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干部梦游地狱 见到了阎王爷(图)


死去的人下到地狱都由阎王爷来管。
死去的人下到地狱都由阎王爷来管。(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是一名退休干部,今年七十八岁。过去我深受邪党灌输的无神论影响,从来就不信神、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地狱。然而一次梦游却彻底转变了我的观念。

那是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大约凌晨三点钟左右,我做了一个离奇而真实的梦。在似睡非睡之际,看见来了两个地府阴差。一个头戴高帽子,身穿白衣服,嘴里伸出很长的红舌头,一直耷拉到胸口,手拿着大铁链子。另一个头顶两边尖中间凹,穿着黑衣服,手里攥着腰牌,腰牌上写着字,写的是什么我没看清楚。看到阴差这幅模样,我心里挺害怕。后来才知道,这两个阴差就是民间所说的黑白无常。

阴差让我跟他们走,我说:“我没犯什么错,跟你们走干啥?”黑无常说:“你就跟我们走吧,到了就知道了。”我只好起身跟他们走了。一开始还挺亮堂,可越走路越黑。我看到路两边放着长条桌,桌上放着一些大碗。不少人坐在简易木凳上喝水。他们个个衣衫褴褛,破烂不堪。女的全都披头散发。水碗里的水很脏,像泥汤子一样。我嫌脏,一口水也没喝。

走了一段路后,天色一下子亮堂了,我们好像走进一个极其广大的屋子里。这时我看到地上支着一口大油锅,直径大约五米左右。锅底烧着木拌子,锅里沸油翻滚,热气灼人,两个尖头鬼卒光着身子赤着脚,腰间只围着一小块布,正在往油锅里扔罪囚。不一会就扔进了四五个罪囚,每扔进一个就听见“妈呀”的惨叫声,凄厉无比,吓得我不敢看下去,赶紧闭上了眼睛。

阴差继续领着我向前走,又看到不少罪囚被绑在柱子上。鬼卒们手拿锋利的尖刀,或挖它们的眼睛,或割舌头,或破腹掏心。惨叫声不绝于耳,听的我头皮发炸。

再往前走,看见两间好大的屋子,里面分别关着许多赤身裸体的男女罪囚,它们个个骨瘦如柴,直嚷“饿!饿!”看到我走过来纷纷从铁栏杆后伸出手来,哀求道:“给点吃的吧!给点吃的吧!”我摸摸身上,什么也没带。阴差说:“它们就这样,不用管。”

再往前走,看见一片望不到边的火海,火舌窜滚,热浪袭人。火海里很多罪囚在挣扎着,惨叫着,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焦糊气味,惨状令人触目惊心。

又往前走,看见地上立着两架刀山。每架刀山梯次横放着三十多把铡刀,刀刃向上,锋利无比。鬼卒挥舞着狼牙棒,逼迫罪囚上刀山。有个罪囚脚刚踩上铡刀,脚底立刻被割的鲜血喷涌,上了两三把刀就掉下去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要回去,阴差不答应,催我继续向前走。

再往前走,看见一个挺深的大池子,直径有四米长,里面有一些光着身子的男女罪囚,被毒蛇、蝎子咬的直打滚,发出“妈呀!妈呀!”的惨叫声。

再往前走,看见很多罪囚被鬼卒逼着喝粪汤。

我说什么也不看了,执意要回去。阴差就把我带到一个阴森森的大殿里。大殿中央摆着一个类似古代官衙审案用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头戴乌纱、身穿古代官服的官员,脸色黑不黑、蓝不蓝的,一部黑胡须飘挂在胸前。我认定此人就是阎王爷。左面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右面站着一个手执拂尘的童子。大殿两旁各站着一排阴差,手持兵器,头戴高帽,一身短打装束,很像古代官府里的衙役。

殿里有个阴差让我跪下,我不跪。阎王爷问:“你犯了什么罪?”我说:“我没犯错误,我得回去。”阎王爷翻开一本簿子,看了几页,说:“你回去吧,回去后把在这里看到的情况告诉活着的人。”

这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突然醒来,发觉惊出一身大汗,身下的褥子都溻湿了。

这件事我和家人以及一些老朋友讲过,他们很多人都深感震惊,由此相信了生死轮回、善恶有报的天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