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私诬告 终自潦倒(数文)

2019-10-10 02:29 作者: 唐莲收集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一说便俗

元代倪瓒,字无镇,号云林子,无锡人,生性耿义。正赶上元末战乱,就把家资,全都散发给众人了。他独自往来于江湖之间。张士信听说倪瓒善画,就让人拿着绢,带上厚重的礼物,求倪瓒做画。倪瓒知道张士信欺压百姓,便发怒道:“我不能做强门豪族的画师。”于是就撕裂弃绢。

张士信听说这事后,深深地怀恨在心。有一次,张士信与诸位文人,游太湖,闻到一小船上有异常的香味,张士信说:“这里一定有一不平常的雅士。”急忙让船靠近对方,原来就是倪瓒。张士信发起怒来,要用刀杀了他,诸人竭力劝解,张士信改用皮鞭抽打倪瓒。倪瓒被鞭子抽打,却不发一言。有人问倪瓒说:“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伊瓒回答说:“一说便俗。”

张士信立即叫人放了倪赞,说:“唉!是我鄙俗。”

(据《隆平记事》)

二、冯道大度

后晋开运年间,冯道官拜中书令。当时有人要戏弄冯道,就在街市中,买了一条驴子,在驴头上用一片布,写上两个大字:“冯道。”冯道的亲友,看到以后,告诉冯道,冯道慢慢地回答说:“天底下同姓名的人,不可胜数,那只不过是失去主人的驴子,正在寻访它的主人,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冯道就是这样大度。

(据《闲谈录》)

三、泄私诬告,终自潦倒

北宋年间,每到春秋赛神节日,京城各司衙门,都以本司的多余物品,换取酒肴,同僚列座,合乐终日。庆历年间,苏舜钦主持进奏院,到秋天赛神时,他按常例,卖掉院里一些废旧纸张,自己又添了十金,召集馆阁同舍,以为节日之欢宴。与会的客人,也都或多或少,出了一份钱。太子中舍(官职名)李定,也要参加进奏院的宴会,苏舜钦素来不喜此人狡狰,便拒绝了他。

李定怀恨在心,便在朝廷中,到处毁谤苏舜钦。恰好御史刘元瑜,受王辰的指使,一直想借机、整垮范仲淹这派革新人士,苏又是这派的骨干,于是马上弹劾苏舜钦,指控(实为诬告)他“监守自盗”。后来,苏舜钦果然被以监守自盗定罪,削籍为民。当时参与进奏院宴会的官员,都受到贬职处分,梅尧臣也在其中。梅与苏,都是北宋著名诗人,号称“苏梅”,政治上观点也相一致,两人关系颇好。苏舜钦被削职为民,梅尧臣也被斥逐。梅尧臣作《客至》一诗说:

客有十人至,

共食一鼎珍。

一客不得食,

覆鼎伤众宾。

即指李定因为未能参与宴会,而伤害苏舜钦及众人之事。

李定后来,无人理会,悲怆至极。他泄私诬告,终自潦倒。

(据《东轩笔录》)

四、王曙治淋病

王曙得了下淋病,百药不愈,在官升至枢密副使后,淋病顿时好转。及罢职后,旧病复犯。

有人取笑他说:“要治淋病,非服‘枢密副使’一味灵药不可,而且必须常服,才能根除。”

梅询,字金华,久任侍从,急于升官,而不能如愿,晚年多病。参知政事石立中,素知其心病,于是当面取笑说:“你的病,有一副清凉散,就能治愈。”因为官至两府,按当时规定,就可以张青盖伞,出行。“清凉散”即喻青盖伞。

当上某种官职,就会生某种病,这就是“因官致病”。得了这种病的人,正是神在警示其私心太重。去其私心,病即痊愈。如不反省,继续攀高,贪赃害人,便有危险。

(据《东轩笔录》)

五、朱元璋时来运转,如有神助 

元末起义军领袖郭子兴,率兵占据了定远县,但形势很危急,后有元军大队人马进逼,前有城口张寨挡路,不能前进。郭子兴,召集将士问道:“城口张寨,目前已成了我们的心腹大患,你们当中谁能招降寨兵,就让他率领这些寨兵。”

朱元璋当时在他的手大任职,表示愿意前往。郭子兴说:“你不行。”第二天,又向将士们问起此事,朱元璋又请求说:“我一定能让该寨主来降!”郭子兴问:“你前去招降需要何物?带多少人去?”朱元璋回答说:“只需单人匹马即可。”

第二天,朱元璋单人匹马,来到寨门前,求见寨主,张寨主领马步兵百余人出见,问道:“你是谁?来此何干?”朱元璋说:“我是郭元帅部下朱总管,来此有机密事相告。”于是寨主邀朱进寨。朱元璋诡称:“今夜鞑子兵(指元军)来劫寨,我奉郭元帅令前来密报,望您谨慎防备。”张问:“你们怎么知道?”朱说:“我们抓获了鞑子兵俘虏,故此知此事。”并趁机向他陈述利害、分析形势,劝其归降郭子兴义军。至夜晚,鞑子兵果然来劫寨,因已有防备,故俘获大部劫寨人马。张寨主盛赞:“郭元帅好人啊,我应当怎样报答他呢?如果没有你,可能已经坏事了,现在同你一起去见郭元帅。”

于是,当即点齐人马、钱粮,与朱元璋一起,来见郭子兴,郭大加慰劳,授以名爵,令朱元璋出告示,安抚本寨军民。

朱元璋时来运转,不战而获大胜,如有神助。

(据《国初群雄事略》)

六、人鄙则画贱

钟钦礼,上虞人,善画山水。因为上司多喜欢他的画,因此对人骄傲。后来,因为仗势诈取别人的财物,事情败露,发配充军。

有人把他的画,拿来送给陆容。陆容说:“我的屋子虽然很差,但也不挂这类人的画。古人看书画,一要师法古贤;二要人品高洁。人品不高,再好的画,也没有人要!”

人鄙则画贱!所以,要学画艺,应先正人心!

(据《菽园杂志》)

七、胡子爷爷 

明朝,苏州的陈镒,担任都御史。他在陕西任巡抚时,执行法律,宽松而公平,办事简易。几年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老百姓很喜爱他。因为他有大胡子,人们都呼他为“胡子爷爷!”

有一次,他要到朝廷议事,人们误传他要离任。在道路上有几千人,请求他留任。陈镒说:“议完事,还要回来。”人们这才渐渐散去。

到他回来时,也有几千人烧香欢迎、等候。谁的父母及自己有病,都要给他抬轿。一出府,人们争着抬,虽然禁止,也禁不住。据说给他抬过轿子的人,本人及家里的病人,病就立即会好。

(据《菽园杂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