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幸存者冯国将的坎坷人生(三)(图)

2019-09-09 12:0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在文革中对各种犯人动用酷刑。
中共在文革中对各种犯人动用侮辱人格的酷刑。(网络图片)

接上文:惊心动魄!幸存者冯国将的坎坷人生(二)

为了准备这次出逃,冯国将研究过中国边境口岸,看哪里是容易出逃的地方。他比较了去临近各国的厉害关系,到别处有的会被遣返回中国,有的口岸太远,他的路费不够,他听说,北朝鲜收留叛逃的人,最后他选定了去东北,想过鸭绿江投靠北朝鲜

冯国将利用三天假期,买了到东北去的火车票,在丹东之前的一个小站下了火车,鸭绿江对面是朝鲜的新义州。

冯国将到新义州投诚后,只在朝鲜待了十一天。当时金日成统治下的朝鲜,人民生活比中国还差。有一天来了一辆吉普车,从上面下来两个彪形大汉,把冯国将遣送到丹东。他被人推下车,就又把他从丹东押送回北京良乡,他被关禁闭室四个月。

禁闭室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下面只有一个送吃食的小洞。每天只给三两七钱五的粮食,仅仅维持饿不死。在里面空间很小,人只能站着走两步。夏天蚊子咬,冬天很冷。有一个犯人,关禁闭一年,放出来就精神失常了。

在良乡,冯国将的逮捕证下来了。起诉书上的时间是1960年12月21日,起诉书上写的罪名是“反革命分子,叛国罪”叫他签名,他拒签。

1961年6月3日中级法院判处他无期徒刑,罪名是“反革命”,他不服,就上诉,1962年改判,承认原判重了,但罪名改为“投敌”,他又继续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1965年1月5日遭到驳回,维持原判。他是1960年出逃朝鲜,直到1972年,改判通知才下来,将他的无期徒刑改为20年有期徒刑,不准上诉。

冯国将被关在良乡监狱,犯人要天天背诵毛的“老三篇”,冯国将拒绝背。结果罚他戴背铐三个月,就是把双手拉到背后,再戴上手铐。戴背铐的人吃饭睡觉都不给放开,只能用嘴巴像狗一样舔饭吃。睡觉就更痛苦,被子掉下来就会一夜挨冻。还有一种刑罚,叫“苏秦背剑”,这种刑罚比戴背铐更痛苦,他没经受过。监狱里其他酷刑名堂还很多,如穿“和平衣”,五花大绑,老虎凳等等。

1969年发生了珍宝岛事件。毛泽东听说苏联要进攻中国,官方决定把北京的监狱的犯人调到河北省各地,冯国将被调到饶阳县看守所。这里的生活最苦。在北京一周给犯人一次肉吃,在饶阳一年才能吃一次肉。有个干部子弟叫张琅琅,要求狱方允许犯人买饼干。监狱管理干部训话说:“你们都吃饱了,还怕我们吗!”这就暴露了狱方是有意不给犯人吃饱饭。

在饶阳看守所,不准犯人看书。知识份子没有看书学习的自由,是件痛苦的事。冯国将就用搜集北京方言这种方式打发时光,他把在看守所搜集的方言,写成纸条,藏在褥子里。被人发现了,有一天所长召开大会,当众把他藏的纸条全部烧了,他的书也被没收了,其中包括他最心爱的三本字典。监狱规定只能看毛泽东的著作。

1970年在中共“一打三反”运动中,冯国将被列入死刑犯黑名单。为什么他被列入死刑犯黑名单?原因是他从来就对中共的判决不低头认罪,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他在清华被打成右派后,为坚持自己无罪,说的“头可断,血可流,我不在乎”,就记录在他的案卷中。中共明白,他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不言而喻,就是他不承认有罪,就等于说,是中共执法错了,意味着中共对他多年来的劳动教养无效,因此对他恨之入骨。后来,因为查明他是海外归国华侨,可能出于社会政治影响考虑,他就幸免被枪决。

冯国将在饶阳收到了“判决书”,判他十年劳动教养。有人取笑他,说他是“出了虎穴,又进狼窝”。判刑后就把他送进衡水监狱。在衡水劳教厂是一个铸造车间,属于重体力劳动,他在这里干活。有一天冯国将病了,给病号饭吃,是面条,就是这,他也吃不了。剩下的也不能给人,他就扔掉了。有人告密,所长就开对他的批斗会,十几个人先念毛主席语录:“贪污浪费是最大的犯罪”,然后批斗他。

有一次所长叫他给设计礼堂图纸。对于学建筑专业的本科生,这种活是轻而易举,但是他不想跟他们合作,就拒绝了。这等于抗拒劳改,就把他调到团泊洼劳改场。

团泊洼劳改场,属于天津市管辖,是一个最苦的劳改场。原先这里是荒无人烟的盐碱地,是土匪窝。建立劳改场后,被关押的犯人就是改造盐碱地的劳动力。他们修水沟,种高粱,吃粗糙的高粱米饭,吃得都拉不出屎来。一周给两个馒头和一碗肉吃。冯国将被分配干最脏的活,叫他在猪圈里起猪粪,一干就是三年。这里也种黄豆。是使用拖拉机大面积、大规模的种植,产品大豆是供国家榨油出口。农场的伙食中没有一粒黄豆。

有一天,一个叫赵全喜的犯人逃跑了,被农场的马队追上,当场打死,用马拉回来,叫所有的犯人看他的尸体,这是杀一儆百。有一个叫魏三保的,他胆子小,不敢看,就开会批斗他,说他同情逃跑分子。

劳改队到年终搞评比,每人要按规定内容写材料,在小组里念,叫大家提意见,记录被装入个人档案。这种做法,促使犯人相互造谣攻击,以显示个人积极。最后开奖惩大会,受奖的减刑,表现不好的加刑。加刑最重的是枪毙。在这里冯国将听到一个人被枪毙的故事,他是一个国民党军官的侄子,被枪毙时,怕他喊口号,就用木头削成的尖桩,打进他的嘴巴,然后枪毙。有一个天津大学生,原来是劳教,只因为他说了一句话,他说“老毛不死,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不了”。就因为这句话,被别人高密,他被改为劳动改造5年。

1978年中共已经实行改革开放,并且开始给“右派”摘帽,叫“改正”。1979年冯国将的10年徒刑到期之前,他讬人从农场外面,给他家中寄去一封信,他的家人收到了。知道他的事,他的家人都哭了。刑满后冯国将被调到河北省邢台唐家庄劳改农场,当“二劳改”。

1979年,冯国将的家人得知他在大陆,就给邓小平写信,要求允许冯国将到香港探亲。被批准后他拿到去香港的证件,就去香港见到了在香港的家人。

1979年3月5日高级人民法院发给冯国将“裁定书”,他从香港接到电报通知,就返回大陆接了“裁定书”,“裁定书”宣告“冯国将无罪”。对他这个无罪的人中共却关押他20年,国家没有给赔偿,仅仅一次性给了他1000元人民币的生活困难补助。清华大学要给他发毕业证书,被他谢绝了,他说在清华大学,他只念了5年,所以仅要了一张“肄业证书”。

此后在他哥哥、姐姐帮助下,冯国将在香港买了木屋,有了安身之处。又获得了香港身份证。他哥哥有个同学是银行老板,就帮他在银行找到了一份工作,生活有了保障,他在香港一住就是十多年。因为印尼排华,不准他回印尼看望他母亲。一直到1994年他才能回到离别几十年的印尼。(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