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奎德: 死囚之怒


今年一月九日,幾位法國解放報記者採訪了中國河南省「愛滋村」,發表了一篇驚心動魄的報導,描述了一群在死亡邊緣的中國農民的絕望與憤怒。

由於極度貧窮而賣血,由於輸血而感染愛滋病源,由於新聞封鎖而得不到預防和治療,由於愛滋病毒而瀕臨死亡,於是,80%的村民被宣判了死刑!

當採訪的法國記者被中國警方干預,被迫打算避開時,突然,幾個村的婦女躺到他們的車輪前面,她們要把自己的冤屈、慘劇和即將面臨的死亡,告訴全世界,她們不要讓記者離去,如怨如泣,如呼如號,場面慘烈,令人顫慄不已!

確實,她們還怕什幺呢?她們的一隻腳已經踏進了陰間,平日陽間望而生畏的權勢、警察和暴力,她們今天已經視若無物了。「我是死人我怕誰?」在愛滋病死亡日益逼近的陰影下,在告天不應,告地不靈的絕境下,這些被政府、被社會遺棄的「死刑犯」,一無所有,唯一可做的,就是訴諸國際輿論,訴諸人類公義了。

實際上,「愛滋村」現像在中國已經存在多年,但消息一直被北京當局嚴密封鎖,外界無從得知,更不得其門而入。病人們就在黑箱中在暗夜裡沉沉地死去,死去......,無人過問,無人救助。然而,一手安能遮天,紙豈能長久包住火?自從一位勇敢的中國女醫生闖入愛滋「禁區」,披露現狀,救助村民以來,國際輿論鼎沸。2001年8月,北京當局終於承認了河南存在「愛滋村」這一長期被掩蓋的現實。而上述情景,就是外國記者首次在河南現場目睹的實況,他們並親眼目擊「愛滋」村民不滿當局隱瞞現實而採取搗毀汽車和扣押警察為「人質」的暴烈行動。這一事件表明,中國「愛滋村」的現實以及愛滋病流行的範圍遠比人們想像的要嚴峻得多。而中國政府隱瞞這樣嚴酷悲慘的事實,已使自己坐在憤怒的火山口上了。

這一駭人聽聞的悲慘命運是如何造成的?顯然,極度貧困的生活,不負責任、沒有嚴格制度管理的衛生(輸血)機構,嚴密封鎖的新聞渠道,是造成該慘劇的罪魁禍首。開初的個別愛滋病源的感染容或有其偶然性,但後來如此高速的增長,如此大面積的死亡,河南VIH呈陽性者(即愛滋病毒感染者)人數至少達到150萬人,而且這個數字已經沒有人懷疑。就連中國媒體的報導也提到河南可能有200萬愛滋病毒攜帶者這個數字,它如何釀成?法國曾因病人輸血感染愛滋病而爆發使多名政府官員受到法律審判的「污血案」,中國的「污血案」是誰造成的?它與信息封鎖而造成的沒有預防,缺乏救助的關係又是如何?事實上,在中國至今還沒有看到有關人們怎樣取得抗愛滋病藥物的社會渠道和公開辯論。

顯而易見,在中國被接納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會員國並將主辦2008年奧運會之時,北京承認中國患了大面積愛滋病,是不難理解的。因為帷幕日益張開,真相已經藏無所藏了。可以預料,從此之後,中國的一系列社會問題,一個個黑暗角落,都將隨著中國進入世界而逐步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在幾個沿海大城市的繁華景觀背後,一個真實的中國,一個腐敗重重的社會,千百萬在貧困線下面掙扎的家庭,無數在絕望中等死的人們,一個存在巨大不平等的等級區分的人群,將漸漸浮出地平線,成為這個地球上一個引人注目的景觀。

誠然,北京還會運用其熟練的封鎖新聞的手法來控制世界對中國的「知」,但無疑,那將越來越困難了。如果北京不正視社會的巨大創痛,不著手用制度改革來解決它們,而仍想用「瞞「與」騙「來維持現狀,那幺,迎接他們的是什幺前景,將是不言可喻的。

(自由亞洲電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