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學(三篇)

2004-05-26 14:57 作者: 佑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溫姨

  我們女生宿舍的管理員是位姓溫的阿姨,雖說早已步入中年,卻喜歡像小女生一樣大把地吃零食,閑暇時還要讀瓊瑤或席絹的小說。

  溫阿姨特別喜歡與年輕人為伍,喜歡人家喊她「溫姐」。有時候,我們女孩子只顧在外面瘋玩兒,回來時過了關樓門時間。我們只要在門外嬌滴滴地叫聲「溫姐」,肯定萬事大吉,聽不到一聲抱怨。

  一次,我寄信回來,看見我們班的生活委員在樓門外急得團團轉,見到我就氣憤地說:「本來是要通知你們女生去圖書館參加勞動,可樓裡那個老太太簡直不可理喻,我一開口她就往外轟我。」我詫異地問:「你到底說了些什麼?」他委屈地回答說:「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呢,光是喊了她一聲'大娘'。」

  賣點

  最近宿舍樓裡很時髦給寢室起名字,聽著還都比較有個性。

  比如,住在頂樓的寢室起了個雅名叫凌雲閣,幾個潑辣姑娘的寢室叫惡人谷,最近考試成績普遍不好的寢室就起個自嘲的名字叫不及閣(不及格),還有的寢室叫甜蜜蜜、幸福園……

一天,我們寢室老八提議說:「也該給我們這個窩起個名了。」大家都拍手說好。討論了半天,由於大家都對自己的長相比較謙虛,便決定起名叫「恐龍館」。老八動手寫好名牌便貼到了門上。轉身回來說道:「看來以後人家想進咱們寢室就得買門票了,好歹我們現在也是滅絕了的動物。這樣吧,參觀恐龍5毛一位。」我說: 「好啊好啊!我來收門票!」誰知老八乜斜了我一眼說道:「不行,你得老實待著,你才是最大的賣點呢!」

  飯粒

  因為學習任務重,我經常睡眠不足。白天上課時,因為視疲勞,我的眼皮總是一跳一跳的,影響心情不說,還使我的學習效率大大降低。

  一日,眼皮又跳起來。我靈機一動,想起了老媽教的土辦法:撕下一紙角,弄濕後沾在眼皮上。由於紙由濕變乾麵積會縮小,從而拉緊眼睛周圍的肌肉,眼皮就不會跳了。它們不折騰,我也就集中精力聽課,不再理會了。

  下課的鈴聲是我衝向食堂的號角。鈴聲一響,我拔腿就跑,早把眼皮貼紙的事忘在腦後。吃完飯,我發覺座位對面的學長不停朝我眨眼睛。我正要發火,他怯怯地指著我的眼睛說:「你把飯粒吃到眼皮上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