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官


  原來,這位「大人」是我們那片地稅局的某科科長。每個月,他都要拿上一些「的士」票來我們單位報銷。當然,他也很自覺,每次都不多拿,也就是二百來塊錢。二百來塊,對於一個單位來說,也真是不算什麼大數,這樣的人又不能得罪,所以,每次他都如願而歸。
  而這次不同,他不但拿來了二百多塊錢的票,而且還有一張二百七十多塊錢的餐費單據。恰好,我們雜誌正在搞征訂工作,報上來的訂數要比往年跌了一兩萬份,領導還火著呢。所以,領導就以餐費不好下賬為由,說什麼也不簽字。這領導不簽字,他就報不了。他哪受得了這個窩囊氣,於是,趁著酒勁未消,跑到我們的財務部發起火來,罵罵咧咧的。
  會計一看這事大了。領導不知道稅官的厲害,可會計是心裏有數的。他馬上去找領導說這事,但領導還是不同意。無奈,會計就只好到廣告部主任那兒借了二百七十多塊錢,給了那位科長。
  給的時候,那位科長連說,不要了,不要了,既然領導不同意,那就不要了,以後的事咱該咋辦就咋辦。會計一聽這話更怕了,不停地說好話。最後,他還是把錢裝進了兜裡。
  給他報完賬很久,他沒走,大概是心裏還窩著火。我馬上就產生了一種想見見這位「大人」的想法。我走到財務部的時候,他正大聲地用手機打著電話:
  「好,好,你瞧不起你兄弟……你媽的,你什麼事也不告訴我,行,行……你,你媽的,你知道我的電話嗎?你,你媽的,你知道我的手機嗎……嗯,你他媽的給我記一下……」
  顯然,這是真的喝大了。
  雖然是喝大了,但臨走,他還沒有忘記囑咐會計,「老…老王,今天這錢你下什麼賬都行,沒人會查你。還有,明天的事你就不用去了,有我,你放心就是」。
  
  週三那天下午非常奇怪,財務部和廣告部的同事們都擠到了我們編輯部避難,像躲避歹徒和瘟疫似的。
  我問這是咋回事,同事們說是那位地稅局的傢伙不知從哪兒喝大了酒又轉到我們這兒來報賬了。
  「報賬,報什麼賬?」
  同事們說:「的士票、飯費什麼的唄。」
  我說:「他又不是我們單位的,為什麼要給他報?」
  「可他是管我們這一片的稅官。」一位同事說。
  「他還是個頭呢,別看現在給他報個四百五百的,如果你不給他報,到時查賬,損失可不是幾百塊的事了。」另一位同事說。




轉自 <<南方週末>>   2002-01-04 10:11:36
作者 楊福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