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七)(图)

第七回 秋日喜游大集市 深夜惊见王中王

2019-06-18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大观园。(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七回 秋日喜游大集市 深夜惊见王中王  

这日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刚吃完早饭,小翠就过来央求大姑:“咱们今天去赶集吧。”黛玉正坐在窗前翻书,忙问:“你说咱们今天去干什么?”“赶集!”“赶什么鸡?”黛玉抬头,看大嫂正在院子里收拾腌菜,忙大声问:“大嫂,你要我们把鸡往哪里赶?”大嫂一头雾水,不解地问:“谁让你们赶鸡?”“小翠。”小翠急得脸都红了,说:“我让你们赶集,谁叫你们赶鸡?”大嫂说:“小翠,你今天发烧了吧!怎么说话迷迷糊糊的。”正在院子里扫地的杏花这时听明白了,扶着扫把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赶集就是到集镇上去,不是去赶鸡子,姑姑不懂什么是赶集。”

这时,几个人恍然大悟,都大笑起来。大嫂笑得直流眼泪,边用围裙擦眼泪边说:“今儿天好,去吧。只是来回几里路呢,两个姑姑行吗?”小翠连忙说:“干爷爷不是说了吗?要让姑姑多走路,不要总闷在家里。”黛玉笑着说:“这个机灵鬼!不说自己嘴馋想吃果子,倒搬出干爷爷让我们多走路。”大家又大笑起来。

“大哥和几个侄儿呢?”紫娟问。“他们在后院整菜地,丝瓜,冬瓜,黄瓜的藤子要拔掉,要翻地松土,种点小青菜。”“噢!那我们去了。家里要什么东西吗?我们带来。”紫娟说:“家里不缺东西,你们自己逛得高兴就好。杏花也去吧,人多也好照应。”杏花早就等着这句话,连忙拍打一下衣服,高高兴兴地跟着出了门。大嫂又叮嘱:“早去早回,小翠不准乱要东西。”

出了村子,丝丝凉气沁人心脾,顿觉神清气爽。秋阳暖暖地照着,秋风柔柔地刮着,四个小女子悠悠闲闲地逛着。天空碧蓝如洗,洁白的云朵悠悠地飘荡。小翠仰头望着白云,忽然喊:“你们看,天上一个人在赶一群羊。”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像。杏花说:“赶羊的人手里还拿着鞭子呢,好多好多羊,一个挨一个。”

一阵风吹来,不一会,羊群散了,放羊人也消失了。黛玉放眼眺望,指着蓝天尽头的一抹远山问:“你们看那天边的山像什么?”大家认真看了一会,紫娟说:“像一个人躺在那里。”“对!对!是个女的在那侧身睡觉。”小翠说。“为什么是个女的?”“你看那腰细细的,那屁股圆圆的,那胸鼓鼓的。”小翠说。“既是侧身睡,你怎能看到那胸鼓鼓的。”紫娟笑问。“反正我看那胸是鼓鼓的,我看是个女的。”黛玉说:“我赞同小翠的说法。看那线条多柔和。我想那肯定是个美丽的年轻女子躺在天际,望着我们。”

大家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回,都说“真像!”不一会,大家又被近处的山坡吸引。只见那山坡万紫千红,绚丽多彩,煞是好看。满山红叶在日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晶莹剔透。黛玉不由叹道:“真是霜叶红于二月花。”此时的大地已褪去丰富多彩的服装,正裸露着古铜色的宽阔的胸膛,安适地休憩。秋天的阳光沐浴着它,秋风温柔地抚慰着它。

一条阳关大道从柳溪镇直通大集镇。今日是双日,正赶上逢集。路上不时有挑担的,提篮子的,赶车的人奔向大集镇。“小翠,带姑姑来赶集啊?”两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各拎着半篮子鸡蛋从后面赶上来问。黛玉,紫娟忙对着她们点头微笑。“我们先去了,你们慢慢走。”两人赶到前边去了,又回头看了一眼,只听她们说:“这城里的人就是养得好看。脸皮白白嫩嫩的,腰身细细的。”

黛玉她们说说笑笑,不一会就到了集镇。紫娟悄声对黛玉说:“说是几里路远,还不如从潇湘馆到老太太的正房远呢。”

集镇就在眼前,放眼望去,一条河流从集镇中间穿过。河流两岸两条街道,街道两边各种店铺挨挨挤挤,绵延近二里路。河床上方三个各县特色的白石桥将南北两条街连接起来。此镇真有几分江南水乡的风韵,但河面更开阔,街道更明亮。虽没有江南水乡烟雨朦胧之柔美,却有北方集镇明朗开阔的阳刚之气。黛玉凝望着石桥流水,说:“此水清浅流动,可惜没有小船和划桨之人。”紫娟问:“想家了?想起家乡的小镇了?”黛玉点头笑笑。

四面八方的农户人家向集镇汇集,南北两条街道人头攒动,熙来攘往。她们自自在在地随着人流走动。街道两边临时摆满了筐筐篮篮,坛坛罐罐。货物虽多,但摆放得井井有条。只见鸡蛋,鹅蛋,鸭蛋白花花一条;韭菜,芹菜,小青菜……

绿油油一行;红枣,石榴,柿子红艳艳一排;还有板栗,核桃数也数不尽。反正农户人家把家中的精华都摆在这里了。集市的两端还有两处专门卖牛马猪羊,家禽之类的市场。那里马嘶,牛叫,鸡鸣,也分外热闹。她们悠闲地逛着,忽然被对岸的一个小楼吸引。她们跨过石桥,走向小楼。此楼小巧别致,飞檐,翠瓦,白柱,正面门楣上大大的黑色匾额镶嵌着斗大的“恒丰钱庄”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紫娟见此分外惊喜,对黛玉说:“咱们的纸条可以在这里用了。”小翠连忙问:“什么纸条?”黛玉说:“快看,糕点店,快买果子去。”小翠一听,也不管什么纸条了,连忙飞进店内。

一老一小站在柜台内,老人笑脸相迎:“姑娘们,看看喜欢吃哪一种?”黛紫二人微笑着向老人点头行礼。紫娟小声说:“这里也有‘宝兰斋’?”老人耳朵挺灵的,连忙说:“城里的‘宝兰斋’是总店,我们这里是分店,点心都是一般无二,刚从总店运来的,姑娘们可放心。”只见小翠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在寻找最爱吃的。不一会指着一种点心说:“我要吃这个。”老人说:“这是芝麻酥球,小姑娘好眼力,又酥又甜,球又小,最适合孩子们吃。”小翠又指着另一种点心,此点心甚是好看,颜色金黄,模样弯弯像月牙,金黄的外皮上还洒着点点晶莹的小冰糖粒。老人用勺盛了几个,让她们品尝。黛玉轻轻地咬了一口,只觉外皮既香又酥,甜甜的蜜水接着流入嘴中。“很有意思。”老人说:“这叫羊角蜜,样子像羊角,酥皮中包着一勺蜂蜜。这种点心老少皆宜。”黛玉说:“有没有适合老年人吃的点心?麻烦大伯帮忙挑两样。”

不一会老人挑了两样。“这是桂花栗子糕,软软绵绵的,又有桂花香味,老年人爱吃,也养身子;这个玫瑰酥,入嘴即化,也很好。”黛玉说:“很好,那就这四种各要一斤吧。前两种十两一包,六两散装;后两种半斤一包。”那位年轻人按着黛玉的吩咐,认认真真地将点心分了六大包和两小纸包。紫娟把两个小包分别塞在小翠和杏花的手里,“吃吧!”四人走出了店门。小翠立刻把芝麻酥球放进嘴里大嚼起来,“太好吃了!姑姑快尝尝。”“我们到家再吃。”紫娟看着杏花说:“你怎么不吃?你看她,一半都快下肚了。”杏花说:“两个姑姑先吃。”紫娟说:“还是杏花懂事,知道让姑姑先吃,小翠硬是让我们宠坏了。”“才不是呢,我是先替姑姑尝尝,好吃了,才给你们吃。”“噢!对不起,冤枉你了。”紫娟笑着说。小翠问黛玉:“为什么要包那么多包?”紫娟连忙接过来说:“这两包是给你干爷爷,干奶奶的。这两包是给你爹娘的,这两包自然是给你几个哥哥的啰。”“那我们的呢?”小翠问。“你不正在吃吗?”黛玉说。“噢,小姑说得对吗?”小翠问。“对,就是这样分的。”小翠睁大两只迷惑的眼睛说:“小姑姑怎么就知道大姑姑是这样想的?”“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紫娟说。

说着又看到一家布店。正面摆满了各色绸缎,侧面摆着些洋细纱花布,另一面摆满了各色绣花丝绒。紫娟每种颜色各挑了一些,买了一大包。走出布店,一股淡淡的幽香忽然飘来。一抬头,原来是一家专卖胭脂、粉的小店,店面虽小,品种不少。只看那精致的盒子上也贴了些名店的名字,不要问,肯定又是分店。黛玉紫娟挑了两盒水粉,两盒胭脂,一盒蔷薇露,一盒茯苓霜。刚要出店门,忽然瞥见门旁的柜台里竟有洗脸香皂,旁边还有几叠洗脸毛巾。四人停下脚步,柜台里的人跟着过来,说:“这都是东洋货,从日本国进来的。”说着取出一块碧绿的香皂,细腻,滑润,香气扑鼻。又取出两条毛巾,只见绒毛又细又长,厚厚实实,软软和和。黛玉说:“要四块香皂,十条毛巾,五条粉红的,五条蓝色的。”“干嘛要这么多?”“一人一条啊。”

隔壁是一家卖伞的店。油布伞,油纸伞,尤其正面墙上的一排排的小巧纸伞,做工精巧,画面典雅,打开以后,像一朵朵花儿在绽放。黛玉望着出神,小声对紫娟说:“我们江南女子平日就打那样的伞,买两把吧。”紫娟说:“在这里打这种伞,是否有点太扎眼了?”黛玉沉吟了一下说:“也是,那就免了吧。”于是她们买下两把结实的油布伞。小翠拉了一下黛玉的衣角,拍了拍腰包,小声说:“快瘪了。”“这么快就用完了?”黛玉问。“我没有全拿出来。”四人走出伞店,前面是一个饭馆,菜香扑鼻。店堂里是一桌桌喝酒点菜的人。饭店门口摆了几口大锅,几张桌子,一口大锅里正飘着雪白的水饺,另一个锅里一个个白珍珠似的汤圆浮在水面上。另一口锅旁,一个人正在拉面。只见一个个面团在他手里不一会就拉成一根根细长的面条。小翠说:“咱们买盘饺子吃吧。”杏花连忙说:“不行,婶婶说叫咱们早些回去。”黛玉笑着推小翠:“走吧,走吧,想吃饺子买点肉回家叫你娘包。”小翠笑了,“那好,咱们买肉去,我娘包的饺子可香了。”

抬头一望,河对岸有几家肉店,门口挂着一扇扇猪肉,还有羊腿,牛肉。她们过了桥,走到肉店门口。听见肉铺里一个大伯喊:“小翠!来赶集了。”小翠连忙喊:“王大爷,这是我的两个姑姑,我带她们赶集来了。”一脸得意之色。二位笑着朝王大爷点头。小翠走到肉铺里说:“我想买点肉回家包饺子,王大爷帮我割一块吧。”王大爷拿起一把雪亮的刀,“唰”一下从一扇猪肉上割下一长条,称了称。“这是五花肉,共四斤二两。如今你家人口也不少,告诉你娘这两斤剁肉馅,这两斤做红烧肉。”小翠摸了摸荷包,仅有两小块银子了。一小块碎银递给旁边的年轻人。年轻人称了称,又找回了几个铜板。小翠拎着肉,说:“王大爷,有空到我家吃饺子去。”走出肉铺,紫娟说:“即买了肉就快回家吧。时间耽搁久了,肉就要变味了。”四人急匆匆地往家赶。

大嫂见了她们,边系围裙边说:“放下东西,洗洗手,准备吃饭。我们早吃过了,我给你们擀了面条,鸡汤早炖好了,你们吃鸡汤面吧。”小翠说:“娘,我们要吃饺子。”紫娟说:“包饺子太麻烦了,这一时半会包不起来,明天再吃。别听她的,她是芝麻酥果,羊角蜜塞了一肚子。”嫂子说:“也不麻烦,你们要饿就边喝茶水,边吃点心,我很快就做好。”黛玉紫娟喝了一杯茶,说:“我们也帮忙。”大嫂高兴地说:“那好!那就更快了。听我的,杏花,我把肉切成小块了,你就剁馅,小翠带两个姑姑到菜园割一把韭菜,摘好,洗净;我这就和面擀皮,你们也吃不了几个,一下子就好。”五人各自忙去了,小翠三人把韭菜拿来时,肉馅已经调好,面皮已经擀了一小堆。杏花连忙把韭菜细细地切了,放在一个钵子里。大嫂说:“先放油拌匀,再放一点盐,再放在肉馅里。”紫娟问:“为什么要先放油?”“油把菜包住,就不会出水,如果先放盐,嫩菜叶就蔫了,也容易出水。记住,其他的青菜也是先放油,包子,馄饨也是同样。”“噢,记住了。”大家围着桌子一起包起来。

黛玉,紫娟看她们个个熟练,也慢慢地照样包,不一会也包得像模像样了。大嫂忙着烧火,不一会两盘水饺就摆在桌上了。大嫂又端了二小盘小腌菜,放了一小盏酱料。“你们快来吃吧,两盘小菜酸的,解油腻,剩下的我来包。”四人洗了手,来吃饺子。杏花满嘴油光光的,“真香啊,太好吃了。”等她们吃完,大嫂已经包了一大锅盖饺子,摆得整整齐齐。大嫂说:“晚上下给他们吃,他们也沾了你们的光。”

晚上睡前,黛玉洗漱完毕,先上了床,靠着床头坐着。紫娟边泡脚边同黛玉闲聊。紫娟说:“今天是第一次逛集市,第一次用银子换东西,第一次包饺子,感觉真好,既新鲜又有趣,好开心!”脸上洋溢着喜悦。黛玉说:“回想以往在贾府的日子,真像一场梦,而且这场梦仿佛在云端的楼阁中,朦胧又虚幻。现在如同梦醒了,从空中楼阁掉到了地上。这地上的日子虽然清苦些,但心里是踏实的,顺心的,就像你说的,日子过得既新鲜又有趣。”“可不是,按说,那里的吃穿用度,住房环境这里是无法比的,可是就没有一天是开心的,咱潇湘馆终日愁云惨澹,你几乎每天都要哭一场,我终日愁苦忧虑。还有一事,我想不通,在贾府就要时刻讲假话。就说最近的,我告诉你‘智取百宝箱’,哪里有‘智取’,完全是谎话连篇。我编的谎话把她们骗得一愣一愣的。而且说谎话时还声泪俱下,她们也假惺惺地跟着掉泪。不说谎办不成事情啊,否则咱们的百宝箱怎么取出来。奇怪的是,为什么到了这里,我就一句假话也说不出来。”黛玉说:“有什么奇怪的?周围的人不一样,那里的人虚伪透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里的人本本分分,心地善良。不需要你说假话。环境能改变人。”紫娟似有所悟。

紫娟上床后,说:“今儿走了大半天路,真乏了,快睡吧。”灭了灯,两人各自钻进自己的被窝。黛玉朦胧睡去,恍惚间觉得到了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此地名叫离恨天。

离恨天有一条西方灵河,灵河岸边有块三生石,三生石畔有棵绛珠草。此仙草因无人照料,枯萎殆尽,赤霞宫神瑛侍者偶游到此,见此草鲜艳婀娜,十分可爱,遂生怜悯之意。每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又不知过了几劫几世,此仙草幻化成一个嫋嫋婷婷的女儿身。此仙女便是自己。人称“绛珠仙子”,又因自己的寝宫叫“潇湘馆”,又称“潇湘妃子”。仙子因今日心中郁闷,遂到离恨天外散心,抬头仰望,繁星满天。忽见一颗金黄色的最大最亮的星星缓缓向这边移动。仙子好奇,睁大双目仰望这颗明星。快到近前,只见这颗星星变成了一个人形,身披黄色袈裟,脚踏一个飞轮,英俊轩昂。飞轮旋转,袈裟飘飘,竟向自己飞来。虽然年轻,但巨大的慈悲和威严之势却横贯天宇,绛珠脑中迅速翻腾,这是何方神圣?心中忽然一凛,难道他就是仙人们常称颂的宇宙最高之神,或称“王中之王”?想到此,只见此神已飘然落在自己身边。绛珠顿觉无边的慈祥和巨大的圣洁包围着自己,自己竟不敢仰视,不由跪下去。

“小仙给大王行礼。”大王命她平身。大王望了她一眼说:“这苍茫宇宙及其宇宙中的众生有一天将要变异,败坏,消亡。我将携一部宇宙大法去同化它,挽救它,届时你愿随我去做这件事吗?”绛珠一愣,心想至高无上的神去干如此惊天动地的一件事,却邀我这小如蝼蚁的一个小仙,对我如此看重,怎不让我感动。想到此,不由含泪回答:“愿意!”大王又说:“如果有一天我要到宇宙的最中心,最表面而又是宇宙最肮脏苦难最多的人间去传法,你敢去吗?”绛珠慷然说:“大王如此尊贵都愿意前往,我又何惜卑贱的自己。我敢!”接着自己郑重地签下了誓约。临行,大王殷切交代:“切记,切记。莫忘莫忘。”自己含泪点头。大王翩然而去,不一会消失在无边的宇宙中。绛珠刚要转身回寝宫,忽然一阵鸡鸣,睁眼一看,自己安然地躺在床上,紫娟仍呼呼大睡。一缕曙光映在窗纸上。我怎么做了如此荒唐的梦!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