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當時下跪--谷建芬披露弟子成名坎途


谷建芬是在聲樂界最早開辦培訓班的,早在1984年,她開辦了「谷建芬聲樂培訓中心」。「谷家班」是出明星最多的,那英、劉歡、解曉東、孫楠、成方圓、毛阿敏、蘇紅、萬山紅、範琳琳、張邁、崔京浩等歌壇大腕,都出自她的麾下。不久前,在谷建芬作品音樂會上,這些明星弟子都趕來向她祝賀。近日,谷建芬向媒體披露了當初辦培訓班時的艱辛,並點評了她的三大弟子--那英、解曉東、毛阿敏。

  辦班之初,學生挨打

  談起當初辦班的艱辛,谷建芬說:「『谷家班』成立最初,走哪兒都有人罵.還有人打學生。我對學生說,什麼都先受著,等出了名堂,拿作品說話。

  我這個班,沒有固定的畢業日子更沒有畢業證書,考試也不固定。但不交學費,管吃管住管零用錢,就是讓學生安心學。別出去走穴。後來還真出歌手。別人問我有什麼竅門,我說,沒竅門,就是要找到真正讓我心動的人。」


  那英招人氣招人愛

  那英眼下算得上歌壇人氣最旺的女歌星了,但誰會知道,當初那英進「谷家班」,還真費了一番周折。谷建芬回憶了當時的情景:「那英當時託人給我聽了盒帶,還行,問長得如何,來人說一般,我說那再說吧。後來在歌手大獎賽上見了那英,覺得不錯。上後臺找到她,『你是那英啊?』『是。』『你就搬到我們培訓班來住吧!』大英子當時就跪下了!

  她到了班上,和其他孩子一樣打地鋪,睡雙層床。她學習不用腦子,基礎也不好,但悟性極好。她那時也調皮,也打架,揪頭髮。

  以前大英子不會講話,盡胡說八道,我就說她『長副好嗓子,長個狗腦子』,但現在心細多了。在班上那會兒老是嘀咕說我偏愛毛阿敏,撈不著我的歌兒呢。這次毛阿敏復出,第一次演出時,她打電話說,我跟『四姐』一塊兒唱吧,她就沒那麼大壓力。當時還真那樣,毛阿敏上場很緊張,那英一上場就開始耍活寳,牽著她的手一起唱,還說上幾句『老師,我們都長大啦……』感動得我在台下淚眼婆娑的。她最後還幫阿敏拎著長裙擺下去,可愛極了。」

  解曉東音樂審美有問題

  在谷建芬的弟子中,解曉東是最早組建歌迷會的歌手,其後被許多歌星如法炮製。可是,當初就為瞭解決解曉東這種「紅人不紅歌」的問題,谷建芬可是絞盡了腦汁:「曉東挺有心,上我這來得不多,但隔三岔五總會打電話問候一下。他喜歡玩深沉,盡探討人生、哲理什麼的。但我和他談得最多的是他『紅人不紅歌』的問題。

  有一次,我挺直接地說:『你在音樂審美上有問題。音樂是優美的,優美的前提是舒展,不是擰出來咬出來的。有多少好歌從你手中流走了?《懂你》給你不要,《常回家看看》也不要,做老師的就要指出你的問題。』曉東感動得哭了。我最近和他會有次合作,希望能幫他有所起色,也彌補以前對他的關照不夠吧!」

  毛阿敏最讓人操心

  在谷建芬的弟子中,毛阿敏是最早出名的一個,也是經歷最坎坷的一個,因此,更是最讓谷建芬心疼和操心的一個。谷建芬說:「毛阿敏是我一眼相中的。這孩子命不好,以前參加任何比賽都是第三名,不是發揮不好就是忘詞,但我覺得她有一種非常樸實真摯的內蘊。她在這個班上道路走得最坎坷,也最讓人操心。她也是最沒腦子的一個。別看大英子大大咧咧,心裏清楚,哪兒關係都處得不錯。但毛阿敏一出稅務問題,所有人都滅她。不是因為我護短,只是覺得出一個人才不容易,不要一棒打死,老百姓還喜歡她。

  話說回來,她是有錯的。在她精神幾乎崩潰時,我一再安慰她:人很難說什麼時候就踩在坑裡了,做人一定要清清白白,敢做敢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