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詛咒的孩子:法德「二戰私生子」的辛酸回憶


正當法國大張旗鼓慶祝諾曼底登陸60週年之際,一本講述「二戰私生子」辛酸故事的書《被詛咒的孩子》也面世了。偉大勝利的另一面,是兩萬多個「戰爭兒童」一生無法迴避的陰影。新書《被詛咒的孩子》的作者讓-保羅.皮卡佩爾5月30日對路透社記者說:「戰爭結束後,這些孩子成了德國軍隊的化身,那是對無辜者的報復。」

  他們的身世曾是談話禁忌

  年過六旬的丹尼爾.魯克塞爾至今仍記得童年的經歷---晚上被外祖母鎖在雞舍裡睡覺,被親人、鄰居和陌生人當眾羞辱……一切都是因為他母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法國被佔領期間與一名德軍軍官的戀愛,一切都是因為他是個「二戰私生子」。魯克塞爾記得,法國解放不久,當地一位官員就讓他在星期天彌撒上當著全村人站起來。這個官員隨後問:「你們知道德國佬的兒子和燕子的兒子有什麼區別嗎?告訴你們吧,燕子離開法國時會帶著孩子,而德國佬只會把孩子扔下。」當天晚上,受辱的魯克塞爾在橋下躲了一晚,不願回家。

  從 1940年法國投降德軍到1944年6月諾曼底登陸後不久,大約誕生了兩萬多名戰爭兒童。這些孩子同魯克塞爾一樣,都曾被家人、鄰居、老師羞辱和欺負。而他們的母親則因為與德軍士兵的羅曼史面臨更大的壓力:二戰勝利後,幾千名「直接通敵」的法國婦女被剃光頭髮,被迫遊街示眾。魯克塞爾的母親懼怕這一切,為了逃避,她在戰後逃離了家鄉。

  如今62歲的佩里奧克斯回憶說:「我母親曾與一個被認為是敵人的人戀愛。戰後,這被看做是一種罪惡。雖然母親逃過了遊街示眾,但她始終無法擺脫與德軍戀愛帶來的羞恥感。於是,她把這些都投射到我身上,我成了她發泄怒火的對象。」母親幾乎每天都要揍他,讓他睡在狹小的儲藏室,母親和繼父甚至逼他吃身上的跳蚤。母親生前從未告訴他生父是誰,佩里奧克斯一問這個問題,母親就衝他大喊,「這不關你的事!」佩里奧克斯說,幾十年來,在法國談論戰爭兒童一直是禁忌,法國人習慣只慶祝歷史上的光輝時刻。

  許多「私生子」渴望受到尊重

  兩年前,皮卡佩爾還找不到一個願意出版《被詛咒的兒童》的出版商。而就在前幾個星期,這本書已售出兩萬多冊。皮卡佩爾說:「事實上,許多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