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性騷擾


11月在北京上新東方,每天擠公共汽車,真的像上刑一樣。不過能聽到老師幽默的調侃還是值得的。還有4天學習就結束了,很是開心,煉獄般的公車生活就要完結了。可是,哪天弟弟忙,沒人送我上課。
我上車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兒,一個四十多歲的老頭子在我後邊。戴個眼鏡,在我後邊使勁兒擠!47路的車上一般能上去就是勝利,基本是整個身子貼在別人的身上,可是,我就感覺那個老頭的下邊有東西頂著我!!! 我手裡拎了個塑料袋,裝著書,我用書擋在屁股後邊。可是,人太多了,我瞪他,他裝沒事!我終於找了個地方和他背對背,可是,他竟然用手摸我屁股!!! 我又往離他遠的地方挪。終於到要下車的時候了。可是,他站在門口。

說實話,我挺害怕的,可是,《希望》上說,對這種人一定要怒斥!所以,我就對他說:「你個老流氓,大變態。那麼大歲數不知道羞恥!」 沒想到他竟然抬腳踢我!被他踢下車,滿車的人沒有人制止!司機還把門打開!!!他抓我領子揪著我打了幾拳後就想跑!我穿著尖尖的高根鞋,追上他,用手裡的書砸了過去!他轉過身,把我推倒!這個時候,一個小姑娘,過來說:「我不想看到這種是事發生!」

他又想跑,去打了輛出租! 這個時候,我旁邊一個男生說:「追上他,別讓他跑了!!!」我跑過去,趴在出租車前蓋上,大聲說:「老流氓!別跑!」於是,很多人圍了起來!兩個大學生幫我報了110。

其實是我再回憶一遍挺可怕的!這事兒是發生在海淀走讀大學門口,就是新東方學校的第二教學區附近。他在車上就出手打我了,可以說我是被打下的車。然後在走讀大學門口又打的,然後我自西向東追的他。因為走讀大學和五道口服裝市場中間的一段路沒有人。

打了110以後,是海淀的警察局來的人,昨天說的那個鼓勵我抓住流氓的人,和我一起去了警察局,做證! 說實話我是很害怕,因為車上人實在是多,流氓又說是因為他不小心碰了我一下,我乍刺兒,他脾氣不好,才打的人。

性騷擾一點都不承認。來到海淀的警察局,他們好忙好忙。但還是很積極的安慰我:問證人口供,問我口供。證人在車上就看到他在我身邊蹭來蹭去,雖然沒有看到他具體用下身頂我,可是流氓一直在我身邊晃,並且在我想遠離他的時候,尾隨我,以及在車上動手打人,在車下打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都是新東方的學生,我那天還是IELTS外教口語考官的課,全耽誤了!證人是學託福的,就覺得女孩子本來就是弱勢,在街上哭著,嚷著,追個流氓,本來這種流氓罵幾句就算了,他還敢打人,簡直道德淪喪!!!

我現在還想著海淀的110對我說的:別怕,這個壞東西,我們一定好好整治整治!被他們的話說的心裏暖洋洋的!心想:還是國內有溫暖!我在俄羅斯呆了5年,以前同學被個酒鬼摸了一下,我們一起的7個中國學生,一起打的他趴不起來。可是後來,到警察局,中國人是很吃虧的。

我想,到了北京,我自己的國土上,可以用母語和代表政府的警察同志訴說自己的委屈,即使是天大的冤屈,也會有圓滿的解決! 可是,海淀的110問我:在公共汽車上打了沒有!我怎麼能意識到這就是個小圈套呢!我說,打了!他們說:「好!那就是公交分局的事兒了!」我竟然沒有聽出來是他們在踢皮球!!!他們讓我和證人在那裡等公交分局來人,把我們接走,去那裡解決這件事!公交分局在東城區!於是,我和證人,從7點20一直等到9點多,他們才來人!!!

我不懂警察局是怎麼審案子的,可是,他們把我和流氓叫到一個屋子,讓我當著流氓說是怎麼回事!我儘管非常緊張,還是戰戰兢兢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他們讓我,證人,流氓,還有來接我的弟弟一起擠上車,拉到了東城的公交分局! 到了公交分局,已經是10點左右了。那裡有大概3-4個警察,非常清閑!還擺著像棋,看著電視。和海淀110那邊的忙碌真是鮮明的對比!

可是,他們的效率可是快,把我叫到屋子裡,直接就問:「有傷嗎?」我說沒有,就是嘴旁邊被踢青了一小塊兒,看不太明顯。他們又問:「你希望政府幫你什麼呢?」我回答是要通知他單位和家裡,最好能拘留。別的要求沒有。警察問我有沒有經濟上的請求,我說,我稀罕他的那點錢啊!

於是,他們讓我在外邊等!可是11月的大冷天啊,我穿一條褲子在門口站了半個多小時,其間,我北京的叔叔和阿姨來看我。阿姨很生氣,罵到:「應該打死臭丫挺的!」是在院子裡罵的。沒想到,從樓上下來個像是領導的人,說:「有本事街上打架去,有本事別來這兒啊,這是什麼地方!?」

我忽然茫然了--這應該是社會主義新中國的警察局啊,他的話怎麼像舊社會衙門門檻高,不能隨便進的口氣!我連忙對阿姨說,別生氣,叔叔還氣的讓阿姨閉嘴。 他們說,你們開車來沒有啊。叔叔回答沒有車啊,他們的臉就變了,說,那去醫院檢查吧,驗傷。別照片子!沒什麼病照出來要你們自己掏錢哦!弟弟陪我去驗傷,出來結果是面部軟組織挫傷,腰部軟組織挫傷。說實話當時腰都直不起來,不知道是流氓給踹的,還是警察讓站在院子裡等凍的! 回到警察局,又是無止境的等,他們早把證人打發走了!想讓我也走。我不能走,費這麼大勁兒把他弄來了,不看處理結果我怎麼能睡好覺。

於是,我把爸爸給我的一個他的朋友的電話打通了,是個律師。他說,基本上我們國家在性騷擾上沒有什麼相關的法律,比較摸棱兩可。而且要他暴露性器官,才能定罪。我只能聽天由命了。 到11點多左右,他叫來了個保證人,開車來的。很大氣的拿了二百塊錢出來,然後把他保走!我說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們通知他單位和家裡人了嗎?警察根本沒有理我!而是叫他們先走,讓我留電話和地址。他們兩個走的時候,竟然那個保人對警察說:「小王(好像是姓王),改天一起吃飯!」。。。。。。。。。。。。。。。。。。天!!!!這不是在美國的片子裡看到的警匪一家嗎!?霎時間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和弟弟一起回了家,洗了個澡,很努力想把這事情忘掉!可是,對我的傷害實在是難以形容的!

現在,我看到四十歲左右的人,就自然而然想到哪天的一切。而弟弟就買了把刀,天天接送我上學。證人我給他打電話想一起吃頓飯,可是他忙,而且已經改變了每天上下學的坐車的路線!我現在能做的是期望哪天幫助過我的小女孩兒,幫我報警的兩個大學生,湊熱鬧圍住流氓的群眾,和勇敢做證的證人,事事如意。

其實我還想告訴那些無論是推脫還是狗眼看人低的警察,今天不整治這些流氓,下次被性騷擾的也許就是你們的女友,妻子,或者姐妹!! 謝謝所有對我帖子做出反應的朋友,我說的都是真實的!我沒有想呼籲什麼,就是想表達我當時的無助和困惑。希望所有的女孩子別像我一樣倒霉!別在北京坐公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