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反修論」較勁新華社「乞丐論」?

2003-07-16 22:17 作者: 司馬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央電視臺2003年7月14日的「焦點訪談」播出了浙江省蒼南縣龍港鎮連續的發生17起系列投毒殺人案。新華社早在7月2日就有相關報導,筆者曾撰文分析(注1)。有意思的是,對於殺人動機,「焦點訪談」新發明出了「反修」論,和「新華社」的「乞丐論」南轅北轍,惹人捧腹。

「焦點訪談」和「新華社」在這時推出系列殺人節目,是因為臨近7月20日,也叫做720,這是一個對於江澤民和法輪功都有特殊意義的日子。在1999年的7月20日,江澤民以個人極端情緒化的意志推翻政府決定,下令鎮壓法輪功。此後法輪功每年都要在720前後舉行聲勢浩大的呼籲結束迫害的國際性抗議活動。由於消息封鎖,國內的老百姓其實對於法輪功720活動並不太知曉,也許是心虛,要造勢壯膽,江澤民也要在這一段時間掀起批判詆毀法輪功的又一高潮,借勢搞出又一輪揭批運動,起碼這可以告誡國內人民鎮壓法輪功的政策沒有改變,不要因為冷淡一陣子就存非份之想。浙江省的這一起系列投毒殺人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籠的,即使不是投毒殺人,也會用其他惡性案件來炒作。

筆者在針對新華社的文章(注1)中曾分析江澤民整法輪功的一個典型特徵就是作案行為逐漸從自殺走向殺他人,從殺親人到殺生人,從殺個體到殺群體。由於法輪功明確規定「不殺生」,為了說服觀眾法輪功如何大開殺戒,每次江澤民都要發明出一套理論來,說是按照這樣的理論行事,法輪功就不得不殺人為樂了。

這次乞丐被殺案,新華社當時推出的是「乞丐論」,就是「乞丐、拾荒人員在人類中屬最高層次,殺死乞丐、拾荒人員會有利於修煉法輪功。」此論一出,即落笑柄。成富翁難,當乞丐易。既然乞丐是最高層次,加入乞丐不就完了,殺人幹嗎?編得不通。

10多天後,「焦點訪談」徹底拋棄了「乞丐論」,代之以「反修論」(還記得文革時的「反修防修」嗎?別下次再來個「防修論」)。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焦點訪談」的「反修論」就是「假(不真)、惡(不善)、不忍」,而且明確闡述為「假就是講假話,撒謊,不實事求是」,「惡就是無惡不作」,「不忍就是亂髮脾氣,無理頂撞」。

當初新華社是以「乞丐」為中心演義的,而「焦點訪談」完全走樣,乞丐的出現是很偶然的。當事人陳福兆說他先是對狗下手,後來又對小孩子下手,試過一個,沒殺死,再後來,遇到一個像他外公的老乞丐,猶豫一陣子後才下的手,還感嘆「世界上人這麼多,怎麼殺得完」(別笑噢!),哪裡是新華社所說什麼乞丐是最高層次,專殺乞丐的那麼回事!

看起來矛盾,其實也不矛盾。因為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都有自己的一套誹謗法輪功的班子,新華社有一個「正清網」,中央電視臺有一個「揚清網」,按人頭拿工資,當然各自都有全套人馬。在造謠時還互相不買帳,當然就會出現這種自相矛盾的情況。

可是,對同一個班子來說,畢竟想像力和知識有限,造的謠、發明的理論還是一脈相承的。「焦點訪談」批判法輪功的節目大多是那個叫李玉強的女人在訪談,節目中她是正臉不敢露的。在2001年的傅怡彬京城殺人案中,為讓「不殺生」的法輪功去「殺生」,推出的理論是「從善心到殺心」,你看,也正是一個「反」字,同這次的「真善忍到假惡不忍」的「反修論」完完全全一個調。更有甚者,這個陳福兆在電視裡眉飛色舞談笑風生的架式同那個傅怡彬一模一樣,可以說這是完全出自李玉強之流導演的結果。

但是,也有變化。法輪功老說「焦點訪談」找來的不是練法輪功的,是冒名栽贓。天安門自焚案中的王進東口號喊錯了,打坐動作不對;傅怡彬殺人案中只是在他家擺了幾本法輪功的書;動作會不會沒敢說。這一次「焦點訪談」有備而來。首先,讓陳福兆背一小段《轉法輪》中的話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前面,很可能就是照著在念,不過,沒關係,一小段化不了多大功夫也能背下來),還問怎麼背得這麼熟,肉麻做作極了;接著,演示了三秒鐘的打坐動作 (遺憾的是沒有秀一個雙盤功夫,只是坐在板凳上比劃而已);然後,就開始講他是如何領悟到「反修論」的。

當然,法輪功的鬆散性使得很難判定一個人煉不煉。他要說他看過書,躲在家裡煉,你也沒折兒。但是,「反修論」不是法輪功本來的內容,是「焦點訪談」在節目中自己講出來的,從法律道義上講,怪到法輪功身上都沒有理由。就說吧,為什麼海外能聽到師父講法的法輪功沒有悟到「反修論」呢?

「焦點訪談」透露出一個重要情節:陳福兆從1996年開始練習法輪功,2001年表示過要悔改。就是說,被轉化了。把一個人的思想強制轉化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是一個精神受到刺激的過程,要用亂七八糟的歪理來把你弄得迷迷糊糊地才好轉化。用來轉化學員的當然是江澤民的那一套理論,同法輪功背道而馳,針鋒相對,在這以後精神錯亂出事了,難道不正是江澤民的這個轉化班的邪惡所致嗎?怎能歸到法輪功身上呢?

事實上,據村民吐露:陳福兆很早就有精神病。就同那個傅怡彬一樣。「焦點訪談」有個特點:如果被找來的這個人沒有精神病,它會使勁宣揚煉功發瘋成了精神病; 如果被找來的這個人真有精神病,就絕口不提精神病,反而突出這個人如何正常,侃侃健談狀有如中央電視臺請來的節目嘉賓。據報導,2002年年底蘆浦衛生院成立,陳福兆就來到了蘆浦衛生院,在裡面當醫生。雖然在這個衛生院工作時間不長,卻與該衛生院的院長吵架,並威脅要用毒藥將院長毒死,大概2個月前離開了衛生院。現衛生院已接到中共蒼南縣縣委宣傳部的通知,不得向外界吐露陳福兆的真實情況,所以衛生院的醫生說他的精神病症狀是假裝的(有誰好好的要假裝精神病?)。除了村民以外,還有別的知情人證實,他的精神病早就有了。

在陳福兆殺人案的前一個月,當地早就出了類似的連環殺人案,凶手陳勇鋒殺了10個破爛王,並將9人分屍。動機是圖財害命,因為他發現撿破爛的兜裡還有些錢。就在新華社報導陳福兆殺人案並栽贓到法輪功身上的同一天,浙江《都市快報》登了記者唐澤文的文章,詳細報導了此案,根本就沒有提及法輪功。隨後,《都市快報》上把唐澤文的這篇文章和以前所有跟這個案子相關的跟蹤報導都刪掉了,可能不服氣,它連新華社的報導它也不轉載。到了7月15日,其網站上才出現「焦點訪談」的版本。

說起來,「焦點訪談」實在是愚蠢。按照它的「反修論」,這個陳福兆現在也沒反悔,應該仍然在練習江澤民的「反修論」,用陳福兆自己的話講,「假就是講假話,撒謊,不實事求是」,那麼,在「焦點訪談」的整個採訪中,中江澤民毒已深的陳福兆是不是就是在「講假話,撒謊,不實事求是」?那麼,我們不就應該反過來理解「焦點訪談」的內容了嗎?那不就同法輪功毫無關係了嗎?

有一點是清楚的:「焦點訪談」發明的「從善心到殺心」,「不真不善不忍的反修論」,版權應該歸江澤民,納入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體系,才算名正言順。

最後,我們來欣賞一下「焦點訪談」的瘋子們編排的瘋人瘋語:

記者【李玉強女人】問:「你打算殺死多少人?」
陳福兆答:「我殺生的範圍很廣,乞丐、小學生、香客無論誰都可以。總之,沒有底。而且,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記者【李玉強女人】問:「那麼,總有個數量吧?」
陳福兆答:「數量就是全人類。」

人家「焦點訪談」是要殺掉「全人類」,而新華社只想到殺「乞丐」,技差一籌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