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這犯愁呢


現在有很多有關中共十六大權力交接的版本,都認為年富力強,尚未到退休年齡的李瑞環將出任新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同胡錦濤,溫家寳等組成第四代領導班子。其實,這種傳聞或猜測並不可靠,關鍵是沒有認識到全國人大在未來中國高層權力角逐中的重要性,也低估了顯然有心繼續留在中共幕後操縱中國政局的江澤民之「垂簾聽政」智慧和決心。

  長期以來,很多人都對全國人大或多或少留下了「橡皮圖章」的強烈印象,這種印象其實並沒有隨著中國政治的發展而得到實質改變。因此大家在判斷全國人大及其領導人的重要性和政治價值時,就不免在潛意識把它低估了---那種所謂江澤民可以繼續留任軍委主席而一直同江澤民明爭暗鬥的李瑞環卻可以繼任人大委員長的分析推斷,恰恰是沒有看到全國人大這個立法和最高司法解釋機構在未來中國政治變局中所可能發揮的決定性作用。

  請允許我們做一個有可能的假設:假如未來數年內,中共黨內再爆發六四期間那樣的,總書記和軍委主席間的巨大分歧,而國家再度陷入與六四學潮相似的嚴重危機,那麼當時的中共「第四代領導集體」又可能會如何決策和行動呢?

  顯然,六四的實踐告訴我們:中共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分歧明顯且不可調和的情況下,軍委主席要有效行使自己的垂簾聽政幕後權力,至少應當得到國務院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兩方面其中之一的配合,使得「戒嚴令」這樣的非常措施可以名正言順地頒布實施----而假如當時出現了國務院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兩大機構的角逐之中,那麼國務院的優勢則是「短平快」,可以迅速發布首都等城市主要地區的戒嚴令;而全國人大的優勢則是可以「終審裁決」,反過來否定國務院頒布的戒嚴令,不僅如此,它還可以自行宣布更大範圍內的戒嚴令----總的來看,假如「不穩定」局面拖得稍長,足夠人大常委會及時介入的話,那麼人大常務會將不可避免地擁有對任何使用戒嚴等非常武力手段解決黨內分歧和社會問題策略的最終否決權!

  以上分析,至少在中國現有的「全國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之憲法框架下還是順理成章的,也正因為如此,六四期間鄧小平光得到總理李鵬的支持還不夠,還非得派江澤民在機場阻攔當時的人大委員長萬里不可---六四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即使黨內威望如日中天,既擁有軍權又擁有秘密決議規定的「重大問題」「掌舵權」之鄧小平,也不得不擔心在當時重要性還遠不如今的全國人大對其實施戒嚴,依靠軍隊解決黨內分歧和政治危機陰謀的巨大牽製作用----安魂曲甚至有這樣的懷疑:鄧小平之所以一定要選擇使用武力,流血扑滅學潮,也許同他心中對無法駕馭原定於當年6月20日召開的討論學潮問題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恐懼有著相當直接的關係。

----這樣一回顧分析我們大家就可以反過來替江「核心」好好算一本帳了:即使他真的可以按照國內外一般認可的分析,繼續留任軍委主席關鍵職位的話,他也除非屆時能夠悍然動用武力違反中國憲法,否則,在對他本人來說最恐懼也最能顯示其軍權重要性的「六四」等黨內黨外政治危機面前,江澤民絕無「合法獲勝」的任何把握---而要讓其喪失根本的軍權合法性,一份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議就足夠了!

  對江澤民來說,假如不能控制人大或至少讓人大中立化的話,那麼他這個「軍委主席」相對鄧小平來說,恐怕至少還有四大劣勢:其一,假如李瑞環真的繼任了人大委員長的話,那麼李瑞環和他同屬「第三代領導核心」,恐怕到時候未必會像當初萬里對鄧小平那樣因尊重其黨內威望而忍氣吞聲,自覺服從;其二,江澤民絕無像鄧小平控制李鵬那樣控制溫家寳這樣總理的把握,反而倒有國務院和全國人大聯手支持總書記對抗他這個「軍委主席」的極大危險(江本人不喜歡溫家寳這點早是共識);其三,江澤民可能在黨內缺少一份像鄧小平當初得到的那份「重大問題讓鄧小平同志掌舵」的黨內秘密決議作為其「垂戀聽政」黨內合法性的保障(關於這一點,我在今後的系列文章中還會詳細分析);其四,江澤民沒有像鄧小平那樣直接帶過兵,在軍隊那樣的特定組織中既無足夠的威望,也無真正的可靠不下和嫡系----總之沒有這四點擔憂的情況下,鄧小平尚且需要半非法地「勸阻」萬里於上海,而加上這四點擔憂,他江澤民的什麼「軍委主席」寳座就真的那麼管用麼?他的軍權屆時就真的好用來同立法機關和憲法本身直接對抗麼?

  大家千萬不要忘記,在非常時刻,人大還可以行使罷免和重新任命從國家主席到總理到國家軍委主席這一系列國家重要領導人的人事大權!-----因此我們甚至可以設想這樣的情景:江澤民拒不執行人大常委會要求其停止向首都調派部隊的決議,於是人大召開特別會議宣布撤銷其軍委主席職務,任命新的軍委主席。。。整個一個菲律賓或印尼「不流血革命」的翻版!-----不要以為這種圖景在中國不可能發生,其實,六四期間要不是鄧小平還健在的話,當時的全國人大就真的可能聯合趙紫陽和國家主席楊尚昆及總理李鵬公開對抗!

----其實,接受六四歷史教訓,重新認識人大委員長國家主席政協主席等職位重要性的,恰恰是中共和鄧小平自己。有心人不難記得,六四前鄧小平鼓吹「黨政分開」,結果搞到國家主席,人大委員長和政協主席居然都不是中共常委,但六四後同樣是鄧小平,居然就180度大轉彎,力主黨政一家,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人大要職重新都由常委核心所擔任...直到最近幾年,大概江澤民還是擔心對人大的控制不夠讓人放心,居然在很多地方,推行起了讓省委書記兼任人大一把手的新組織政策(大陸有所報導:這一政策近來又在積極推行)!----雖然有很多人或精明,或糊塗地把這一舉措稱讚為什麼「反映中共更重視人大的作用」云云,其實對中共有所瞭解的人一看便知:這無非是為了更好地控制各級人大,防止人大成為在政治上給當地黨委一把手拆臺的工具罷了。

----大家想想看,江澤民在任期間,對各級地方人大對黨委第一把手可能的牽製作用尚且不放心,要硬把黨委第一書記的手直接伸過去捏住人大不放,那麼,對其在十六大後「垂戀聽政」地位比什麼都計較的江澤民,又怎麼可能把全國人大這個在中國政治發展中已經越來越重要的「最高權力機構」的組織控制大權,交給李瑞環這樣從來對他本人不買賬的「異己分子」呢?!

  所以我分析的結論是:只要江澤民真的希望繼續留任軍委主席,在十六大後保持對「第四代領導核心」足夠的控制威懾力的話,那麼作為他個人來說,就必須堅決防止李瑞環這樣具備一定黨內威望的政治對手控制人大委員長這個關鍵職位,所以我的判斷是:李瑞環可能無法如某些小道消息透露的那樣,留在「第四代領導核心」中出任下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的職務。

-----當然江澤民除了堅決阻止李瑞環出任人大委員長一職之外,還有一個次佳的選擇就是:讓自己信得過的人控制國務院總理這一職位,在關鍵時刻像李鵬宣布戒嚴那樣,充分發揮國務院「短平快」的賦予戒嚴和其他非常施政第一時間合法性的作用。然而從目前的情況看,溫家寳就任總理一職的呼聲很高,江澤民根本找不到可以在黨心民意上同其競爭的對手,因此除非說服朱鎔基這個實質保守派繼續留任總理一職(那樣的話李瑞環顯然也不大容易打發)外,恐怕一時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其實,阻止李瑞環出任新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一職對江澤民來說恐怕並不很難----按照中共的慣例,政協主席這個位置本來就基本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最後一站」,做過政協主席這樣的准閑職再反過來出任黨和國家一線要職的,似乎在改革開放後還沒有出現過(鄧小平曾任政協主席,但其後僅任顧委主任和軍委主席,都並非第一線的職位)。同時,李瑞環雖然年輕,但畢竟還是屬於「第三代領導核心」,硬要把他留在「第四代領導核心」之中,怕是連胡錦濤溫家寳這樣真正的「第四代」也不一定會心裏很舒服----總之,讓李瑞環隨「第三代領導核心」「全退」,至少在道義理由上還是很充分的,總不成因為他年輕了幾歲,就一定不能退休吧?

  那麼,李瑞環不能任新一屆人大委員長,究竟該職可能由誰出任呢?

  問江澤民去,因為他估計也在為這個問題犯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