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情結的終結—中國造就了俄美關係的里程碑

2002-01-31 02:24 作者: 小國寡民(北大)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在,恐怕全世界的人都在議論著這樣的事情:9.11事件發生後,由於俄羅斯的一系列表態以及為美國人在阿富汗戰爭提供的種種方便,從而促使俄美關係突飛猛進,進入了蜜月時期。這其實還是一種比較表面的理解。

自從原蘇聯解體以後,在俄羅斯與中國就泛起了兩種情結:在俄羅斯是伴隨斯拉夫情結逐步消退而逐步升起的慕美情結、在中國則是淵遠流長的俄羅斯情結;斯拉夫情結是鑒於舊勢力範圍的殘餘觀念、俄羅斯情結則是因為自身意識形態的需要;舊勢力範圍的殘餘觀念非常容易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消退,意識形態的需要則由於國家的支撐而表現得比較頑強;而世界上碩果僅存的超級大國美國,還是拖曳著往日的中國情結尾大不掉。

隨著俄羅斯國家政體的演化,其價值觀念與西方世界已經沒有本質的區別,觀念的基本要素與西方已經趨同。所以,在諸如地緣政治問題的理解上面必然與西方尤其是美國逐步靠攏。例如,在北約東擴、波黑戰爭、科索沃爭執的問題上面,貌似與美國爭吵的俄羅斯其實是在與美國進行著今後必然會發生的戰略合作過程中的磨合,進行著一系列的前期工作而已。假如這個磨合的作業是以中東及東歐做環境的話,那麼,中國實際上起了一個研磨劑的作用 ---- 成全的是磨合的雙方、犧牲的卻是自己。

自打九十年代以來,就有這樣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凡是中國與俄羅斯都「表示」不滿意的事情,往往是俄羅斯動嘴中國出錢出力:伊拉克因為侵略鄰國被國際社會打得爬下了,口頭同情的俄羅斯實際上卻撒手不管了,中國去接力,結果美英一炸,雞飛蛋打,還落下一個話柄;當中國的領導人接二連三地攜巨額美圓訪問哈瓦那的時候,俄羅斯人卻藉著9.11這樣的好機會迅速地從古巴撤退了;當近在咫尺的俄羅斯眼看著科索沃遭到北約聯軍狂轟濫炸而僅僅在玩弄口技的時候,萬里迢迢之外的中國卻從口頭上到行動上、並以自己的使館被轟炸為代價,給予肯定要失敗並眼看要垮臺的米洛舍維奇政權以全力支持。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自從普京政府上臺以後,譴責所謂的「一極」與「單邊」的講法一下子消失了(留下了中國人由原來的小合唱變成了獨唱),而且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就任總統初始,就明白無誤地表明俄羅斯是民主國家,其文化淵源自始於西方。這是一個多麼強烈的政治宣誓?!

可是,中美兩國卻似乎在裝聾作啞:美國人的中國好像情結太深了,完全沒有顧忌到中國人自從九十年代的初期已經由八十年代說《醜陋的中國人》轉變為叫喚《中國可以對美國說不》了、並且一直不停地在一切可能的場合對美國說不,還是孜孜不倦地期望中國能夠調整姿態與自己建立「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而一再冷落俄羅斯,任憑你是什麼「民主國家」中國是「極權國家」也好、你是什麼「西方文化」中國信奉的是導致「人類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的共產主義也好,統統不頂用,還是中國第一、俄羅斯排在後面;而中國人卻將中斷了二十多年的《共青團之歌》又沸沸揚揚地演唱了起來。兩種作法全然都是不合邏輯、文不對題!

與此同時,中國展開的一系列外交活動的基本目標就是,借用俄羅斯以及綜合某些第三世界的國家的力量,形成與中國事實上的戰略夥伴關係,打破世界上以美國為代表的這「一極」,形成世界上多極並列、相互牽制,以保持各國政治體制及疆域現狀,在經濟上面則迎合全球化的運動,以這樣的風貌使中國在世界的舞台上面展露頭角。這個戰略目標的中心環節就是俄羅斯必須與美國保持相當的距離。

這樣,中俄美三國都陷入了單方面追逐而對方不領情反而拆臺這樣單邊情結的怪圈當中而不能自拔。這是具有極大諷刺意味。打破這樣不倫不類的局面的還是中國。

上世紀末的多次導彈試射最後演變成為中國與美國航空母艦事實上的軍事對峙、以及到二十一紀開始就發生的軍機撞擊事件實際激發了美國人對中國全球戰略意圖的根本上的猜忌,尤其是軍機撞擊事件發生後,在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狂熱事實上已經影響了外交程序、對慣例與常識的認知標準。雖然中國領導人最終對事件如何處理作了明智的選擇,但是,這畢竟是尼克松訪華後,中美兩國第一次不是為了任何一個第三者或兩國以外的原因、在國際空域發生的直接軍事對抗。對於剛剛上臺、而且在對華關係上面還沒有完成從競選中的口頭強硬到實際執政時的溫和務實這樣的過渡時期的美國新政府而言,必然會對中國這個國家的戰略意圖與中美本身關係進行徹底的再思考,這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在這個時候,美國人的中國情結基本劃上了句號。

與此同時,中國的俄羅斯情結髮展到了一個新高潮。隨著中俄軍購規模的不斷擴大與高層互訪的頻繁化、制度化,中國與俄羅斯在上海簽訂了《睦鄰友好條約》以及在中俄的主導下成立了包括中亞數小國的「上海合作組織」,反美統一戰線似乎瓜熟蒂落了。以後,甚至發生了用俄制飛機與導彈攻擊(美國)「航空母艦」這樣的操演。但是,俄羅斯在事件的所有過程當中不置一詞,沒有對中國以哪怕一點點的口頭安慰!物極必反,新高潮實際上是單邊情結結束前的一個迴光返照而已。對中國人而言,這裡面所孕育的危機實際上已經是不言自明瞭。

9.11世貿大廈的兩聲巨響,轟塌了以往的世界戰略大格局。在幾乎是同時到達的電話中。美國人第一次珍重了俄羅斯人的友誼,而對於中國人的慰問卻開始漠然處之;在隨後開始的俄總統訪美過程當中,美國不僅給予普京夫婦最高規格的接待,而且進行了最融洽與私密的交談。用布希的話來說,普京是一個非常誠實的人,你從他的眼睛裡面可以看到他的靈魂!用普京的話來說,布希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我完全信任他!已經不用再添枝加葉了。單邊的情結終於鐵樹開花了、終於演變為情投意合的互戀互愛了。

有情人終成眷屬,唯一出局的是中國人。中國人在長達十數年的時間當中漠視了美國人的愛撫,在發生了重大衝突後雙方終於感情破裂。而俄羅斯人則不失時機地趁虛而入,填補了美國人的愛情真空,取中國人而代之,終於登堂入室了。對於這樣的苦戀而產生的碩果,其他東西還算得了什麼?!

於是,北約東擴「對俄羅斯沒有實際的威脅」了,「俄羅斯領空可以對非直接戰鬥的美機開放」了,「可以同意美國在中亞使用軍事基地」了;北約也終於接受了俄羅斯成為特殊的成員國---而正式的婚姻手續也僅僅是時間與形式上的問題了。最令中國人傷心欲絕的是,以往中俄戰略協調的主體-----《反戰略導彈條約》,俄羅斯人根本沒有徵求中國人的意見就與美國人單方面默契,被輕而易舉地廢棄了!

與此同時,在事實上,北約的東擴,已經蔓延到了中國的西邊大門口-----唯一的缺口被堵上了。

馬克思先生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一文中引用過這樣一句話:世界上一切巨大的事變與人物,都可以說出現過兩次。馬克思先生又說,「可是,他忘了補充一點:一次是以悲劇出現、一次是以笑劇出現。」視看眼下的中俄美關係的演變,不由得讓人感嘆: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中俄美三個大國的單邊情結的怪圈終於被突破了。中國人提供了原動力,導致了自己的出局 ---因為,中國本來應該意識到:俄羅斯人的厭華心理是出於地緣政治加上民族的本能、是根深蒂固的;而中國人的恐美心理,僅僅是出於意識形態,在潛意識當中還是喜歡美國的。前者的毛病是不可救藥、無法克服的,而後者僅僅是一個心理障礙而已、本無大礙,兩者具有本質方面的不同。更何況,俄羅斯已經完全不同於蘇聯,不要說國家的利益、就是連意識形態方面的奏鳴中國人也是根本不可能得到響應的。

同樣,美國人的中國情結是強者對弱者的愛撫,同情的成分大於戀愛的成分,是可以收發自如的;而俄羅斯人對美國人的追求是發自內心的愛慕與衷心的嚮往,是一種痴情,具有對巫山滄海那樣的傾向,除非美國人不同意,其他任何東西是不能阻擋的;而俄羅斯「姑娘」本來對美國那樣的西部牛仔,應該有巨大的誘惑力,僅僅是對貌似柔弱的中國「女孩」的同情心長期矇蔽了他們的眼睛、影響了他們的判斷與選擇而已。(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