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海:江澤民朱鎔基應首先在北京"上訪村"下跪 ——四評《中國農民調查》

2004-02-14 19:51 作者: 作者:晨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毛共以苛捐雜稅雜費罰款、對農民進行橫徵暴斂敲骨吸髓,很有辦法;而在關心人民疾苦、為民平冤、為民主持公道方面,卻很無能。五十年來造成國內人民冤情堆積如山。冤情最集中的地方,冤山之山頂上,是北京的"上訪村"。在江澤民朱鎔基時代、在北京形成的這一個"上訪村",將永垂青史!

香港《鳳凰》週刊今年第二期一篇《北京"上訪村"》透露了"上訪村"的具體地點:北京火車站南站附近的一個村落:東莊,屬於豐臺區。"上訪者從全國各地彙集於東莊,是因為東莊位置獨特----最高人民法院信訪辦就設在東莊北面,與東莊幾乎一路之隔,中辦國辦信訪局和全國人大信訪局與東莊也只有一站地的距離。"在這一個集中了中央權威機關的"首善之地"附近,卻成了中國老百姓的首悲之地。

每年上百萬到北京上訪鳴冤的老百姓,找到了中央機關才知"天下烏鴉一般黑"!那些"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上訪人員,只得在上訪村裡停留。

四年前以"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經典之言向朱總理上書的李昌平先生,親自在北京"上訪村"調查:

"上訪村"有相當一部分人是老上訪戶,他們靠"打工"或乞討來維持他們的上訪,最長的上訪戶上訪了42年。很多上訪戶想回去,但他們回不去了:他們擔心回去後受到打擊報復,我所知道的因為上訪而坐牢的農民不下百人,至於被駐北京的地方便衣警察抓回家拘留的就更多了,很多人因此走上終身上訪之路。"(李昌平:3年前我向總理說實話今我向百姓說實話)

上訪42年?從六十年代告到今天,經歷了毛猴王、鄧小人、江澤民朱鎔基幾個朝代,還在北京上訪鳴冤!

《中國農民調查》披露了幾起農民到北京上訪嗚冤的曲折悲慘經歷。有一起上訪,是幾十位農民到天安門廣場集體下跪,"才引起中央部門的重視"。這些後來有幸得到處理的農民上訪嗚冤案件被收進了《中國農民調查》。而更加觸目驚心的、更加大量的、就是下跪幾百回、上訪42年也始終不被官方理睬的農民上訪鳴冤案件,則很遺憾地付之闕如。

北京理工大學幾位學生2003年11月"親歷上訪村"後寫道,上訪村平時住有上萬人!

一一"已經是氣溫在零度以下的寒冬了,牆腳下、野地裡、馬路邊、橋洞下,隨處可見那些上訪者蜷縮在那裡,用身體對抗著嚴寒,熬過漫漫的長夜。其中一個上訪者就在露天用幾塊模板和磚頭搭了個簡易的所謂的"床",只用一堆塑料破布蓋在身上,僅僅露出個頭,還有的就在建築工地旁邊隨便用一些垃圾堆成一個小山包,然後就鑽進裡面躲避寒冷,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垃圾堆,而當有人從裡面伸出頭來我們才知道這是他們的家,更有甚者就在地裡挖了土坑睡在裡面,用雜草蓋在身上。面對寒冷的天氣,好多睡在露天的上訪群眾已經顧不得男女之間的羞澀抱在一起取暖。實際上他們這般受凍挨餓、再加上心情的壓抑和精神上的折磨,不少人都已經重病纏身了。也不知道他們是否能抗過這個寒冬了。可只要他們還有一口氣在,他們還會告下去,他們相信黨和國家,相信中央會給他們一個說法和公道的。"

在中國、在北京討一個說法和公道,是如此艱難悲慘!
在中國、在北京討一個說法和公道,為什麼如此艱難悲慘?

《鳳凰》週刊透露:上訪的艱難也是北京的中央信訪官員造成的:"上訪的一般程序是領表、登記、交流,最後等待喊號,有上訪者把這一過程比作掛號看病,不同的是一部分人沒有掛號資格,而相當多的人更是進不了"看病"程序。在最高人民法院來訪接待室,發表登記的時間規定在上午8:00-9:30、下午1:00-2:30之間。上訪人每月只有一次填表機會,即當月填表後如果因種種原因沒有被接待,只能等到下個月重新填表,很多信訪部門不僅每天工作時間短,而且一週不足5個工作日。

由於到最高法院上訪的人次很多,很多人交表之後,要在幾天之後才能等到被喊號,而老上訪戶更是要在接待完新訪戶後才能被輪到,這也是導致很多上訪者滯留此地的原因。

"踢皮球"是上訪者對各信訪接待部門最多的評價。都是推來推去不辦事。好的情況下,上訪者可以得到一份最高法院發給下級法院的工作函。結果碰了一鼻子灰。"拿著雞毛當令箭。拿著介紹信回去,問題解決不了,再來再開介紹信,再回去,很多上訪者進入這種週而復始的上訪狀態,而且老上訪戶越到後來越難以得到介紹信……"

"親歷上訪村"還披露中央信訪官員根本不接收上訪材料的惡劣行徑:"現在是(上訪材料)想送出去都沒有地方送啊,高檢院和法院根本就不看這些。"、"上訪十載,亦無著落,仰問蒼天,生命幾何!"

《中國農民調查》引用了財政部高官98年透露的情況:"漢朝八千人養一個官員,唐朝三千人養一個官員,清朝一千人養一個官員,而現在四十個人養一個公務員。"封建社會的官員比現在少多了,那時老百姓找他們鳴冤告狀,卻想像不到的容易:僅需到衙門外擊鼓嗚冤,官老爺就得升堂審案。而現在養了那麼多官員,老百姓找他們鳴冤,卻置之不理!

"上次那場大雪,(上訪村)這裡死了7個人,如果再下大雪,真不知該怎麼辦啊!""我彷彿看到了那聚在京城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的冤魂!"

每年上百萬人到北京上訪鳴冤,為的是找江澤民朱鎔基"青天大老爺"主持公道,卻成了上訪村和北京城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的冤魂!

這一個京城裡的上訪村,應引起全中國人民的關注!
這一個京城裡的上訪村,應引起聯合國難民署的關注!

全中國人民應在上訪村的冤魂面前永遠感到良心不安!
我們再也不能沉默!我們該為上訪村的難民做些什麼?
首先我建議:江澤民朱鎔基應在北京"上訪村"向老上訪民們下跪謝罪!

由於《中國農民調查》僅寫了農民上訪的漫漫長途,而不能寫出造成農民上訪之難之苦之悲的原因,這是我為該書所作的第四個註解,其餘註解待續。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