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 六方會談的無果而終


第三次朝核六方會談,儘管作為主角的朝鮮與美國都有所讓步,但是,由於朝鮮提出的「凍結」方案,已經超出了美國讓步的底線,會談最終還是無果而終。

那麼,問題的癥結在哪?是美國過於霸道、太過強硬?還是朝鮮頑固不化、堅持核訛詐立場?

在我看來,主要責任在朝鮮。

首先,參與六方會談的五方都一致聲明,朝核問題的最終目標是朝鮮半島無核化,而惟有朝鮮一方的目標與之恰恰相反,多年來,金正日都是用核訛詐來對付世界,不僅要挾美國,也同樣要挾中、日、韓等周邊國家,平壤提出的所謂「美國威脅」,不過是其核訛詐外交的藉口而已。君不見,當此次六方會談沒有滿足朝鮮的要求時,金家政權又拿出訛詐的老套:除非美國同意其「凍結」提案,否則就要試爆一枚核裝置。

其次,美朝提出的具體方案相距太遠,根本無法達成任何協議。

朝鮮此次提出的「凍結」方案開出了太高的要價:1,美國應該協助提供200萬千瓦的能源,2,把朝鮮從支持恐怖份子的國家名單上刪除,3,取消對平壤的經濟制裁和禁運,4,放棄對朝鮮的敵對政策。只有滿足了以上要求,平壤才會凍結核計畫。朝鮮之所以如此叫價,一是曾經嘗到過核訛詐的甜頭,想在談判桌上故伎重演;二是想以此影響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金正日不想讓布希通過朝核會談來收取競選之利。

而美國提出的條件核心仍然是「完全、可核查、不可逆轉地消除朝鮮核計畫」,只不過在形式上做了具體的調整:1,在三個月的預備期內,朝鮮停止並解除核武器及其原料。2,接著要永久性、可核查地消除朝鮮的核計畫。3,除非朝鮮徹底解除核武裝,否則的話,美國不會提供援助和安全保障。4,如果朝鮮自行開始核凍結計畫,中、日、韓、俄開始為朝鮮提供援助,美國不參與,但不會阻攔。

顯然,二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差異,「凍結」不過是核訛詐的緩和版,是否凍結、凍結多長時間、是否又自行解除並恢覆核計畫,就要看國際社會是否滿足其要求。在會談中,朝鮮反覆威脅說:如果美國不接受其新的「凍結」方案,平壤就要恢覆核計畫。更過分的是,如此無賴的方案卻開出驚人的要價,這是美國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

參與會談的其他四方,特別是作為東道主的中國,當然希望美、朝雙方的立場有大的鬆動,以期達成某些成果。

問題是,即便美國滿足了朝鮮的要求,金正日政權的凍結保證能夠兌現嗎?我想,參與會談的其他五方皆沒有完全的把握。因為,從更深層背景來解讀六方會談,凸現的正是國際政治的無奈。

一個在國內餓死了上百萬百姓,在集中營中關押著二十多萬犯人,致使大量朝鮮難民不惜冒著被遣送的危險,穿越中國而逃向南韓。然而,這樣的政權,卻養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軍隊,生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從事國家性的販毒、綁架、走私、印假鈔,向其他獨裁國家出口核技術,反覆用核訛詐來要挾國際社會,一貫玩弄出爾反爾的無賴手段……

毫無疑問,金家政權之邪惡比薩達姆政權有過之而無不及,堪稱當今世界的邪惡之最,布希指控其為「邪惡政權」,不過是說出了有目共睹的事實而已。所以,就連默認金家政權的中共,也不希望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器,才全力促成六方會談。

然而,國際政治的現實又是如此令人無奈。集各類邪惡於一身的金家政權,居然也是聯合國的會員國,難道不是對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的最大褻瀆?那些還與這樣的政權稱兄道弟、或以綏靖主義縱容邪惡,豈不是助紂為虐?同時,在國際政治中,「搭便車」的國家又是如此之多,特別是歐洲的某些民主大國的無所作為,也極大地限制了強大如美國這樣的自由國家的行動能力。所以,面對無賴之最的金家政權,美國也只能基於現實權衡而與之談判,卻拿不出有效遏制的國際性方案,難道不是自由同盟的最深恥辱?

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已經進入載人入太空和網路游全球的全球化時代,但國際社會的合力卻無法阻止一個邪惡之最的政權繼續作惡。這樣的全球化,難道不是人類之恥?

2004年6月27日於北京家中

《觀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