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共產黨應站好最後一斑崗」


中國的「沸點」到了。這個神秘的災變已然發生。沒有人能夠預言它將持續多久,如何可以控制。病毒不停地更新換代,而且據CNN昨日報導:從北京病人體內發現的病毒和從廣東病人體內發現的病毒不同。不僅如此,世界醫學界的研究試驗,無法趕上病毒自身變異的速度。它太快了!香港友人說,自它造櫱人類幾個月以來,已經更新了五代了!好萊鎢神秘恐怖電影中的那些完全非現實的、超驗的、科幻的情節幾乎全部在「沸點」上再現。

中國社會「沸點」當頭。需要有效的對應運作機制。

什幺制度最有效率?專制制度。專制制度一手掌握國家所有資源,包括經濟、司法、新聞、軍隊、警察、行政,還包括醫療,還包括鄉紳、街道這樣的本來屬於民間的資源。專制制度不用人大國會表決授權、不用三權分立相互制肘,不用報紙叫嘯搗亂看熱鬧,不用電視炒做大驚小怪。專制制度所有的民主制度的摩擦內耗都沒有,不用一個議題討論來討論去,所有嘴都發言,所有言論都管用,所有人都參與,所有方面都得照顧到。專制制度不會議而不決,決而不動,動而不果。專制制度雷厲風行,不管死活,不講情面,不計成本,不算報酬。專制制度在突然的災變來臨之際,最有力量。理論上,是這樣。

看看專制制度不經意創造的功績吧:八個「十年磨一戲」的革命樣板戲,精益求精;大型歌舞劇東方紅,氣勢氣勢恢宏;畝產十三萬斤糧的高產田(假的),信誓旦旦不由你不信;全北京除四害敲臉盆,硬是把四害之一的所有麻雀敲得不敢落足,累死在天空飛翔之中,弄得現在的兒童不知麻雀為何物;砸鍋買鐵大煉鋼,說是以此趕超英美帝國主義;全民皆兵,備戰備荒,挖地道挖得神州大地城鎮鄉村大江南北到處坑坑凹凹;天安門廣場是全世界最大的廣場;人民大會堂是全世界最大的會堂,多大的樹林都能砍光;多少動物都能吃光;四十歲正當年就退休養老了;七歲的小孩子書包卻沉的背了爸媽爺奶全家的希望、全中國未來、全世界希望;眼線、特務的人口比例肯定超過前東德(他們的特務間諜總數才佔總人口的五分之一)。這個諾大專制制度國家力量動員起來,前三十年把中國弄得水深火熱,非正常死亡人數上個世紀第一;後二十年把中國弄的紙醉金迷,除了認識錢就誰都不認識。

問題是,專制制度必須感到大難臨頭,才能調動它的一切力量,最大限度發揮它的作用。所以,專制制度這次必須把「非典」當作自己的大難而不是民眾的大難來看。專制制度的價值觀念從生到死都不會改變,它堅定不移地相信手裡的權利比權利下面的人民重要得多。如果專制制度發現事情發展到社會動盪了,銀行擠兌了,權利危機了,專制制度就要發狠了。就要出效率了。

世界上有什幺事情是共產黨做不到的嗎?沒有。1918年資訊那樣不發達的時候,山西的土軍閥閻錫山還能當機立斷,迅速制止疫情,還讓海內外稱「神」呢。看來這次專制制度要「後發制人」了。光是一個山西五臺山,據說就弄了一個「三條保障線、四大措施、五項制度」,調動了從交通、公安、防疫、醫療、衛生、宣傳、行政等幾乎所有力量;而北京也已經全面總體行動起來了。軍隊出動控制局面、後勤保障物資供應、網路封殺「謠言」凶手、醫療調配設備、交通封鎖、城市戒嚴、街道防查、航班關閉。據說這些消息尚不確實,希望這些消息是真的。

專制制度心裏想得是這個體制不能垮。友人卻說:「共產黨應站好最後一班崗」。

天經地義的,專制制度要管這個國家,就得擔當起責任。原來老百姓管專制制度中的官員叫「父母官」。專制制度封鎖消息五個月,欺騙輿論,不顧百姓死活,已經造下櫱了。對那些站出來管事的「好官」,專制制度的官僚們不要在背後桶刀子,揣摩讓他們下臺的機會。天地良心,專制制度中的官僚們總得有那幺一點點吧?

還有一項薦言:既然「非典」不治,很大程度上依靠病人體能自我恢復,不要讓大量的義務人員獻身治療,徒然增加他們被傳染機會,讓他們徒勞送死;他們是好樣的。不要虛擲他們的人道主義。把人力用在預防措施上,是首當其衝的戰略選擇。否則,就是本末倒置,病床已經不夠用了,醫院也不夠用了,醫護人員都感染光了,走完了,剩下一城病人,滿國瘟疫,專制制度就是不倒,你統治壓迫誰呢?


(黑色日記, 2004年4月24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