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大連市信訪辦


大連市政府西門的信訪辦,是政府大院裡普通百姓唯一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

2001年12月14、15、17、19日,來大連市信訪辦的上訪者,超過600人次,絕大多數是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群體和普通百姓。他們多數文化不高,有的語言表達不清。記者聽、問到的上訪案件有30件,看到被請到接待室詳談的案件有5起。記者詢問了40多位上訪者:「上訪有用嗎?」結果只有兩人回答「有用」,其餘全部回答「沒用」。

大連市信訪辦候訪大廳不算小,但是接待窗口不足半平方米,接待員與上訪者等級分明:在窗口內外一坐一站、一官一民。百姓第一感覺:這是「衙門」。能進接待室,只是少數幸運的上訪者。信訪辦開會,接待就停止了。信訪辦裡設有派出所,警察出出進進,讓上訪者深感不舒服。一位上訪者小聲地說:「電視還說大連要建服務型政府,就這樣?連超市都是開架售貨的,接待老百姓上訪就不能改改?」

記者注意到,多數上訪者到信訪接待窗口,幾句話就被打發走了。對上訪感到滿意的,記者只遇到兩人,還是信訪辦對面專為市長負責的「市民投訴中心」接待的。瓦房店市兩位農民投訴村支書非法出賣土地,這個中心負責人立即為他們聯繫好到市紀委反映情況。這是記者看到對上訪者最負責的一幕。然而,多數上訪者是抱著希望來,帶著失望去。

上訪者對信訪部門不信任,從根本上說,是信訪聯繫群眾的橋樑、社會穩定的「減震器」,在情感、作風、機制和效率等方面,遠不適應普通百姓告狀、解難的要求。

大連市教委退休幹部程先生為單位不放他兒子出國來上訪,主要想得到諮詢服務。可信訪辦給他的感覺是應付他,談不上什麼指點和服務。14日天河新苑小區6個業戶代表為煤氣爐取暖不過關、開發商不管而到信訪辦上訪,15日立即演變為近百人集體到市政府門口上訪,這說明信訪缺少暢通的信息溝通機制。金州114中學離休幹部林先生的女兒為父親領不到取暖費來上訪,他和大多數的上訪者都特別希望信訪機關有督辦、監察和解決問題的機制。但是他們發現,信訪辦對來訪很少作記錄,讓他們找別的部門也不給聯繫和溝通,如何解決問題沒有承諾和期限。來自莊河的一個農民說,是因為他上訪到了中央,上面打電話下來,信訪辦的處長才出來見他。記者調查的上訪者認為,他們之所以到市裡上訪,是因為基層沒處說理,可沒想到市信訪辦卻同樣不給辦。

一位政府幹部說,信訪辦的權力很小,解決問題有限。市場經濟條件下信訪案件應當更多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記者在採訪中確信這是對的。但是,黨和政府多年的信訪實踐和優良傳統表明,一個代表百姓利益,完善、高效的信訪機制,應當成為政府為普通百姓解決難題的重要途徑。這也是大多數上訪的普通百姓們的期望。

60位民工報警、上訪沒人管

12月17日上午近10時左右,一個年輕人領著幾個民工來到信訪辦接待窗口。他對接待員說:「上週五我們在華南廣場工地幹活的60多個民工,被保安給打出來了,有幾個人被打傷。他們欠我們每個人幾千元工資不給。「你們歸哪管?」「華南企業集團下屬的環宇公司。」「你們去找勞動局監察大隊吧!」幾個民工無可奈何地離開窗口,嘴裡不停地說:「這兒也沒有說理的地方呀!」 記者於18日晚和19日晚,兩次來到華南廣場附近的民工宿舍採訪,深感震驚和憤慨。

被趕出來的民工住在冰窖般寒冷的汽車庫房裡,半米高的破床下,靠水泥地面都睡著民工。他們每天吃兩頓飯,有時吃一頓,沒錢回家過年。據來自吉林、內蒙古的民工梁永學、李彥軍、賈瑞焰等十幾人回憶,12月14日下午4時左右,大連華南企業集團用兩輛麵包車拉來30多個保安,在一個負責人的指揮下,手持棍棒,砸開房門,將他們全部趕出去,並且將行李、收音機等物品從二樓拋下,連已經做好的晚飯都沒讓吃。49歲的齊紹榮和45歲的李萬成,因躺在床上起身慢些,被棍棒打倒昏迷。1953年入黨、69歲的工程師叢某只因說「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也挨了打。老人憤怒地說:「這還是共產黨的天下嗎?」更為奇怪的是,事件發生時,一民工兩次打「110」報警,巡警第一次開車到現場轉了一圈走了。第二次下來一警察對保安說,「你們打人了」,然後又走了。大連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的計算機記錄證實,民工的確有兩次報警,但對如何處警不知道。

這些外地民工在華南廣場工地幹活普遍在200多天以上,但華南企業集團環宇公司平均給每人發錢、發飯票合計在2300元左右,欠大夥的工資少的幾千元,多的上萬元,合計有40多萬元。自11月20日工程停工以來,民工們一直在工地等著發工資回家過年。華南企業集團擔心民工在工地鬧事,就決定將其強行趕出去。14日上午,華西路派出所將民工頭找去談話,要他們做工作把民工趕走遭到拒絕。下午,派出所一位副所長帶領民警到民工中間再做工作又被拒絕。下午3時多,警察離開現場,接著就發生了「12.14事件」。對這起有組織的、非法驅趕民工的暴力事件,華西路派出所所長說:「華南企業集團的事我們派出所管不了。它的勢力太大。」當問到「110」報警為何不處警時他說:「那得受害者來報案。」

12月20日,得知此事的大連市公安局領導非常重視,下令調查「12.14事件」,確保民工合法權益不受侵犯。到記者發稿時,這些民工已拿到了自己應得的「血汗錢」。兩位資深警官認為,警察接警不處警、不對事件作調查,這是嚴重的執法問題,也暴露了「110」警務機制的漏洞。

百姓上訪熱點:房子、動遷與社保

經濟秩序不好和政府改革、服務不到位,是導致上訪增加的兩個重要因素。

12月14日上午9時,天河新苑6個知識份子模樣的人來上訪,他們反映400戶業主的新房取暖遇到麻煩:百餘平方米的住房,日燒煤氣費用不少於40元,達不到18攝氏度,比集中供熱費用高出幾倍,要求開發商改煤氣爐獨立供暖為集中供暖。信訪辦接待後,答應在下週二、週三答覆。14日晚天河新苑百餘戶業主聚會,準備15日早9時與開發商對話協商。沒想到開發商取消了對話承諾,於是近百戶業主乘公共汽車到市政府上訪。至今,信訪辦也沒有給上訪業戶什麼答覆。

在大連市西安路改造中動遷的任書善老人,14日上午一家三口來上訪。他們在前一天晚上看到大連電視臺報導說「西安路改造拆遷工作全部結束」,其實包括他家在內的20多戶仍沒著落。任書善說,他原來住的地方是一類地區,按照國家新頒布的拆遷規定,每平方米拆遷費應該是3800元。但是開發商為了少拿拆遷費,就趕在新規定執行前急忙動遷,每平方米只給2300元。但就這個價碼,原定是11月1日給錢,卻一直拖到現在也沒給。房子扒了不給錢,小孫子才8個月,上哪兒住?拆遷公司答覆說,是因為沙河口區政府沒有把錢撥下來。同日來上訪的一位退休老婦說,大連天津街的動遷戶,也遇到了同樣問題。這天,為房子和動遷而上訪的人約有40人,無一得到令人滿意的答覆。

除此之外,社會保障不到位引發大量上訪。12月17日上午,大連市甘井子區裝飾材料有限公司的16名工人來上訪。他們原是大連聲光集團的職工,後轉到這傢俬營企業。區政府答應給這傢俬企土地,但至今未兌現,因此企業就拖欠了他們4個月工資、9個月養老保險。而聲光集團拖欠的4年住房公積金,更沒人管了。他們到區政府上訪,連大門都不讓進,而市信訪辦還是讓他們到區裡上訪。接著,已破產幾年的大連市皮鞋三廠10名工人上訪,他們代表260名職工來討要5年的養老保險和每人7000元左右的工資。19日這天,大連太陽城等兩家飯店的100多名員工,也因為企業拖欠工資而集體上訪。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3日內為房子、動遷、取暖、建築擋光而上訪的,不少於150人次;為社會保障、工資上訪的不少於300人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