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寄賀卡的,都是朋友嗎?


給你寄賀卡的都是朋友嗎?看完下面這些文字,你就會明白。

  我在一家黨報當了四年的責任編輯。這期間,關於賀卡的故事很有一些意思。

  剛參加工作的前三年,我負責的版面是綜合新聞版,主要針對各行政機關、企事業單位,挺熱門的--因為各單位的領導都很重視宣傳,定了很重的對外宣傳報導任務,每 月十篇八篇不等。單位裡負責宣傳的人員想盡一切辦法和編輯聯絡感情,搞好關係--逢年過節寄賀卡是最基本的方式之一。因此,這三年裡我收到的賀卡空前的多,而且種類精美異常:有音樂卡、香味卡、立體鏤空圖案卡,還有郵政局發行的富有紀念意義的小型張卡片,讓人愛不釋手,上面還寫著溫暖貼心的話語,比如,友誼如美酒,醉倒了你,醉倒了我;在這美好的日子裡,擷一份最真摯的祝福送給你,願友誼天長地久……我曾經手捧賀卡沾沾自喜:擁有這麼多的朋友,真是一件令人快樂的事。

  第四年,單位工作調整,我到副刊部負責文學作品版。當年,我收到的賀卡減少了一多半--發表在我負責版面上的文學作品固然高雅,但在單位一般不算宣傳任務。以前那些給我寄賀卡求我發稿的人,見我依然笑容可掬,說話還像以前一樣客氣,但已經不再寄賀卡給我--他們把賀卡寄給現在負責綜合新聞版的編輯。我手裡的十幾張賀卡大多是本市熱愛文學的業餘作者寄的。

  第五年,由於身體的緣故,我在單位不再擔任編輯工作。這一年我收到了在報社工作以來為數最少的賀卡--只有寥寥幾張,其中有一張還是我那一時心血來潮,突發浪漫想像的丈夫寄來的。那些熱血沸騰的文學青年都將賀卡寄給了新的副刊編輯。

  讓我感動的是,一個家住偏遠農村的小姑娘,連續幾年來一直都寄賀卡給我--而我與她只有一面之緣,沒給她發過一篇稿子,只替她轉交過一次稿子,那個稿子發在其他版面上。稿子發表後,她專門寫了一封信來感謝我。她家境貧寒,寄給我的賀卡是最粗糙的那種,上面沒有華麗的詞藻,只有簡單的幾個字:祝你快樂。混在一堆豪華的賀卡裡,顯得很不起眼。我想她大概會一直寄賀卡給我,即使我失了業,成了無業遊民。

  給你寄賀卡的,都是朋友嗎?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