人世,并成为她的孩子。Iris当时并没有当真,因为她并没有怀孕,而且也不希望,因为她已经四十岁了。然而,10月,她却怀上了孩子,在第二年的5月27日,Taru降生了。

出生后的Taru在一岁半到五岁间多次提及Jaakko的生活。她告诉妈妈,“她”曾经被公车轧了过去。三岁半的一天,她对Iris说:“你不是我的妈妈,你难道不知道我曾躺在车轮下死去?”“我为什么要选你做我的妈妈?”当有人问她死去时她是男孩还是女孩时,她回道:“当然是男孩,一个大男孩。”还有一次,Taru说道:“我被送到了医院,但那时我已经死去了。”

Taru还曾说:“你不用害怕死亡,因为我已死过很多次。”“我曾有个妈妈在德国,叫Senya。”

对于Jaakko生前的东西,Taru很容易就可以认的出来。在玩Jaakko的玩具车时,Taru这样表示:“我曾经玩过它。”

大概是受前世的影响,Taru非常恐惧公车、卡车和大型汽车。当她和妈妈一起走路时,如果有大型汽车经过,她一定要让妈妈将她抱起。

Taru也很喜欢玩玩具,而且特别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游戏。在玩游戏时,她坚持拒绝扮演女孩的角色,而是说“自己是男孩”。

与Jaakko一样,Taru行动也很慢并且十分笨拙。长大后,她也是又高又瘦。

对于父母,Taru更黏妈妈,她经常叫她的名字,有时才叫妈妈。对于父亲,她表现出的是明显的嫌弃。她从不叫他爸爸,她还告诉妈妈,“他可以离开这个家,我们没有他也可以生活。”有一次,她还直截了当的对他说:“我们不需要你,你可以离开这个家。”“你在这个家中就是一个过客。”

Taru的态度伤了Heikki的心,也让他与Iris的关系变的有些微妙。他们虽然没有正式分开,但他们意识到分开可能让生活更和谐。于是,他们冬天住在不同的房子里,夏天则一起住在乡间的小屋中。

Taru对学习没有什么兴趣,15岁就离开了学校,后来当了一名出租汽车司机。她很少穿裙子,也从不穿任何带装饰性的衣服。1998年,22岁的Taru与一个室内装潢师结了婚。她与父亲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并懂得了去照顾他。

【后记:故事告诉我们,不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生命都绝非一生,而且每一生的角色也是可以更换的。这将让我们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并正确的理解人的生与死不过是一场轮回的始终。】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2/17/813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