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一家怎麼了


中國人大委員長李鵬一家早在海外鋪定後路?李鵬幼子李小勇新加坡富貴避難?類似的傳聞最近幾個月來一直在中國乃至海外的民間流傳。最早披露此事的是盛雪所著的《遠華案黑幕》一書,遠華案主角賴昌星聲稱他與李小勇的親密關係,並且說李小勇在新加坡避難,不敢在北京露面。

但人們最初對賴昌星所言還是有所保留,不過最新一期的香港《壹週刊》披露,李小勇夫婦由幾年前起已在香港和新加坡買入豪宅物業,而且有頗長時間留在新加坡,期間以名店「阿一鮑魚」當飯堂,生活逍遙。

李鵬一家,包括他和老婆朱琳、兩個兒子小鵬和小勇多年來牽涉不少貪污醜聞,其中最令人側目的是李小勇牽涉「新國大」五億元人民幣期貨詐騙案。九八年初公司以超高月息百分之十至三十吸引客戶投入資金,同年八月五億元資金不翼而飛,公司倒閉事件曝光後三十九歲的李小勇鮮有在外面露面。

經調查,在「新國大」成立至倒閉期間,李小勇與妻子葉小燕豪氣地以三千多萬,先後在港、星置業,並已一早鋪排後路,九七年以投資移民身份取得新加坡居留權。當被詐騙的「新國大」客戶在北京示威頻呼「李鵬替子還錢」之際,李小勇在新加坡則享用「阿一鮑魚」的燕窩及鮑魚。

據瞭解,李小勇早於回歸前化名「朱峰」,和妻子葉小燕及獨女透過特別渠道取得香港單程證,九七年再取得新加坡居留權,港、星及內地三邊走。

曾當武警的李小勇一向在北京及深圳經商。據一名在新加坡從事大陸生意的商人向該刊表示,李小勇移居新加坡後,曾在當地中型規模的影音店Courts添置傢俱及影音器材,為移民後生活作好準備。他平日多以商人身份出現,行事十分低調,卻不脫太子黨大吃大喝的本色,以當地的「阿一鮑魚」分店為飯堂,且出手闊綽。

「阿一鮑魚」在新加坡有兩間分店,總店裝修富麗,店內挂了一幅李鵬及老闆楊貫一九九五年攝於中山的照片,另一合照則是李鵬夫婦與「阿一」三人。據「阿一鮑魚」林經理表示,李小勇是該店的常客,但他從不在員工面前主動透露身份,反而一些和李小勇同來吃飯的朋友曾主動告訴經理:「他是李鵬的小兒子。」

林經理更透露,若李小勇身在新加坡,每個月總幫襯四至五次,若沒有貴賓房他亦與其他食客坐在大堂:「他最喜歡食我們制的鮑魚、魚翅和燕窩,另外蒸條魚,加幾碟小菜,酒就不是經常飲。通常李先生和太太及一些朋友來吃飯,五、六個人埋單最少五千五百幾蚊港幣。最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每到農曆新年每個員工派一封大利是,多少錢不好講,總之看上去都非常重。」

李小勇夫婦在新加坡以東近郊地區,擁有一個兩房一廳的千尺住宅單位,地址為丹戎禺路(TanjongRhuRoad)的海灣園,是以葉小燕名義於九六年五月以五十九萬坡幣(港幣約二百八十萬)購入。

據當地地產經紀指出,該樓盤坐落豪宅區,擁有私家泳池及網球場,而葉小燕的單位更可遠眺海景,更為罕有。

記者曾度造訪,一直沒人應門。單位門柄落滿灰塵,但屋後露臺有一個酒櫃,櫃內冷藏著酒,表示有人居住。

《壹週刊》記者向鄰居鄭先生查詢,並出示一張李小勇夫婦的舊照,鄭先生說:「這兩個人在九八年左右經常在這裡出入,但近來則無見過。」

葉小燕亦曾在港的文件中報住另一新加坡地址:市中心的ValleyPark頂樓,但該單位的業主並非葉小燕。

根據香港土地註冊處的記錄,李小勇的化名「朱峰」,在九至九八年曾與妻子葉小燕以聯名方式及公司名義大量購買豪宅,其中九年以千萬港元購入的山頂種植道獨立屋,九六年蝕讓賣出。但在九八年至九九年間,即「新國大」成立至倒閉前後,共斥資約三千百萬買入灣仔景閣及陽明山莊兩住宅,舊年已贖回,持有至今,現祗值二千萬元,賬面蝕超過一千萬。

其實葉小燕亦大有來頭,她是解放軍創建人之一葉挺將軍的孫女,葉挺一九二年留學前蘇聯,同年十二月返回中國參與共產黨第一支正規武裝軍隊。

葉挺與妻李季文有九個兒女,次子葉正明是葉小燕的父親。

九二年,李小勇和葉小燕夫婦曾以親屬身份,到葉挺故鄉惠陽縣秋長鎮,出席紀念葉挺的「將軍路」開工典禮。

《壹週刊》記者曾於三月到訪秋長鎮,發現本應建好的將軍路祗建了四分之一,路的盡頭正是葉挺故居,內裡雖簡陋卻掛滿了三代國家領導人與葉挺合照,包括周恩來、鄧小平及葉的親家李鵬。

自稱是葉小燕堂伯娘的葉大嬸,目前正以每月二百元的薪水看守故居,她向記者憶述:「當日葉小燕、李小勇坐車回來,我都系第一次見葉小燕。雖然我們這麼親,但她給我的感覺不是太熱情,當我想上前同她打招呼時,說要好好地看建路的錢,不要被幹部花掉,個鎮幹部即刻阻止我再說下去,而李小勇個表情就好不自然。」

近年李小勇因涉及「新國大」案,雖貴為人大委員長的兒子亦不敢在北京露面。兩年來北京一班憤怒的苦主,曾十多次到新華門外抗議,更大呼:「李鵬還我血汗錢!」要李鵬代子還債,而公安祗是在旁監視,從不阻撓,在北京來說十分罕見。到目前為止,中央還未對此案正式表明立場。

中國記者的膽子有多大?居然有人公開揭露中國人大委員長李鵬夫人朱琳和兒子李小鵬,將「華能集團」變成典型的「家族式公司」,並且利用特權使「華能國際集團」成為中國唯一能在美國、香港、中國大陸三城上市的公司,總股本已達60億元。不過,這篇文章作者馬海林(武警部隊幹部)付出的代價是:被捕。消息人士對多維社說,發表馬海林文章的是《證券市場週刊》(第93期,2001年11月24日出版,中國證券市場設計研究聯合辦公室主辦)。這是中國權威的證券媒體,據說發行量超過五百萬份。

《證券市場週刊》目前正接受整肅,所有發出去的雜誌正在回收,負責人王波明(王炳南之子)已經數次檢討。

關於李鵬夫人朱琳及其子女貪污腐化的傳聞不斷,遠華案主角賴昌星曾經在盛雪所著的《遠華案黑幕》中,披露他與李鵬次子李小勇的親密關係。

北京的觀察家對多維社說,如今中國官方自己辦的媒體出來揭露李氏家族,既顯示中國記者的勇敢,也可能藏著一些政治信息。

一般說來,李鵬將在今年的中共十六大上退出政治局常委會,明年十屆中國人大上不再擔任人大委員長。他一旦離開中國的政治舞臺,有利於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進行。

文章說:華能國際由國內駛向美國紐約後,稍做停留又折身駛向香港,在香港證交所登陸,憑藉自身「特殊」的優勢,一直欲在國內證券市場一展身手。只是苦於國有股減持,國內市場低迷,加之中石化上市套牢一級市場申購大軍,就連初次涉場的社保基金也未能幸兔於難,影響了華能國際的「如意算盤」。該公司去年在美國證券市場兼併了國內上市公司山東華能後,志在必得欲登陸國內證券市場,此次在國內發行3.5億,加之配售給大股東華能國際電力開發公司有法人股1億股,比起中石化的28億股本來不算大,但由於它是三地上市,總股本達到了60個億,也屬於「重量級」的大公司,且發電機裝機總量1081.35萬千瓦,佔全國總裝機量的3.4%,市場佔有率卻達到了3.92%,在國內電力板塊屬「龍頭老大」,無人能與抗衡。」

文章直指出華能國際根基深厚的「背景」:巨艦的舵手乃李小鵬,船長則是華能國際電力開發公司的董事長朱琳。李小鵬如果丟掉中間的「小」字,則和昔日的國務院總理、如今的人大委員長李鵬聯繫上了,朱琳就是經常陪伴委員長身邊訪問、視察的夫人,該公司宛若七十年代日本「松下電器」一般,典型的「家族式」公司,上下一條心,內部團結無紛爭,決然不會出現「方正科技」、「ST中燕」董事會爭權奪利的事情發生。

u正是由於得天獨厚的自然優勢,華能國際成為目前中國唯一能夠在美、港、內地三地上市的股份公司,屬海外歸來股份公司的風向標,起到了旗艦的作用。文章揭露華能國際獨特的發行方式:背景不同凡響,發行方式當然也是一鳴驚人。一是基金特權打了彎。在證監會沒有任何預告的前提下,基金申購大眾化、平民化,不得重複申購。二是首開大股東用現金回購國有法人股先河。三是不事先確定超額認購的倍數。四是精挑細選戰略投資者,並且限定了家數。

巧合的是華能國際15日網上申購,16日證券交易印花稅宣布下調,儘管下調印花稅在人們意料之中,但還是有人認為此時下調是為該公司量身定做,保不准上市時湊巧佣金也會有所調整。

由於獨特的發行方式,更引起了人們對該公司的興趣,甚至有人預言,華能國際上市後,肯定有一波大的行情隱藏在其間。

文章指出,華能國際蹊蹺的融資目的:上市公司一般在招股說明書中都明確表述出融資的投向和項目的前景,而華能國際預計募集資金不少於249,801萬元。用途:一是向南京投資支付1.41億元,用於償還收購南京電廠未付款項;二是償還收購山東華能銀行借款10.68億元;三是剩餘資金償還公司今年內到期的長期銀行借款,一句話,錢全部是用來還債。倘若上市公司就是為了還債可以成立的話,其它「似曾相識燕歸來」的公司也可以同樣效法此種融資目的、國內上市公司募集資金用於投資理財就應無可非議,更不應該受到指責,起碼委託理財可以產生效益,募集資金還債則不可能產生絲毫的回報。

文章認為,一般上市公司招股意向書中都會申明,上市公司和控股股東不存在同業競爭,而華能國際則反行其道,公開承認存在同業競爭。

過度的同業競爭就會帶來大量的關聯交易,從上市公司融資還債這一點來看,至少說明上市公司和控股股東資金短缺,會不會出現「ST猴王」現象,或者上市公司用現金購買大股東實物的現象就很難說,如是出現經常性的關聯交易,請你不要驚訝,因為招股意向書是這麼寫的,華能國際這麼做則是遲早的事。

附錄:中國媒體重新播發朱琳專訪

去年底,中國國內雜誌《中華英才》曾經發表過一篇對李鵬夫人朱琳的專訪,這篇文章去年十二月曾被《法制日報》轉發。

關於李鵬家族貪污腐化問題,海外媒體曾有諸多報導。但去年十一月出版的《證券市場週刊》發表揭露李鵬家族式經營「華能國際」公司的文章,是中國大陸媒體第一次直指李鵬家族。為了使讀者更完整瞭解有關李鵬家族的信息,現轉發《中華英才》這篇專訪:

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朱琳一席談

二零零一年第二十三期《中華英才》半月刊發表了該刊記者對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朱琳的專訪。朱琳女士除了真摯熱情地談了自己的希望和愛好之外,還坦然、直率地回答了記者有關個別海內外報刊對她的傳聞的提問。

記者問:作為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的副主任,您可否對孩子們說點希望?

朱琳女士深情地說:在以江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今年祖國喜事連連,孩子們真是趕上了一個好時代。希望孩子們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好好學習,加強鍛練,全面發展,成長為建設祖國的人才。

記者問:在改革開放中,您做了一些工作,有傳聞說您擔任過有的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

朱琳女士答道:我擔任過華北電管局外事處負責人,高級經濟師,廣東大亞灣核電站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國務院特區辦研究室主任。過去和現在,我從沒有擔任過任何公司的總經理或董事長。

記者問:朱琳女士現在擔任哪些社會工作?

朱琳女士回答說:我現在擔任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副會長,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名譽主任。這些都是社會工作,與任何公司、企業都沒有關係。

記者問:現在炒股很流行,據說您也關注炒股,您有多少?

朱琳女士回答說:炒股要有本事,要有時間,要有耐心,要有數學頭腦、算帳本領,而我從小學唸書就不喜歡數字,沒有耐心,沒有時間,所以彩票、炒股都不喜歡。到今天為止,我沒有一分錢股票,也沒有一張非法債券。我並不反對人家炒股,但我確實沒這個本事。

記者問:有的很無聊的海內外報刊對您造謠,進行人身攻擊您知道嗎?您的態度是什麼?

朱琳女士答覆:我知道這是惡意中傷我的謠言。我的格言是:謠言重複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躲在角落裡,心理陰暗的人,任何時候都會有的,不去在意。要做到一身正氣壓邪氣。

美洲文匯週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