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華夏子孫的心聲:「希望工程」與「我的希望」


「希望工程」對於中國大陸的百姓和海外華人而言早已耳熟能詳,它救助了數以千計的失學兒童。這個聰明的口號是誰最先提出的我沒有考證過,我想他一定是一個聰明的人。作為一個畫家,由於職業的緣故,我常去農村寫生、采風,可以說走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對中國的貧困還是有所瞭解的。太多的地區需要救助,尤其是所謂的革命老區。我去過江西瑞金、上過井崗山,也曾到過貴州遵義,曾深入過大別山、也拜訪過延安寶塔。

我出生在所謂的陝甘寧邊區,對貧苦的體悟是不言而喻的。我第一天上學的情景還深深地留在記憶中。上課的第一天,老師叫到: 「黑超美,」我像一個新入伍的小兵一樣馬上起立,立正,高聲回答: 「到!」 老師問: 「幾歲了?」 「五歲半。」老師又問:「你姓黑嗎?」 「爸姓張,他是黑五類,我就姓黑!」 「很好,很好!很自覺。」 「會數數嗎?」我答: 「能數100。」 「會寫字嗎?」 「會寫毛主席萬歲,美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三年趕英,五年超美,」我自豪地回答,想得到老師的表揚。果不出所料, 「你是毛主席的好孩子,要跟你爸劃清界限。」我馬上說: 「好!」同時向老師敬了個革命的軍禮。我激動地哭了。

我們的教室是在一個殘破的教堂裡,沒有桌子凳子,同學們都坐在冰冷的地上聽老師講課。這座教堂聽說是外國特務100年前修建的,由於年久失修,下雨天我們都得戴著斗笠上課。學校離我家約8公里,每天早上6點就得起床,和同學們在村口集合後挑著燈籠手牽手地步行去上學,到學校要兩個小時。學校的名字叫 「戰鬥小學」,是方圓30里唯一的學校,有100多個學生,兩個老師,他們都是北大的教授,被劃成右派發配到我老家接受改造的。這所學校設有五個班,分別為一、二、三、四、五年級,每天,有一個老師會輪流到我們班,上一節課。剩餘的時間要幺是自習,要幺去生產隊幫助拔草、揀麥穗。生活方面是每天只吃一頓飯。早上出門,同學們都帶一個土豆兒,到了學校交給老師,由值日的班級集中煮熟,中午的時候再發還給我們當午餐,晚上回家才吃一頓媽做的菜麵糊。這樣的生活過了整整五年,至今想起來都要流淚。大學畢業後有了薪水,我每年都會省出一些錢來資助故鄉的小學。來美國後,只要手頭寬裕,也都會給「希望工程」出點綿薄之力。

「希望工程」是中國唯一的希望。這位提出希望工程口號的人,我由衷地感謝他。前兩天收到故鄉10歲侄兒的來信,他在信中說年初我寄去的1000美圓讓他們有了課桌椅,他們上課終於有桌椅了。同時還收到一封學校的感謝信。然而我並沒有覺得欣慰,使我驚訝的是我的母校在這之前還是沒有桌椅的。我快近40歲了,四十年是個漫長的過程,家鄉兒童的學習環境怎幺一直沒有改善呢?我想起了幾年前去革命老區,孩子們坐在沒有校舍的老槐樹下上課的情景。

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是受革命的愛國主義教育的一代,我衷心地希望祖國富強。不要再讓新中國的接班人、21世紀的祖國的向日葵,再到30年前我上學的環境中接受教育了。給他們一點美好的童年記憶吧。然而母親,恩人,你們對這一切卻熟視無睹,視而不見。我聽見臺灣海峽正炮聲隆隆,我知道你們每年向國外採購幾十億美圓的殺人武器,我看見你們向以色列採購數十億的導彈,由於以方怕你們濫殺無辜拒絕了你們,使你們氣急敗壞,丟盡臉面。聽說你們在我家鄉進行的核武器實驗所費不菲,聽說你們三天兩頭的軍事演習,一年的消耗可建三萬座學校。我不知道你投向臺灣海峽的飛彈是否是紙糊的,不過那一定是特殊的紙,也許它是用臺灣人民和海外華人給「希望工程」捐助的一部分購買的。我不知道天安門 「六.四」屠殺大學生和平民的坦克車是否也是用「希望工程」經費的一部分購買的。

我是從陝甘寧革命老區出來的。由於故鄉太貧窮,曾得到過全中國人民的資助,才使我上了大學,完成學業。因此我常為資助過我的人民著想,由於我為他們著想,我給母親、恩人提了點意見,差點兒被投進監獄; 「六.四」的時候喊了幾句口號差點兒被殺頭。我又不願做馬屁精,只能苟且偷生,叫我怎幺說呢?想想得到「希望工程」資助的學子們,我這個多愁善感的人又淚如雨下了。他們得到各界的支持好不容易中學畢業,若考不上大學唯一的出路就是去當兵學殺人;若考上了,思想成熟了,真去為人民謀福利了,將再被沒考上大學的子弟兵殺頭;若不想被殺頭就只好去當官,還得當貪官兒,學會陽奉陰為,學會行賄受賄,不然就不合群,就加入不了共產黨,仕途就不會順利;要幺就苟且偷生去做生意,做生意嘛又沒有安全感,虧了要遭白眼和譏諷,發了嘛可能要被整肅。稅務、工商、公、檢、法,街道瓣事處這些三姑六婆狼一樣飢餓的眼睛使人日不能食、夜不能寐。母親啊恩人,做人怎麼這幺難呢?要我說呀,這希望工程甭再張羅了,一切都是白搭。不上大學得當兵殺人,上了大學可能要被人殺,大學畢業嘛得做貪官,沒有「希望工程」也許少製造些貪官。據說那貪官每年要吃掉建10萬座學校的公款,要喝掉兩個西湖總量的烈酒,快哉!公款吃喝,這山珍海味、美酒佳釀下肚不亦樂乎,娘們兒、爺們兒、哥們兒、姐們兒,捲起你們的袖子不喝白不喝,不吃是白痴,反正都是我們小老百姓上交的苛捐雜稅。什幺「希望工程」,失望工程,去他媽的,等我們吃飽喝足了再把那些資助我們希望工程的 「呆胞」、 「港客」、 「美國鬼子」、 「西方敵對勢力」統統一個個用導彈消滅掉,等咱哥們兒明天做了 「黑總書紀」也能坐坐價值億萬美圓的元首專機風光風光。叫美帝國主義別瞧不起咱,這專機嘛非得是Made in USA的。不就是花點老百姓的血汗錢嗎?能讓美國佬為咱辛苦為咱忙,值得!這不就是長咱中國人的志氣嗎?!

言歸正傳,如果我們祖國的現今領導人能把向國外購買殺人武器的經費抽出那幺一點點用在「希望工程」上,如果我們把公款吃喝的經費挪出那幺一點點,把江總書紀購買元首專機的億萬美圓分出那幺一點點,把達官顯貴貪污的公款吐出那幺一點點,母親,我的親娘,恩人,救星,你們還用得著厚著臉皮到海外找冤大頭嗎?

若如此,也許我們還可以再來個什幺全民健保希望工程,下崗工人就業希望工程,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希望工程,有良知的清流知識份子走出水深火熱的希望工程,防止長江、黃河決口的希望工程,治理沙塵暴侵襲北京的希望工程,尊重人權、廢棄一黨專治、解放意識形態魔咒的希望工程,盡早實行自由經濟的希望工程,兩岸和平共處的希望工程。

假如我們少幾次核武實驗,就會少一些海外敵對勢力,假如開放黨禁報禁,人民有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媒體有新聞自由,社會就會少一些反革命分子,假如早一天實行政治改革,政府就少一些貪官污吏,天下就會太平很多,人民則得安康。

這是一個華夏子孫的希望,聽之,則感謝上帝!不聽,也感謝上帝,善哉,善哉!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