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共產黨垮在腐敗上


蘇共是列寧建立的有90餘年歷史和2000萬黨員的大黨,獨掌蘇聯政權74年,沒有構成威脅的反對派。戈爾巴喬夫於1991年 8月解散蘇共,人民沒起來保衛蘇共,各級黨組織沒抵制,軍隊也分裂和倒戈,因蘇共已名譽掃地。如果說蘇共垮臺是社會矛盾總爆發的結果,不如說是蘇共沒跨越腐敗陷阱,割斷與人民聯繫,在人民不滿和冷漠中失去支持,是自己打敗了自己。這與蘇共奪取政權前後人民捍衛黨和國家形成鮮明反差。

蘇共垮臺前曾在人民中作過「蘇共究竟代表誰」的調查,認為蘇共代表勞動人民的佔7%,代表工人的佔4%,代表全體黨員的佔11%,而代表官僚、幹部、機關工作人員的佔85%。蘇聯劇變後最大贏家是過去黨和政府領導成員,他們搖身一變成為俄羅斯顯貴,在總統周圍佔75%,政黨領袖中57.1%,地方精英中佔82.3%,政府中佔74.3%。美國認為蘇共是唯一在自己葬禮上致富的政黨。

蘇聯改革之初,蘇聯精英集團就做出選擇:如改革到民主化就會減少特權階層特權;如回到改革前的社會主義會限制特權階層特權而不能積累財富傳給子孫,發展資本主義能為此提供一切機會。結果蘇共讓一群特權分子帶領搞私有化和發展生產力,沒有使國有財產落到最有權力獲得財產的人手中,沒有落到有能力利用這些財產造福於社會的人手中,而是落到早就準備竊取這些財產的人手中。

列寧曾用蘇維埃+電氣化=社會主義的簡明公式表達社會主義。幾十年過去了,蘇維埃政權有了,電氣化有了,社會主義卻消失了。蘇共垮臺是黨內既得利益集團的自我政變,是他們長期以不合法手段佔有社會財富的合法化過程,搞垮蘇共主要力量是黨內的腐敗分子。蘇聯建國初列寧就強調共產黨員有三大敵人:一是狂妄自大,二是文盲,三是貪污受賄。他不僅進行清黨,成立中央監察機構和工農檢查院,而且經常告誡領導幹部保持艱苦奮鬥精神,防止腐化墮落,所以當時蘇聯領導層基本沒出現特權現象。

列寧身後,斯大林建立起高度集權的政治體制,黨內民主窒息,黨群關係緊張,官僚主義擴散,高級幹部一切家庭生活費用由政府開支,把公有財物變成家產,甚至親屬也利用其特殊地位搞豪華生活。

到勃列日涅夫時期,蘇共黨內形成約50到70萬人、加上家屬共300萬人的特殊利益集團。他們掌握黨政軍領導機構和企業、農莊領導權,多數人文化程度高並有高級職稱,經常去西方訪問,馬克思主義只是口頭上說的東西,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已經淡薄。他們以各種方式侵吞國家財產,在自己領導企業和農莊從事非法經營獲取利潤高達數十億盧布。他們大多數人主觀上並不想搞垮蘇聯,而是想方設法維持現狀。

戈爾巴喬夫時期,蘇聯許多部長變成康採恩董事長,財政局長變為銀行行長,物資局長變為交易市場老闆,石油部變為石油公司。這時蘇聯官僚權貴階層羽毛豐滿,可不費力利用權力掠取國有財富。國家法規不健全,國有財產管理混亂,使國家所有權變得十分抽象和空泛,致使官僚支配權演變為隱性佔有權。

隨著權貴階層形成,蘇共開始走上腐敗變質道路,切斷同人民血肉聯繫。加上蘇共不重視深入實際調查研究,黨內形成安於現狀、脫離現實、空談盛行、盲目樂觀風氣,很多黨員幹部思想守舊,嚴重脫離實際。他們對馬列主義採取教條主義態度,以實用主義、教條主義壟斷真理和意識形態,理論研究缺乏原創性、現實感、思辨性,不少理論工作者浮在表面,滿足於虛假繁榮,喜歡做表面文章,不斷出現違背馬列主義的理論觀點。他們把理想權力化,背棄革命理想,單純追求權力;把權力特權化,個人崇拜,個人專斷,濫用權力,蔭庇親友,以權謀私;把公僕官僚化,許多人不是關心人民,而是關心自己官運、地位和特權,任人唯親,排除異已,人身依附普遍存在;把權力商品化,進行權錢交易,把權力作為撈取金錢的手段。

蘇共蛻化變質從根本上說是權力變質,一切腐敗都同沒正確對待和使用權力有關,但根本原因要從體制上去尋找。列寧逝世後蘇聯政治體制沒向民主化方向轉變,反而形成高度集權政治體制,黨組織行政化,黨政幹部官僚化,形成特權階層,使本應是人民根本利益代表的蘇共代表性和合法性受到嚴重損害,使普通勞動群眾無法感受到這些人是在代表他們掌權,加深他們被欺騙感和失望感。監督機制無效化使權力失去監督而走向腐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