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是中共最大的“面子工程”(图)

2019-11-07 09:27 作者: 张先痴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世界游泳锦标赛上,400米自由泳银牌获得者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与金牌获得者中国选手孙杨一起站在领奖台上。(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多年以来,中国大陆各省、市、县的中共官员们纷纷为他们的一把手修建什么“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之类的大兴土木,刹时间在各地的市镇中心地带弄出一座座能容纳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什么什么大广场,又弄出能浩浩荡荡并列八部汽车的什么什么迎宾大道。这些规模宏大的“工程”在为渴望升迁的地方土皇帝脸上贴金的同时,也因其造价的高昂承包商付给地方官员的回扣肯定也相当可观,这一箭双雕的美不胜收促成“政绩”“形象”之类的工程如雨后春笋般在神州大地破土而出,御用媒体说,这是为了拉动内需。

这类为中共各种型号的官衔弈者提供“机遇”的所谓工程,因受骗太多而变聪明了的草民百姓已知道官员们“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他们一针见血地为这类劳民伤财、目的只是为地方官员自我表彰的工程取了个漂亮名字叫“面子工程”,也就是为当地一把手的脸面而修建的工程。这个为中共官僚体制量身定做的词汇还真正具有我中华民族的幽默,这四个令统治精英们哭笑不得的字简直可奏拍案叫绝之效。有位语言专家说过:“最具有民族特色的语言必然是最难翻译的语言”。试问英文、法文、德文的翻译家们,谁能不加注解地将这“面子工程”的原汁原味翻译出来?

中共基层官员们小打小闹的“面子工程”,虽然受害面很广但因为他们占有的资源毕竟有限,不可能干出对国计民生伤筋动骨的大麻烦。而今天正统治着十三亿中国人的中国共产党,这个堪称“面子工程”从设计到施工的一流专家,它一旦调动他掌控的全部国家资源、动员全党七千万真真假假的门徒,搞一个空前绝后的超级“面子工程”,那无疑将是一场灾难。

不幸的是,这场用爱国主义旗帜掩饰着的灾难早已降临在我们头上。中共慷劳动者血汗之慨,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去培养极少数的体育专业户或称之为奖牌工作者,这些人从幼儿时代起,就由国家出资对他们进行某项体育技能的培养训练,赋予他们的使命便是有朝一日去夺取各种体育赛事的奖牌,特别是在举世瞩目的奥林匹克赛场上。中共美其名曰为国争光,实质上是为这个“一党专国”的独裁国家争光,让那一枚枚金牌的亮光,去掩盖它奴役下的这个极权国家的阴暗和血腥。在中国的奥运奖牌年年增加、几乎要与美、俄等体育强国一比高下的激昂中,每当中国选手站立在奥林匹克赛场的领奖台上,乐队奏响《义勇军进行曲》,国旗徐徐升起时,中国运动员噙着眼泪抚摩着胸前的金牌时,电视机前众多炎黄子孙的眼球被民族主义的泪水覆盖,他们再也看不清马列邪教给自己的祖国带来的深重灾难。而这正是专制统治者刻意追求的效果,民族主义像魔术师的障眼法,使人们看不见这个世界上最善于搞“面子工程”的体育强国,很可能在全民参与的体育运动方面,是地球上最为落后的国家。

作为一个七十多岁、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可以作证说,在我们国家,凡上过学的人,除了每周上两小时体育课以外,走出校门后,绝大部分人直到寿终正寝,也不会再和体育二字发生任何关系。如果他侥幸成为白领而且万事如意心情颇佳,他可能在业余时间去参加一个盈利性的健身俱乐部,在那些价格不菲的健身器材上扭动一下身躯以免脂肪在皮下沉淀,其目的是为了减肥,和真正意义上的竞技性、对抗性的体育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白领之外的广大农民工人之类,他们长年累月的“体育运动”便是挖地、挑粪、扛麻袋,在建筑工地上砌墙抹灰,要不然便在黑砖窑里运砖、在险像环生的煤井下挖煤。全国估计有百分之八十的人生平没参加过一次篮球比赛,百分之九十八的人从生到死没有用脚碰过一下足球,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同胞没有进入观众席目睹过哪怕是最低级别的拳击赛、网球赛、曲棍球赛或者马术比赛之类的赛事。在占人口最大比例的篮领群体里,他们认定的体育运动是属于贵族们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再看看应该由政府出资为纳税人修建的体育设施吧,传说当年国家为党魁毛泽东一个人修的游泳池不下二十座,他死后又搞了六个五年计划的建设,这漫长的三十多年至今,国家为草民百姓修建了多少游泳池呢?估计五十万个中国人也不可能共用一个。我们知道的是全国的江河溪流都因受污染而散发着恶臭。每到夏季,电视上常常映出某郊区的一个水塘边,陈放着两具淹死的小学生的尸体,还配有农民工父母为“讨个说法”的号啕声。这类警示画面客观上为城市里那几个奇货可居的游泳池作了广告,让那些独生子女的父母们去接受每场近二十元的高额门票费,它远远的超过了一个下岗工人一天的生活费用,这才能让孩子们在“饺子锅”似的游泳池里去喝几口脏水。今天六十岁以上的人,津津乐道地回忆他们童年时代在清澈的溪河里游泳抓鱼的无比快乐,那遥远的天堂早已被专政的铁蹄践踏得面目全非。

在一座拥有数十万人口的县份里,找一个标准的足球场几乎不可能,在一、两万人的一个乡镇上,除了小学校里有一个摇摇欲坠的篮球架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任何一所乡村小学里,如果能有一张符合标准的乒乓球桌,而且经常能有乒乓球在上面跳动,这个学校的体育教师就有资格评为先进工作者。

当温饱生计都悬而未决的时候,哪里腾得出时间去跳高赛跑?又哪来心情去摔跤拳击?

上述事实足以证明,“面子工程”之所以被中国老百姓所嘲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人心知肚明,站在“体育仪仗队”最前排的是一列身强力壮的专职运动员排头兵,是阻隔人们视线的“面子工程”。这列腿粗腰圆的排头兵身后,正站着黑鸦鸦的一大群为了生计而疲于奔命的底层中国同胞,他们是对“重在参与”的奥林匹克精神漠不关心的体育侏儒。

2008年在北京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个能使中共的“面子工程”大放异彩的天赐良机,中共必然会使尽全身解数,将体育这个“面子工程”舞弄得花枝招展。我倒是希望开完本届奥运会以后,中国统治者不要像1936年柏林奥运会后的狂人希特勒那样,利用高涨的日耳曼民族主义疯狂,焊然发动了导致七千万人死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我希望中国共产党不要利令智昏,不要像他们常说的那样:“借这股东风”,“去实现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

中共在体育运动方面精心策划的“面子工程”和中国老百姓在综合体育素质上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才让那一颗颗真正的中国心欲哭无泪。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