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29》灭门?(下)(图)

2019-06-1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片来源:Pixabay)
《仙游记2_29》灭门?(下)。(看中国后制图)

上回:《仙游记2_28》灭门?(上)

灭门?(下)

凌乱的现场,只剩仇仁单脚半跪在地,其他的人则四散躺在各处。由于一时无法行动,因此仇仁也只能静心调息,只是在气力用尽的情况下,恢复的速度十分缓慢。

此时,竟然又一个魔冥教徒在仇仁眼前缓缓站起,朝着郑念三人走去。

仇仁见状,也顾不上调息,只得开口问道:“多闻,看来你这次带来的人,根本全是傀儡。《邪傀术》既已提前完成,为何没有跟我秉报?”

只见这位被称做多闻的魔冥教徒丝毫没有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答道:“请教主见谅,《邪傀术》也是属下这几天才获得突破性进展,刚好拿来测试,所以还未上报!”

看着远处倒在地上的多闻,仇仁不屑说道:“测试?我看完成度很高了啊,都可以让你自由附体了!”

“承蒙教主夸奖,属下惶恐。由于目前附身时间有限,请恕属下失礼,先行完成任务!”多闻边说,边继续前进。

意识到多闻接下来的企图,仇仁出声阻止道:“你站住,他们是我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教主此言欠妥,他们既是教主的人,自然也是魔冥的人。若能及时提取到我们所需的信息,对日后魔尊的复出势必大有好处,相信这也会是教主所乐见。”

多闻边说,迳自双手向两侧平伸,双掌朝上,原本断成两截的骷髅杖,分别飞到多闻的掌上。接着多闻双掌再往胸前一靠,断杖居然像有生命似的,从断开的部份长出密密麻麻的纤维,交缠在一块,然后开始融合起来,恢复成原本的骷髅杖。

修复好骷髅杖后,多闻便双手握杖,边用杖尖在地上画着形状诡异,同时透着绿光的图案,边念念有词的绕着三人不停画着。

力有未逮的仇仁见状,只得叹了口气:“唉!一切都是命,今天居然被多闻这老鬼捡了个便宜!”

就在多闻快画完一圈的时候,绿光开始变得非常强烈,刻画着图案的周遭土地开始隆起,形成一堵低矮的土墙,模样就像口井。土墙边上升的同时,边向中间聚集,然后形成帐篷大小的半圆形土屋。

只是随着土墙的升高,多闻人向外撤的同时,原本得意的神色居然转为愤怒;反观仇仁的眼神,则散发着异漾的光采,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远处,两个身形一大一小的黑影静静的伫立在那儿,模样也不难辨认,赫然便是铁心将军与单练。虽然有段距离,但不难感受到他们也正盯着这边。

铁心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景况,加上多闻的阵法已被破坏,便按了按单练的肩膀,交待道:“留在这儿,绝对……不要过来!”然后也不管单练是否点头,便迅速消逝,出现在仇仁身旁。

按着仇仁后背的铁心,边灌输功力,边调侃道:“一年不见,没想到你也有落魄至此的时刻。”

只能苦笑的仇人,然后望着前方的多闻,提醒道:“你把气力留着吧,否则到时我俩可能都有事。”

“哦!那家伙是谁?没想到教内还藏着这样一位高手?”铁心好奇问道。

仇仁冷笑了一下,“那是多闻,他已经把《邪傀术》开发出来了。还有别动地上那些教徒,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应该都被嵌入好几颗破坏力极强的《赤龙卵》。”

铁心闻言,收手的同时,对着多闻笑道:“难怪阁下身形如此陌生,感觉却又如此熟悉,原来是足智多谋的国师。《赤龙卵》如此豪迈的运用,也不难理解为何前后两波的爆炸威力会如此强大了!”铁心边说边看着四周,脚跟微蹬,那些魔冥死者迅速被许多又尖又长的土刺穿透。而土刺也像是有生命一般,只穿透这些人的四肢,没有一根穿透身躯。

至于倒在地上的多闻身躯,铁心多望一眼,犹豫一会,对着被多闻附身的魔冥教徒说道:“国师想必还打算回到自己身躯,我就不横加阻挠了。”

“铁心将军,这笔帐我们日后再算!”

“随时候教!是说难得有机会看见国师人模人样,不在这身躯多待一会吗?”铁心话未说完,多闻便纵身一跃,来到自己本体旁边,把骷髅杖碰触自己手臂,然后被附身的身躯便急速干瘪倒下,接着众人所熟悉的多闻,又重新动了起来。

接着多闻高举骷髅杖,待那些埋在魔冥教徒身上的《赤龙卵》一一飞进多闻的袖袍后,便原地打坐,运气调息起来。

见紧绷的形势暂缓,铁心步向小土屋,手掌轻轻一按,土屋解体为细沙,回归这片土地。

他看了看三人,蹲了下来,把郑念的身子扶了起来。由于多闻就在不远处,虽然百感交集,为了防止隔墙有耳,也只能以秘语说道:“郑爷,抱歉,晚辈来迟了!”

郑念缓缓睁开眼,神情慈祥的看着铁心,也以秘语回道:“是尚义啊,好久不见!你看来一点也没变,还是这么神采奕奕,正气凛然,真替你开心!”

“是,晚辈一直没有忘记自己骁族的身分,只是…”铁心说到这,被郑念举手打断,“我知道,你会加入魔冥也是为了保护尚仁,你的选择我也不好说什么,但那毕竟是个邪恶的地方,自己多保重!”

“晚辈会注意的,真不行,晚辈也自有打算!”

郑念说道:“你自己决定吧!对于你们跟祭族,我真的很抱歉,如果当初种植的那些药草没有集体枯萎的话,或许你们能逃过瘟疫的侵袭,不致遭遇劫难,落到灭族的下场。”

“郑爷毋需愧疚,这一切都是命,药草失去作用也是天惩所致。归根究柢,原因还是在于我们的心不若羽族坚定。这场浩劫的起源既是由我们自己招来的,自是与郑爷无关。”

郑念听完,点了点头,“你毕竟还是明事理的,尚仁如果能像你这么清醒就好了。”

“这不怪他,毕竟他的妻儿都死在那场瘟疫中,难免一时想不开。晚辈的家人因为早期先行一步,意外身亡,所以才能以较客观的角度看待整起事件!”

郑念和蔼的望着铁心,“真是难为你了!可惜时间不多,想请你帮点小忙……”

听着郑念后续越来越小声的话语,铁心沉默了一会儿,“郑爷心意已决?”

郑念不语,只是笑望着铁心。

铁心见状,扶着郑念,帮助他盘腿打坐,然后望着旁边的梅式、刑娜,叹了口气,便把他们的身子移到郑念身后倚靠着,接着右手微举,边在空中画着一些图案,口中则念念有词。顷刻,郑念头顶上方浮现一个散发黄光的圆形术式。

多闻见状,不禁出声阻止:“铁心你……”只是话未说完,铁心右足微蹬地面,又一座小土屋迅速出现,把多闻整个封在里面。

当然想阻止的不止多闻,回复些许力气的仇仁也不悦道:“快住手,别这么做!”

铁心则无视仇仁的要求,迳自回道:“对不起,现在的我,是以骁族副族长的身分执行任务。”然后蹲下身子,右掌大力往地面一拍。

只见空中的术式开始落下点点黄光,由一开始的稀疏,到后来密度越来越高,终至形成一人高的耀眼光柱,然后光柱像被打破一样,里面的光点四散纷飞,终至消逝,而郑念三人也早已不见踪影。

紧接着,小土屋由内而外炸了开来,慢了一步的多闻见状,虽然可以明显感受到他散发的怒气,却已于事无补。

铁心一脸无辜的看着多闻,双手一摊,耸肩说道:“抱歉,晚了一步,我本想把他们封住,带回总坛,谁知这老头的动作比我快一步。”

见大势已去的仇仁,也只能叹了口气,选择接受这样的结果。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原来是黑石堂及传送师赶了过来。一伙人见教主与国师竟然在场,都赶紧趋前请安问好。远处的单练看见大家出现,也放下一颗心,走了过来。

仇仁面对大家,只是意兴阑珊的扬了扬手,便朝着多闻走去,接着右手一个起落,只听见一声哀嚎,多闻再次倒在地上不说,还从斗篷里滚出一只血淋淋的断脚。

仇仁冷冷道说:“这是对你方才擅自出手的惩罚。念在你日后还需要双手为魔冥做出贡献,今晚只一脚。再有下次,你就拿命来换吧!”

自知理亏的多闻,只得隔着袍子,迅速用手指点了大腿几下,似乎是在止血止痛,然后摇晃着身子,拄着骷髅杖强自站起:“感谢教主不杀之恩,小的当铭记在心,不敢再犯!”

仇仁置若罔闻,对着大家说道:“此次任务已了,我跟国师先回总坛了!”

多闻听了,只得忍痛布起法阵,准备离开。一旁的传送师见状,也赶紧上前帮忙,只是阵法在启动上似乎比平时吃力,花了好阵子才催动起来。

临行前,多闻像想起什么似的,提醒传送师道:“可能是因为天象变化,所以法阵运作不若以往顺畅。如果你催动不起来,别浪费精力跟传送石,过阵子再试试无妨。”

传送师看着逐渐消失的仇仁与多闻,点头答道:“属下遵命,刚才确实催不动法阵。以致在第一时间无法协助教主与国师,还请降罪。”

“算了,也幸亏你们晚到,否则早都死透了,就别放心上了。”仇仁消遣几句,两人便消失了。

在教主与国师离开后,黑石堂及单练吃惊的望着周遭残破的景象,堂主庞诸忍不住心中疑惑,好奇问道:“铁将,刚才这儿究竟发生什么事?”

庞诸的问题,铁将似乎没听进去,反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惊讶的看着刚才自己与单练站着的地方。一行人好奇循线望去,只见一个人站在那儿。

这人身形并不难辨认,就是阿修。但愤怒的表情,却是大家首见。

想起初遇的窘境,所有人心中不禁凉了半截,其中也包括了当时感受最深的单练,以及全程目睹的铁心……

(待续)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30话:师徒情(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6月2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